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1月27日 星期六

岩國吉川家被疏遠的原由



毛利元就在擴張勢力當中,讓第二個兒子元春承繼吉川家,第三個兒子隆景承繼小早川家,是為「毛利兩川」,其他兒子也都被過繼到各地豪族,利用他們家族的力量支撐著毛利家。



吉川元春死後,由第三子吉川廣家繼任家督(長兄元長在元春死後不久病逝於陣中,次兄元氏過繼到繁澤家)。吉川廣家謹守父親和祖父遺志,精忠不二輔助他的堂兄毛利輝元。關原合戰前夕,吉川廣家與毛利家老福原廣俊暗通德川家,在關原戰場上飾演中立角色,按兵不動直到戰鬥結束。戰後德川家康把毛利家的領地全部沒收,改把周防和長門兩國封給吉川廣家;吉川廣家向德川家康求情,願意放棄自己的賞賜,求德川家康轉賜毛利輝元,讓毛利家延續下去。



然後我們知道吉川廣家成了毛利家由盛轉衰的禍首,從此被厭惡和疏離。因為若不是他按兵不動的話,南宮山上的毛利秀元早就加入戰團,歷史可能會被改寫了。


吉川廣家畫像


但是吉川廣家被疏遠的說法從何而來?我們翻查史料,也不一定說得出所以然來。以下三則歷史片段可以作為參考:



1.毛利輝元轉封周防、長門之後,寫信感謝福原廣俊奔走說項的努力,但是沒有寫信感謝吉川廣家。以後福原廣俊受重用,位列永代家老之一(另外一家是益田家),相反吉川廣家則獲封遙遠的岩國。



2.毛利輝元將下關長府一地封給毛利秀元(毛利元就第四子穗田元清的兒子),讓他獨立出來成為萩的支藩;另外將周防岩國封給吉川廣家,但是地位與輝元的家臣無異,跟其他毛利一族和重臣一樣,有自己的領地而已。儘管德川幕府視吉川為大名,但對毛利家來說則只是一介家臣。



3.到了下一代,吉川廣正(吉川廣家長子)的弟弟就賴雖然獲准回復毛利姓,但仍然是毛利宗家的家臣;相反,清末藩(長府藩的支藩)藩主毛利元平,領地不足一萬石,卻獲萩藩向幕府推舉成為大名,躋身諸候之列。待遇的差別使吉川家大感不滿。



單就以上三點,我們很容易得出「只有吉川家被冷遇」的結論。而事實上,問題不是出在吉川廣家,反而是在毛利輝元身上。學者村井祐樹認為,早在吉川元春在世時,毛利輝元便對吉川家抱有戒心,而吉川元春死後,便沒有讓吉川廣家進入決策層。私通德川或是按兵不動並不是吉川廣家被疏遠的原因。



不過在關原戰後,毛利輝元對吉川家的態度有些微轉變。他把吉川廣家封在領地最東邊的岩國,大有作為毛利家屏藩的用意,與鎮守西邊的長府一樣,不能說不重要。慶長十七年(1612年)毛利秀就從江戶回萩,歡迎儀式上家臣按序列就座,吉川廣家坐在最上首,可見吉川廣家在毛利家中亦有一定地位。



學者光成準治認為,這是毛利輝元拉一派打一派的把戲,目的是讓毛利秀元和吉川廣家共同輔助宗家執政,而不致某一人獨大,威脅到宗家,就像元就時代的兩川體制一樣。毛利輝元把長女竹姬嫁給吉川廣正(元和二年,1616年),次年(元和三年,1617年)才讓毛利就隆娶毛利秀就的女兒。大名的女兒,應當嫁給別家的大名才夠體面,因此竹姬身邊有人對於這樁婚姻感到不滿,對此毛利輝元回應說吉川對於毛利家十分重要,希望竹姬體察父意。而吉川廣家得悉這樁婚事,便上書毛利輝元表達感謝之意。



另一方面,毛利秀元看似大權在握,但實際上亦非一帆風順。毛利輝元在關原戰後出家,而毛利秀就尚未成年,而且須得在江戶當人質,毛利秀元才以後見役的身份輔助。大坂冬之陣前,毛利輝元密遣家臣內藤元盛(改名佐野道可)進入大坂城襄助豐臣秀賴,這事極為隱秘,只有毛利輝元父子和毛利秀元參與謀劃,事件曝光後吉川廣家、福原廣俊等重臣相當不滿,指責毛利秀元弄權妄為,相繼退職以示抗議。



毛利輝元故後,毛利秀元與藩主毛利秀就的關係出現裂痕。那時候毛利秀就已經三十歲,對毛利秀元的專權十分不滿,他希望親自主政,適逢弟弟毛利就隆與秀元女兒離婚,毛利光廣(秀元之子)與秀就女兒的婚事也談不成,更讓兩人對立加深,最後毛利秀元辭任後見役一職。毛利秀元對毛利宗家確實多有不敬之舉,但他與德川家關係密切,毛利秀就也拿他沒轍。


吉川廣家關係圖


言歸正傳。毛利輝元在世時,吉川廣家並沒有很明顯被冷遇的證據,反倒是毛利秀元成為宗家提防的對象。往後的發展就如上述第三點那般。事實上,從毛利宗家分出來的支藩(長府、清末、德山),都是毛利輝元的直系子孫,吉川廣家是輝元的堂兄弟,又怎能要求成為獨立大名?江戶時代的毛利家臣團,有所謂「一門八家」,指的是六個毛利一門加上益田、福原兩家永代家老,是最高級的家臣,雖然吉川家並沒有包括在內,但如上面所述,毛利輝元在世時的吉川家,地位並不低。也許是吉川家一廂情願,認為自己有功於毛利,值得位列諸候。在吉川家第三代家督廣嘉、第四代廣紀以及第五代廣逵的治世,是吉川家最鼎盛的時期,相反毛利宗家財政面臨重重困難,入不敷出,兩家強弱立見,據說兩家家臣彼此仇視,水火不容;這時候吉川家積極爭取提昇家格,於是與毛利家關係更加惡化。



後來吉川家爭取昇格的運動不了了之,直到第六代家督吉川經永,因為沒有子嗣而從德山藩收養子繼承家業,吉川家直系從此斷絕。幕末時期,幕府軍第一次征長,由吉川經幹出面跟幕府斡旋,成功讓幕府退兵,毛利、吉川兩家的關係始見好轉。到了明治初年,岩國吉川家才獲正式承認為藩,所以岩國藩初代藩主,其實是吉川經幹才對(當時吉川經幹已死,但毛利敬親不對外公布死訊)。不過沒多久明治政府推行版籍奉還,領地奉還中央政府,藩主吉川經健一度就任藩知事,後來因廢藩置縣而被免官,岩國藩主僅兩代便完結。



(註:江戶時代並沒有「藩」這個稱謂,所謂支藩只是從宗家分出來成為獨立大名的意思。以上內文為了行文方便,姑且用「藩」相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