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

御館之亂-景勝景虎將士傳(五) 上條政繁簡傳(15xx~15xx)

文責:小編 陳家倫
相責:小編 陳家倫 小編3森長定
表責:小編 陳家倫


上條上杉氏家紋
竹雀紋
上條政繁,初名景義,又名彌五郎,後出家入道而稱宜順齋。上條上杉(彌五郎)家當主,上杉景勝的姊夫。出身為能登畠山氏出身,生卒不詳。有子畠山義春,及孫子上條(畠山)義真。

上條政繁雖出身可能是能登名族畠山氏,但是成為山內上杉氏支族上條上杉(彌五郎)系的良光的養子。上條上杉家的彌五郎一系與越之十郎上杉景信所繼承的上條上杉十郎家屬同族,在輩份上兩者屬近親關係,但是上杉景信與上條政繁由於皆為養子,因此與實際上的上條上杉家已無血族關係。

而說起上條上杉家最有名的先祖,就是在15世紀輔佐宗家山內上杉氏及越後守護上杉氏的上條上杉十郎清方,而長尾為景崛起後,剋守護上杉房能及關東管領上杉顯定,並迎上條上杉一族之上杉定實入嗣越後上杉。

上條上杉家與十六世紀越後上杉、關東管領山內上杉氏家譜簡表


享祿、天文初年,為抗專權的長尾為景,上條上杉一族的上條彌五郎定憲(上杉定實的侄子)兩度舉兵聯合越後國眾對抗守護代長尾為景,都在在顯示上條上杉彌五郎定憲的上條一族做為重要越後上杉支族而在越後發揮一定影響力。

上杉謙信崛起並繼承上杉氏之後,其所代表的長尾氏徹底取代嫡宗的上杉氏系統,但在繼承越後上杉氏及山內上杉氏的同時,謙信亦著手重整上杉家的一門體系,企圖從中建立秩序,上條上杉家便在上杉謙信的排序中被列為一門眾,並分為十郎家及彌五郎家兩個體系。


上條政繁的第一個主君 上杉謙信像


而在天正三年軍役帳中提及的上杉家中的六個一門眾中,上條殿即是指上條彌五郎政繁,其在一門排序中,排序第四,並負擔軍役長柄槍63丁、手明(重裝步兵)15人、鐵砲2挺、大小旗6本、馬上(騎馬武者)10騎,共計96人之軍役。

而上條政繁最早的出現,可追朔到弘治年間的第三次川中島之戰,據傳上條政繁參與此次戰鬥,並在小田原征伐時,隨上杉謙信遠征關東,且在越中的戰事上活躍,但是很遺憾的是,關於1550~1570年代之間的上條政繁資料,多出於後世所編撰之藩史、家譜等,因此我們無法肯定是否上條政繁參與這些戰事。

而上條政繁比較可信的史料,則是在元龜四年(1573)年後出現,在這之後,大量關於上條政繁的當代資料出現,證明其在上杉家的地位及活躍,除了在可信資料中可確定其在上杉謙信的越中攻略及經營要角外,更是在天正三年(1575)年中,被視為上杉家的有力一門及主戰力之一員。

天正六年(1578)年三月,上杉謙信病歿,根據米澤藩的官史來看,當時在謙信的葬禮中,替謙信扶棺的四位親人,分別是兩名養子上杉景勝、上杉景虎以及上條政繁與政繁之子畠山義春。

米澤市上杉家廟所 上杉謙信之墓所。
為從越後移葬至米澤的謙信墓所。


假若此上杉家史的記述可信的話,也可突顯出當時上條政繁在上杉家中的地位極高,即使是與其他上杉一門(如繼承山浦上杉氏的山浦國清)或是長尾一門相比,地位是相對崇高的。

但是謙信死後,上杉家面臨混亂,景勝與景虎兩位謙信的養子,各自宣稱其為山內上杉氏家督,而各自據守春日山城及御館,而使上杉家一分為二,即是「御館之亂」。

在此亂中,對於娶長尾政景之女的上條政繁來說,無論是上杉景勝(妻子親弟弟),或是上杉景虎(妻子妹妹的丈夫)都是與親人作戰。

然在御館之亂中,上條政繁力挺妻弟上杉景勝,而與上杉景虎作戰,儘管在各種資料中,留下許多上條政繁在御館之亂的力挺景勝而留下來的故事,但是很遺憾的是這些故事已無法證實是否為真,然上條政繁為景勝派這一點則毫無問題。

春日山城境內
御館之亂時上條政繁所支持的妻弟上杉景勝的根據地


這點亦可從武田家臣跡部勝資在天正六年(1578)六月七日寫給包含上條政繁等十二名確定為上杉景勝派家臣的書信中告知勝賴同意與景勝和議的書信中確定上條政繁當時乃為妻弟上杉景勝而戰。

