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小特集: 織田信雄四宗罪再審判(4)不自量力挑戰秀吉(2)改易真相

織田信雄

說到改易的經過,其實幾乎沒有可信史料可循,在原始史料上,我們只能確認七月初當時,小田原城快將投降之際,流出了信雄將被改替領地的傳言。這個傳言甚至傳到信雄的領地尾張、伊勢那邊,於是信雄便跟身在領地的家臣說

有關改替領地之說……到今天為止我都沒有收到命令,我向神明發誓這是無中生有的,你們快點去安撫領內上下,不許妄動

同月中,北條氏直投降後,被秀吉命令到高野山接受軟禁,身在戰陣的信雄還指示在國的家臣,當氏直一行人通過領國時作好安排。這也是最後一封信雄作為尾張、伊勢國領主可確認的史料。八月初,昔日的盟友德川家康寫信給信雄的家臣說,已向秀吉說情,對信雄的處置作寬大的安排。這時候雖然已傳出信雄被沒收領地,但在史料上卻沒有提到原因,那時的信雄身處之地也是傳言四起,有傳他去了常陸、秋田、蝦夷、伊予等,但都沒法得到證實。不過,兩年後秀吉出兵侵略朝鮮時,當時已出家,法號「常真」的信雄卻身在肥前名護屋的陣營,顯示他已獲到秀吉的赦免。後來在秀吉死前為止,信雄成為秀吉的御伽眾(陪秀吉聊天解悶的工作),織田家當家之位則交給了信雄之子秀雄,領越前大野四萬五千石。

經過已如上述,首先要問的是,所謂拒絕改替領地而被改易之說是怎麼來的,然後再談談秀吉為什麼要這樣做。

上面已提到,基本上沒能發現可信史料證明信雄是因為抗議改替領地而被改易,豐臣政權也似乎沒有公布理由。先不論其可能性,這個說法主要是出自於後來江戶時代的故事書及一些傳言集。尤其是提到家康功業的書中,都會提到這件事件,藉以帶出家康忍讓,接受秀吉的「無理要求」,保住了日後爭雄的資本,而信雄則成為映照家康高瞻遠足的反面,當上「為一時的榮辱誤了家族」的人。因此,信雄因為堅持不換地而被改易的說法,即使有其可能性,但還是死無對證。

另一方面,為什麼秀吉要改易信雄呢?的確統一了大半個日本的關白豐臣秀吉已無後顧之憂,對信雄也已無顧慮,也不怕他能跟人聯手再反抗自己。這裡還有一個重要的部分不能忘記,那就是這次圍繞著信雄及家康的領地改動的含意。

除了所謂的把家康封入關東外,其實更重要的是伴隨著家康、信雄的改封、改易,秀吉一口氣把自己的家臣們悉數安插在信雄的舊領地,以及關東德川領的周圍。對家康進行無形的包圍自不待言,但對於信雄舊領,秀吉早在傳出信雄改替領地的傳言後不久,便著手安排「交接」。改易發生後的七月底,秀吉可以說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接收了信雄領地,可以說秀吉對拿取信雄領地是早有計劃的,已不由得信雄願不願意了。

那麼,為什麼秀吉對信雄領地那麼垂涎欲滴呢?其實關在於不久後爆發的文祿慶長之役。信雄所領的尾張跟伊勢在當時是太平洋地區重要的物流運輸中轉站,秀吉看中了它的地理條件及經濟力量,有利侵朝時把大後方的後勤物資調到北九州的前線。如果領地依然由信雄把持,勢必不能以最順、最快的效安排轉運。因此,秀吉沒收了信雄的領地後,便把尾張、伊勢等地交給了自己當時的後繼人:秀次。

其實,這招也不只用在信雄身上,數年前藉肥後一揆殺害了前同僚的佐佐成政,再安排了自己的家將加藤清正、小西行長分管肥後南北,也是為侵略朝鮮做的準備。還有同樣是前同僚的丹羽長秀病死後,秀吉立即藉家臣紀律差為由,將長秀之子丹羽長重減封到若狹,把越前及南加賀騰空出來,再安插了跟秀吉關係良好的前丹羽家將溝口秀勝及村上周防守接管,越前也是日本海海運的重要中轉站,從奧羽運來造船的木材通過越前三國湊,再運到山陰、九州。


可見,不論信雄改易的直接原因是什麼,背後也跟當時銳意準備侵朝的秀吉盯上尾張、伊勢有關,而且如上述,這些例子早有前例,並非只針對信雄一人。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明明是說成「犯上激怒秀吉」的信雄在一年不到後便自動得到赦免,因為秀吉該到手的已經到手了,也沒有殺信雄的必然理由及必要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