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21年7月28日 星期三

日本與三國演義

 文責:站長




曾有人問我為何日本人那麽喜歡三國演義,這跟日本戰國有人氣有什麼關係呢?

 

記得幾年前中央台做了一套關於日本與三國演義的特輯,訪問了一些日本學者,估計這問題也是由此而來的。

 

比起後半的問題,我當時的感覺是:#其實日本人愛上三國演義的日子也沒那麽長啦~

 

的確如那特輯說的,是起源於江戶時代中期,即十七世紀末,從對馬(也有說是長崎)引進了三國演義,而且不久後成為了當時想學唐語(當時的中文)的參考教材(除此之外還有《水滸傳》等),但說到底還是一批儒學者比較重視,論讀物而言,還不能跟日本傳統的暢銷書《太平記》系列並肩。

 

到了明治時代後,三國演義的人氣才大大的被推動出來,幸田露伴和內藤湖南為首的漢學者大力推動下,自明治到二戰前的昭和時代關於三國的書籍如雨後春筍,特別是諸葛亮相關的作品尤其之多。


內藤湖南


 

戰後到最近嘛~橫山光輝之外的……你們懂的wwww


你們懂的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32)-伊東重信(1535~1589)

伊東重信(1535~1589)



統:72 武:70 智:69 政:42

伊達家臣。佐竹氏與岩城氏聯合進攻高倉城時為重信所擊退。郡山之戰以自己戰死的代價鼓舞友軍引導他們邁向勝利之路。伊達政宗為哀悼其死而作了連歌紀念。

2021年7月27日 星期二

「軍役」與「着到」

 文責:小編 陳家倫

在戰國時代,戰事隨時都有可能發生,而當發生大規模戰鬥時,大名就會招集領下的領主參與戰鬥。

 

領主便會率領旗下的武士及雜兵前往指定的集合地點報告。

 

在報到的時候,為了證明該領主的功蹟以及所帶有的兵力,便會詳細寫下其所帶的部隊人數及裝備,而這類紀錄下來參戰領主所率兵力的文書便被稱為「着到狀」。

 




我們在上面這張北條家臣池田孫左衛門尉的「着到狀」中可以看到,在天正九年(1581)七月十四日時,池田孫左衛門率領作為俸祿191600(另有帳下的寄子197)的北條家臣,接受北條家的號召率領56人的部隊前往集合地點報告。

 

在這56人中,分別寫明有持長槍者22人、馬上(騎馬武者)20騎、鐵砲(火繩槍)3位、弓(弓箭手)5張、持大小旗者2位以及持指物(旗幟、馬印)1位、步卒3人。

 

另大部分的大名通常會比較概略性的要求領主在軍役中要出兵多少人,只有少數像北條家族做為對領地掌握掌握比較好的家族,會特別要求指定領主的士兵所配備的裝備以及對服飾進行統一規定。

 

而領主池田所動員的這56名士兵的裝備,其實都是由該領主池田孫左衛門尉自行張羅(只有在真的沒辦法張羅到的時候,才有可能會跟大名家族借),並在集合時接受北條氏的檢查,確認無誤後,寫下「着到狀」給予池田孫左衛門尉做為此次出兵池田孫左衛門尉所提供的軍役的證明。

 

值得注意的是,當時的大名主要是透過認可領主們保有領地的同時,也必須在戰時提供相對應的軍役,為大名提供軍事服務,而領主與大名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是相對互利互惠的一個關係,然而一但當大名無法保證領主的土地持有的安全時,便也可能造成領主開始離心離德,相對的便可能造成軍役提供的不穩。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31)-鳥海信道(1572~1600)

鳥海信道(1572~1600)



統:56 武:71 智:55 政:27

鳥海信道

最上家臣,勘兵衛,指鍋村領主。湯澤城攻略擊殺敵將小野寺孫作,愛上義光之妻的侍女‧花輪,得鮭延愛綱之助而結為連理,長谷堂之戰隨鮭延愛綱出戰,戰死。

2021年7月26日 星期一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30)-長瀞義保(1552~1591)

長瀞義保(1552~1591)