另一方面,上杉景勝與武田勝賴在天正六年十二月,達成協議,將讓勝賴之妹菊姬嫁與上杉景勝,使武田勝賴與上杉景勝形成「甲越同盟」,據傳在這聯姻的同時,背後還有上條政繁之女與武田勝賴的二哥海野龍寶之聯姻,然很遺憾的是,上條政繁之女與武田勝賴兄弟聯姻的史料,只見於米澤藩的藩家譜中《外姻譜略所收畠山系圖》部分,因此只能說是個孤證,尚無法肯定或否定有此事。

而據傳是上條政繁組下的景勝派家臣荻田長繁,更在天正七年(1579)二月一日伏擊景虎方大將北條景廣,給予景廣致命一擊而立下大功。

御館之亂後,政繁做為一門及景勝的姊夫,上條政繁成為上杉家之重要家臣,並與山浦國清、須田滿親、黑金景信以及景勝相中的親信直江兼續等支撐者新生的上杉景勝政權,所擔重責與謙信時代不可同日而語。


上條政繁第二個主君及妻弟 上杉景勝


也在此前後,大約在天正七年(1579)5~天正八年(1580)年閏3月之間,上條政繁即有可能出家入道,並因此改名「宜順齋」。

因而在此之前,包含謙信晚期及景勝即位前兩年的史料中,提及上條政繁的書信等多以「彌五郎」、「政繁」稱上條政繁,但在天正八年(1580)後,則在史料上所見的上條政繁多以「宜順」或「宜順齋」之名登場,然未免混亂,下文仍將用上條政繁來稱呼上條宜順齋。

做為景勝大將的上條政繁,在景勝政權第一個登場活躍的契機,便是天正九年(1581)48日,上杉家越中方面的指揮官松倉城主河田豐前守長親去世。由於當時上杉景勝與織田軍處於敵對狀態,而在能登、加賀越中等戰線,上杉家至景勝繼承家督後便處於不利狀態。因此急需有景勝足以信任的老將坐鎮,因而在河田長親死後,上杉景勝派遣上條政繁與黑金景信前去松倉城坐陣,走馬上任前往松倉的上條政繁也在同年520日抵達松倉後,於528日頒布針對同城守備制定警備相關的五條法規。

而新發田重家叛亂,更使得上杉家面臨腹背受敵的情況,為此上杉景勝天正10(1582)13日找來上條政繁,向政繁尋求針對信濃、越中及越後下郡(指新發田重家)防備上的軍事建言。

然而戰況風雲變色,就在數個月後,織田信長卻聯合盟友德川家康等在天正十年(1582)對武田氏發動總攻擊。

做為武田盟友的上杉景勝得知消息後隨即命令上條政繁領兵三千南下救援武田家,但是正當上條政繁還在北信濃集結軍隊等待後詰部隊時,便得到武田家滅亡,勝賴自殺的消息。

武田勝賴


上條政繁乃放棄救援武田家的行動,然而在武田家滅亡之後,織田信長及其盟友的軍隊從四面而來威脅上杉景勝,由於越中前線據點魚津城的城將不斷求援於上杉景勝,上杉景勝乃率主力隊前往越中救援魚津城,另一方面,景勝也命上條政繁留守信濃及越後國界,並在信越國界修築新城以強化對來自信濃方向的織田軍攻擊的防備。

從上述的資料我們都可以看出,上條政繁做為景勝的姊夫及一族,而在對抗織田的戰爭中以指揮官身分活躍於越中、信濃兩個戰線,並是在景勝針對國家、軍事大事時尋求意見的對象。

而本能寺之變發生,導致織田政權陷入內戰之後,使得上杉景勝得以喘口氣,而本能寺之變後十多天的六月十六日,上條政繁一封提及「關、信、甲諸侍願臣屬於上杉景勝。」的消息信,使得上杉景勝開始在信濃展開反擊戰,並介入信濃的戰事,開啟之後數年與北條、德川家爭奪信濃等武田遺領的天正壬午之亂。

而從現存的資料中,我們可以知道,上條政繁在天正11(1583)時曾經向上杉景勝要求,當時景勝身旁的親信直江兼續當自己的奉行。

而景勝最後則在回信中,婉拒上條政繁的要求。甚至提及可以改讓黑金上野介(黑金景信)當政繁的奉行,甚至或許是怕這樣子姊夫上條政繁仍不滿意,上杉景勝更在最後追加說明到,如果不行,也可以將千坂(景親)、須田(滿親)送往上條政繁的奉行。

從這封上杉景勝給予上條政繁的回信中,我們不但得知上條政繁曾經向上杉景勝要求景勝身旁剛嶄露頭角的親信直江兼續成為自己的部下,也得知景勝對直江兼續的重視。

因為在回信中提及的黑金景信或是須田滿親、千坂景親都是上杉家有頭有臉的家臣,更是支撐者上杉家的大人物,黑金景信如上文所示,曾在河田長親死後,與上條政繁一同被派往越中松倉城鎮守,而須田滿親及千坂景親更是當時上杉家重要的前線指揮官或是兼負重要的外交工作。而上杉景勝寧可讓出這樣重要的重臣給予姊夫政繁,也不願意讓出直江兼續。

