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7月8日 星期日

再談佐佐成政—雪山的傳説



前陣子,我們已經簡單介紹了織田信長的家臣.佐佐成政的一生,以及秀吉對他的評價。然而,說到佐佐成政,還有兩個到現在他的因緣之地富山縣仍然廣為流傳的有名故事。一個是「SARASARA大翻越」(*原文的「さらさら」是指不太順利、千辛萬苦之意),以及「小百合之死」傳說。這兩個傳說都大大地影響到後人對佐佐成政的觀感及評價,所以有必要提出來談談。

先說比較簡單的一個,即後者的「小百合之死」傳說。簡單來說,故事是說佐佐成政有一個妾室叫「小百合」,趁佐佐成政不在時,給成政帶了綠帽子,跟成政的家臣偷情,但被最終成政發現。成政盛怒之下不問因由,當場斬殺了這位妾室。她死後為了報復成政,化為怨靈幫助秀吉打敗了成政。

這個故事聽起來十分詭異,而事實上這個故事是出自於成政死後超過兩世紀,即十八世紀末期(1797年)成書的故事《繪本太閤記》,由於《繪本太閤記》是當時十分燴炙人口的故事,由此可想像這個故事一旦傳開,便成為了廣為人知的「事實」,但明顯這只是坊間故事,無需重視。

那麼,另一個傳得更廣,但是真人真事的故事,而且是到現在,仍然獲得富山縣引以為傲的勇壯故事:「SARASARA大翻越」。這一個故事就連2002年的大河劇《利家與松》也特意給予一集來描寫。

天正十二年冬,初時與秀吉交好的佐佐成政受到同時夏天爆發的小牧長久手之戰的鼓舞,決定爭取機會,暗中與德川家康以及織田信雄一起共抗如日中天的羽柴秀吉。為了不被秀吉,以及跟秀吉聯手牽制佐佐成政的上杉景勝發覺,成政與近臣隨從不懼當年的嚴冬,從越中(富山縣)翻山越嶺,來到了300公里外的遠江國濱松城,與德川家康進行秘密會談,然後再到三河的吉良,與織田信雄見面,要求他們努力牽制秀吉。

可是,千辛萬苦來到東海的佐佐成政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那時候的織田信雄跟德川家康已經打算跟秀吉和解,唯獨家康在事後仍然維持與成政的同盟關係,直至成政在第二年投降秀吉為止。

這裡的問題不是結果,而是過程,即成政究竟怎樣從富山來到濱松呢?傳說上的說法是翻越嚴峻的立山針之木岳(富山縣立山町),到達信濃西北角的大町,再南下松本平,到達信濃、遠江國境,再抵達濱松。

這條「傳統路線」可謂至難至險,正因此如此,後世人認為成政成功安全抵達,足見他反抗秀吉的決心,其堅韌的意志賺人熱淚。不過,這條「傳統路線」其實是富山縣當地傳出的傳說,沒有證據,同時也不太合理。

因為當時正值隆冬,嚴冬下的立山可謂險象環生,成政要做的是要安全到達,而不是為了冒險賣名,同時也沒有證明顯示當時立山的針之木岳已有山路直達信濃,因此成政很可能不會採用這條至難之路。

由於成政及家康兩方都沒有記明成政的具體路線,我們只能從中推論出較合理的其他可能。為此,研究者先後提供了不同的說法,目前有兩個較有力的說法,:一個是由富山南下飛驒的安房峠(岐阜縣高山市),再出信濃,然後同樣穿過松本到達遠江;另一個則是從富山東出鄰國越後的糸魚川,再南下信濃川中島地區,再到達松本,然後抵達遠江。

前者是基於當地人稱安房峠為「ZARA峠」,而且一直是飛驒與信濃兩國之間的常用山道,較為安全,加上成政當時在飛驒國也有影響力,比較可能使用此路南下。後者則是有研究者發現成政當時與上杉景勝的家臣村上義長(村上義清次子或同族)暗通,而且成政還曾答謝義長派人「送到山口」。一般相信當時村上義長是在越後與越中的邊境地區,似乎與織田家家的佐佐成政也有交情。(詳見下圖)


圖解三種「翻越說」

無論如何,佐佐成政當時決心與秀吉為敵是真的,但除了抆來家康的友誼外便可謂無功而返,不久後秀吉處理完家康與信雄的和議後,便在天正十三年率大軍兵臨越中,寡不敵眾的成政便向秀吉投降。


最後順便一提,在最近的遊戲裡,佐佐成政被描繪成善於使用火繩槍的人物,這其實是出自於《信長公記》中,信長於長篠之戰任命成政跟前田利家為其中兩名「鐵砲隊指揮」(「鉄砲奉行」)而來的。因此,不少史家認為成政應該是深諳鐵砲射擊的技巧。不過,跟他一起被信長任命為指揮的前田利家方面,他的加賀藩並沒有明顯強調或記載利家擅用火繩槍,因此不能證實深諳鐵砲射擊的技巧是擔任「鐵砲隊指揮」的先決條件,也無法因此推定成政是深諳鐵砲射擊技巧的達人。

另外,比起「小百合傳說」裡殘暴蠻勇的成政,加賀前田藩的早期史料《可觀小說》裡提到相對地更貼近現實的「成政形像」。據該書引自利家的家臣橫山長知的回憶,是這樣描述佐佐成政的:

「佐佐陸奧守天生熟諳風雅,他所穿的衣服以至武器,用任何物品都十分上檔次」

不知道各位讀者能否接受這樣的佐佐成政呢?

----------------------------------------------------------
拙著《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遠足文化)已經出版了,請多多支持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