統:57 武:41 智:47 政:63

最上家臣,義守之子,新八郎。以郡代身分繼承「天童八楯」之一的長瀞氏家名。傳於天正十九年(1591年)時戰死,亦傳為最上一門眾的松根光廣之父親。

  

註:長瀞義保的真實存在與否,也是尚有爭議的,雖然說,他的真實性比中野義時好很多,但是由於能證明他存在的證據尚不夠多,在孤證慎思的邏輯之下,因而對於其是否存在,仍有一部分人士的看法是持否定態度,至於最上義光較能確定明確存在的兄弟姊妹,則為義姬及楯岡光直二人。

2021年7月25日 星期日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9)-里見義正(民部)(1553~1614)

里見義正(民部)(1553~1614)



統:74 武:75 智:81 政:61

最上家臣,民部少輔,上山城主。初侍奉上山滿兼,後因義光調略而斬殺不願投降的哥哥及主君滿兼二人。關原之戰防衛上山城,表現活躍,一說暗殺了最上義康。


註:里見民部的實名,其實並無法考證,里見義正之名未能確定是他真正的名字,此外傳尚有義章、義滿等名,而我們最初是虛構里見義明之名,後參考別出處出來的里見義正之名,但在史料上尚不能找到里見民部的名字。


至於他暗殺不願投降的兄長以及主君上山滿兼二人,則是出自軍記物語《最上記》等,反而史料上無法找到相關義光調略里見民部或是里見民部暗殺主君的證據。加上在《最上記》中所提及的上山滿兼遭暗殺年代,實際上當時的上山城歸屬已已是臣屬於最上方,甚至偶而最上義光還能經由上山領進入米澤打騷擾戰牽制伊達輝宗,故里見民部暗殺其主君之事實可在進行檢討。


而暗殺最上義康之事,義康之死幕後黑手眾說紛紜,雖也有里見一族的說法,但另一說為其生父最上義光所下手,里見民部及其一族則是替主君義光背上黑鍋。故最上義康暗殺一事也尚須進行更多檢證。


延伸閱讀

最上義康簡傳(1575~1602/03?)與最上義康之死及其影響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7/12/1575160203.html

2021年7月24日 星期六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8)-進藤安清(1554~1614)

進藤安清(1554~1614)





統:46 武:41 智:65 政:65

最上家臣,志村光安的家老,但馬守,進藤楯主。擔任川北地區檢地奉行及庄內地區的政務管理者。慶長十六年鶴岡城發生的一粟兵部之亂時遭叛軍襲擊,戰死。

不屈之赤駒~相馬義胤(貳拾參)-三葉葵下之九曜

文責:小編 陳家倫

相責:小編 陳家倫

江戶時代的相馬中村藩藩廳 中村城



慶長八年二月十二日(1603324),德川家康於江戶開設幕府,長達兩百餘年的江戶時代也就此到來。


開創幕府的德川家康


 

在前章,我們提及相馬家一度在慶長七年(1602)遭到德川父子下令改易領地,家族一度面臨沒落危機,然而最終在相馬義胤、相馬利胤父子的自救,以及德川家康、德川秀忠父子的「政治考量」下,相馬家下令隨佐竹家改封出羽的命令遭中止,並在侍奉德川家的前提下,認可相馬家保有舊領。


使相馬家起死回生的德川秀忠


 

(詳細過程 可參考 前章 絕地重生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21/06/blog-post_26.html)

 

自此之後,直到1871年的廢藩置縣為止,相馬家族統治者今日南相馬市及相馬市一帶的福島縣北部沿海地區長達兩百六十九年。


江戶時代的相馬中村藩領與今日行政區對照地圖
圖取自 南相馬市博物館 圖錄企劃展
《相馬的武士 住在市鎮的武士 住在村落的武士》頁6


 

2021年7月23日 星期五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7)-草刈虎正(1564~1600)

草刈虎正(1564~1600)




統:68 武:82 智:44 政:22

最上家臣,志摩守,天童眾。初屬天童氏,後侍奉最上義光,物見山之戰率寡兵伏擊上杉軍,擊殺敵將本村親盛並趁勝追擊,反在攻略中山城時遭鐵砲狙擊而戰死。

2021年7月22日 星期四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6)-清水辰(1576~1638)

