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劇透」伊達天文之亂的成因⋯⋯⋯

本文節錄自本站站長胡煒權的書籍《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 奧羽縱橫(上) 渾沌





伊達稙宗畫像




前節提到,稙宗利用幕府破格的恩惠,以及伊達家長年積聚的軟硬實力,順利在奧州南部建起了廣大的婚姻同盟,拉近了與南部領主們的關係,伊達家也因此成為了地緣政治的中心點。
稙宗的戰略順風順水,於是在天文初年,稙宗將居城由山裡的梁川城轉到位於靠近「仙道」的桑折郡西山城。西山城所在的桑折郡在貫通南北的「奧大道」旁,又與進入會津盆地的入口十分近,與最大的盟友蘆名家可以保持聯繫之餘,地理位置有利伊達家在仙道繼續擴大影響力。而且,西山城的佔地比舊地梁川城更大,更適合伊達家發展圖霸。

完成為未來的基本佈局後,已經老邁的的稙宗便在天文六年(1537)左右先將當家之位讓給了長子晴宗,自己退居二線,輔助晴宗順利接班,同時卸下當家之任後,稙宗便可有更多時間專心繼續他的外交戰略。

不過,這位在外運籌帷幄的老手卻想不到自己會在接班後便遭遇挫敗。在稙宗退休後的第五個年頭,即天文十一年(1542)六月,晴宗突然勒令軟禁稙宗在西山城內,但由於稙宗依然在伊達家內擁有影響力,被軟禁後,忠於稙宗的家臣火速前去營救,更成功將稙宗救出,逃離西山城。

稙宗逃脫意味著晴宗的突襲式政變失敗,緊接而來的就是父子之間的對戰,而且如本章一直回顧所示,稙宗大舉佈下婚姻、養親關係的結果下,父子對決牽一髮動全身,幾乎所有與伊達家有關係的領主都被捲進去,在稙宗陣營跟晴宗陣營之間作出選擇,這場牽連甚廣,堪稱奧羽地區史上最大型的地區內亂,史稱「伊達天文之亂」。

事件的最直接原因是指稙宗在晚年寵愛自己其中一個女婿懸田俊宗,更打算將在自己老後,將一些私領留給女婿,變相是讓懸田家的勢力大增,同樣影響到新誕生的晴宗政權的安定。後述將會提到,懸田俊宗在亂中一直跟另一個稙宗女婿.相馬顯胤為稙宗奮勇作戰,事後也被晴宗窮追猛打,直至迫使懸田家滅亡為止,可見,晴宗與俊宗之間的矛盾之大,已是非比尋常。

無論如何,兩父子的對立已成,「天文之亂」已經一觸即發,接下來看看戰亂的發展經過。「天文之亂」大概可分為兩個時期,前半期的戰況裡,稙宗陣營佔有較大的優勢,主要是因為各家的領主如蘆名、相馬、懸田等大多是稙宗的女婿或姻親,而大崎、葛西兩家的世子則是稙宗的親兒子,自然會偏向稙宗,批評晴宗的「不孝」行為。

伊達稙宗口中軟禁父親的不孝子 伊達晴宗


不過,晴宗陣營也不是毫無支援的。首先,岳父岩城重隆便是堅定支持女婿,私底下也希望女婿贏得勝利後,使岩城家對伊達家有更大的影響力。跟重隆一樣想法的還有大崎義直,雖然當年受稙宗幫助而重歸居城,但被迫收養稙宗的兒子(義宣)作為報答,絕非義直所願,而且也傷害了名門大崎家的自尊。因此,義直在亂事爆發之後,很快便支持晴宗,希望事成後換取大崎家脫離伊達家影子的機會。

除了大崎及葛西外,比兩家更加受伊達家影響的留守家方面,當家留守景宗雖然是伊達稙宗的弟弟,但這次亂事中卻支持了侄兒晴宗,這大概是因為與留守家關係不好的鄰居國分家、大崎家等支持稙宗的緣故。

另外,伊達家的家臣裡,除了一直跟隨稙宗的老臣子外,大多數少壯派都屬於晴宗陣營。雖然沒有明示原因,但這間接地反映了稙宗的結親大和解戰略未能獲得支撐伊達家將來的年輕家臣支持。而且,稙宗在早年推行的收稅體制明文化、製作帳本收稅等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打擊了家臣們做為領主的利益,因為伊達家按收入向他們抽用軍役,家臣們的領主權限及自由度受到一定的制肘。

而且,稙宗只求關係不求割地的外交方針也意味著伊達家的戰爭即使勝利了,從中所得的寥寥無幾,奮勇作戰的家臣更只是苦勞多,收益少,怨氣積聚也是不言而喻的。

以上可見,伊達父子的相爭背後,其實牽涉到各方家族、人士的利益及政治立場對立的問題,事件已經不再是單單的家族內訌,而是赤裸裸的利益鬥爭和政治角力。(待續)

後續內容可參考《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 
第一部大樹傾倒 第五章 奧羽縱橫(上) 渾沌 頁276~頁280
欲知詳情及更多日本戰國時代各地家族、武將的故事,可參考《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 

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