搜尋此網誌

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人物簡傳 片倉喜多簡傳(1538~1610)



遊戲信長之野望 大志 中的片倉喜多


片倉喜多,少納言,也名喜多子。鬼庭良直之女,鬼庭(茂庭)綱元的異母姊,片倉小十郎景綱的異父姊。在母親因為生不出男丁而遭生父鬼庭良直休妻後,與母親前往母親改嫁的片倉景重處居住,其生母並與景重生下喜多的異父弟‧片倉景綱。




片倉喜多替其異父弟片倉小十郎景綱
所考案的白地黑釣鐘旗



主君伊達輝宗與正室東夫人(義姬)生下長男梵天丸(伊達政宗)後,成為梵天丸的乳母,然由於喜多一生未嫁,因此比起奶媽,或許實際上擔任的工作更接近於保母。
伊達政宗騎馬像,喜多曾擔任幼年的政宗的奶媽

由於自伊達政宗年幼時期便擔任政宗的奶媽,因此深受伊達政宗及其生母東夫人的信任,也有留下政宗請喜多吃飯的資料。

宮城縣白石市 市徽
以喜多所考案的白地黑釣鐘旗為原型
另一方面,也從旁輔佐異父弟片倉景綱,並親自考案了片倉景綱的馬印白地黑釣鐘旗。而同黑釣鐘至今仍是片倉景綱晚年統治的白石城所在地的白石市的市章。

片倉景綱畫像,景綱為喜多的異父弟


而在大崎之戰時,由於伊達政宗介入大崎氏內部的內亂,而導致伊達政宗與大崎氏的姻親最上(山形)義光不睦,兩軍並在國境對峙,為了解決長期對峙的戰況,伊達政宗母親保春院(即是東夫人義姬)在伊達、山形(最上)兩軍對峙時,被兒子政宗請出馬,而保春院也對兒子與娘家的戰爭感到憂慮,而毅然站於兩軍陣中威嚇逼使停戰,而在這當中,可以看到當時隨者保春院毅然站在兩軍陣中的侍女中有少納言喜多,從中除了可看出喜多深受政宗的信任外,也受到政宗之母保春院的信任,而其與異父弟景綱便可能在保春院做為兒子政宗與長兄義光間外交談判的橋樑時,負責協助保春院及政宗母子間的交流。

大崎之戰時與伊達政宗率軍對峙的政宗大舅 最上(山形)義光

而在伊達政宗在小田原征伐及葛西大崎一揆而被改封之後,喜多的動向大多不明,僅知其晚年在異父弟片倉景綱的封地白石築草堂隱居渡過餘生,並在慶長十五年(1610)7月以72歲年紀病歿,死後葬於白石城西方的愛宕山山麓。

同時由於喜多一生未嫁,因此後繼無人,但在希望能夠有人繼承自己的家名,乃在與伊達政宗的正室田村愛商量之後,從田村愛的娘家迎來男丁田村(牛縊)定廣(田村愛的堂侄,田村宗顯之子)為養子,定廣也因而改名為片倉金兵衛而繼承片倉喜多的家名,同時金兵衛的妻子則是真田信繁之女‧阿菖蒲,因此與後來娶了真田信繁之女‧阿梅為繼室的表兄弟片倉重綱(又名重長,片倉景綱的嫡子)屬連襟。

片倉喜多晚年的定居地白石所在之白石城三階櫓。
白石為期異父弟片倉小十郎景綱的封地。


喜多一生做為伊達政宗的奶媽及片倉景綱的姊姊,對二人有一定的影響,並從旁協助二人。但另一方面,除了賢明、聰明幹練的一面之外,亦有狠毒的一面,據傳片倉喜多在田村愛剛嫁給伊達政宗的時候,曾對政宗進讒中傷田村愛,而伊達政宗更據傳在之後處死全部田村愛從田村家帶來的侍女,而此事傳到田村愛之母親的耳中使其更加憐惜自己嫁至伊達家的愛女,而加深了田村清顯死後田村家中相馬派及伊達派彼此間的鬥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