上杉景勝&直江兼續主從像


而在經過天正壬午之亂之後,上杉景勝大致拿下了海津一帶的川中島等北信濃地區,當時上杉景勝將信濃的領地分成兩組,分別是長沼組及海津組,當中長沼組的組長為島津忠直,而海津組的組長則是山浦景國(國清,村上義清之子)

但是在天正12(1584)4月時,卻因為山浦景國組下的屋代秀正倒戈到德川家康陣營,使得山浦景國做為組長,遭到連坐,而被拔除海津組長職,而接任成為海津組長的即是上條政繁。

松代城(海津城)
上條政繁曾擔任組長的海津城所在地


也在上條政繁就任海津組組長之後,上杉景勝乃將政繁之孫(或政繁的三男)上杉(上條)義真做為人質送往大坂,也象徵者上杉景勝開始臣服於豐臣(羽柴)秀吉。

上條政繁走馬上任後,隨即在隔年天正13(1585)5月奉景勝命討伐倒戈至當時屬於德川陣營的真田昌幸的須田信正,然而卻突如其然的在一個月後,在天正13(1585)6月,被上杉景勝撤換掉,而改由重臣須田滿親代替上條政繁接任海津組組長。

天正14(1586)5月,上杉景勝率隊上洛參見豐臣秀吉以及天皇,而或許是因為發言力開始低落,上條政繁與其子畠山義春趁者景勝不在越後的時機,趁機出奔逃往上方(京都、大坂)地區。

對於姊夫上條政繁父子出逃感到憤怒的上杉景勝,便也在同年七月把上條家的家名直接過給了功臣村山慶綱。

而上條父子的出奔,不代表上條一族的全體離去,比如政繁之妻,便沒有隨政繁而離開上杉家,而是留在弟弟上杉景勝的上杉家,最終並隨上杉景勝移封米澤而老死於米澤。

米澤城
上條政繁妻室(上杉景勝之姊)老死所在地


而上杉(上條)義真(政繁之孫或三男)做為上杉景勝派往豐臣家的人質,也在天正15(1587)被豐臣秀吉送回越後,而在上杉家成立於文祿三年(1594)的《文祿三年定納員數目錄》的家臣名冊中,有提及到一條

上條樣(上條大人)附 等八名家臣共約395石俸祿

的知行紀錄。

而在慶長三年(1598)上杉家移封到會津之後,也能看到《會津御在城分限帳》中有
上條彌五郎 1100石。

由於上條彌五郎的彌五郎是與上條政繁的上條家關係非常深的名字,因此筆者相信在1594年紀錄的上條樣附的八名家臣以及會津御在城分限帳紀錄的上條彌五郎應該與上條政繁有一定的關係,亦不能排除是留在上杉家的上條政繁子嗣甚或是上條(上杉)義真。

而從上杉家出逃的上條政繁、畠山義春父子兩人在之後被豐臣秀吉收為家臣。


上條政繁第三個主君 豐臣秀吉


秀吉並在一封天正15(1587)102日的知行狀中,給予上條入道河內國內五百石俸祿,確立上條父子做為豐臣家臣的地位,而在這之後,上條彌五郎或是上條宜順、入道宜順等字眼也淡出於歷史舞台。


豐臣時期出現與上條家有關的書信,對於上條的署名多為上條民部少輔,包含天正十八年(1590)以後關於上條家的書信,多是署名上條民部,考量上條政繁應該在天正7(1579)~天正8(1580)之間已經遁入佛門,且在上杉景勝時期的上杉家臣還有上條政繁初為豐臣秀吉安堵五百石領地的文書多為上條宜順或是上條入道等其法號或是帶有出家人色彩的署名。

因此在天正十八年(1590)後反而使用官位名而非入道或是法號宜順稱呼,筆者始終覺得有點不自然,因此雖然不是絕對性的證據,但是筆者推定,或許在出奔到豐臣家之後不久,上條政繁便在1587~1590年之間死去,或是退休將家督之位傳給其子義春。

因此這邊的上條民部少輔指的應是上條(畠山)民部少輔義春,但是由於上條政繁及其子畠山義春的資料非常的混亂,筆者亦無法完全因此在這個部分進行肯定,因此筆者也希望各位先進可以給予意見賜教。
 
畠山氏家紋
     二引兩
而出奔之後的上條政繁與畠山義春始終沒有獲得上杉景勝的原諒,而義春在之後也將姓氏從上條,改為與自己血統有淵源的畠山姓而稱畠山義春,並據傳因為與德川家康交情不錯,而在關原之戰站在東軍方。

而在大坂之陣前夕,或許是因為被懷疑私通德川,因此畠山義春與片桐且元、貞隆兄弟一同在大戰前離開了大坂城,並在大坂之陣以幕府軍身分參戰。

上條政繁與畠山義春的子孫在江戶時代被幕府列為高家而存續,畠山家也在上杉景勝死後,與米澤上杉家和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