清水辰(1576~1638)



統:27 武:18 智:85 政:78

清水義氏之女,最上義光繼室。義光正室大崎夫人及愛女駒姬死後嫁與義光,與義光育有二男一女,並有一定文采,義光死後出家並隱居於清水,法名真覺尼。


延伸閱讀:

人物簡傳 清水義氏(1547~1586)併女清水辰簡傳(1577~1638)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7/11/1547158615771638.html


人物簡傳 清水光氏簡傳(1582~1614)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7/10/15821614.html


2021年7月21日 星期三

川越宗一 《熱源》第二章〈薩哈林島〉讀後感

 文責:小編 陳家倫

川越宗一《熱源》第二章〈薩哈林島〉讀後感

帝國之民


第二章故事,來到了遙遠的西方,在188611月的北國聖彼得堡的寒冬下,一群信奉社會主義的學生們,不畏帝政的威脅,在寒冬的街頭中公然進行示威,然而他們未經政府許可的示威活動,最終遭到帝國的哥薩克鐵騎驅離。

 

而在遭驅離的學生中,也包括一位來自維爾諾(維爾紐斯) 具有三重身分的法律系大學生,他既是俄羅斯帝國的臣民,也是出身立陶宛的波蘭人,他就是布羅尼斯瓦夫‧畢蘇斯基(Bronisław Piłsudski)


具有俄羅斯帝國臣民、立陶宛出身的波蘭人的三重身分的
布羅尼斯瓦夫‧畢蘇斯基(Bronisław Piłsudski)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5)-清水義氏(1547~1586)

清水義氏(1547~1586)



統:37 武:43 智:57 政:61

出羽領主,義高之子,清水城主。因父親戰死而繼承家督,為對抗大寶寺家而親近宗家最上氏,並收最上義光的三子‧光氏為養子,死後愛女‧辰姬成為義光繼室。


延伸閱讀:

人物簡傳 清水義氏(1547~1586)併女清水辰簡傳(1577~1638)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7/11/1547158615771638.html


人物簡傳 清水光氏簡傳(1582~1614)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7/10/15821614.html

2021年7月20日 星期二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4)-武久昌勝(1571~1654)

武久昌勝(1571~1654)





統:73 武:74 智:65 政:64

庄兵衛,出身近江,父親為六角氏而戰死後,遠赴出羽,後成為義光側近,曾負責視察北楯大學偃,大坂之陣以陣代身分代表主家出戰,最上氏改易後侍奉小濱藩。

2021年7月19日 星期一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3)-楯岡光直(1559~1629)

楯岡光直(1559~1629)



統:70 武:75 智:59 政:67

最上義守么子,義光之弟。甲斐守,楯岡城主。長谷堂之戰參戰,後與侄子清水光氏率軍進攻庄內。侄子家親死後引發最上騷動,主家遭改易後被送往細川忠利家。

2021年7月18日 星期日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2)-最上義康(1575~1603)

最上義康(1575~1603)





統:73 武:77 智:61 政:82


義光長子。豐臣秀賴之近習。畑谷城之戰後出使伊達氏求援,在被上杉軍狙擊的危機中救父。後被父親授予權力輔政山形藩,但終被義光下令而遭殺害,原因諸說。


註:最上義康之死,雖可確定是遭人暗殺,但究竟買兇的真凶是誰,則目前有諸多說法,一般來說大致可分為因家臣派系鬥爭,而遭里見民部一族該派系暗殺之說法,另一說法則是最上義康暗殺之幕後黑手則是其父親最上義光所指使。


然究竟為何義光會想暗殺其世子最上義康的原因,則極有可能是義康遭暗殺的1603年那一年江戶幕府的成立,使得義光心急了,因為當時的最上義康恐在最上家的地位恐已不是單純的世子或是儲君的地位,而是可能已經被父親分享一定統治權力,而形成最上家兩頭政治的雙頭政治的其中一頭。

  

然義康同時亦是豐臣秀賴的近習,加上其跟東北雄藩仙台藩主伊達政宗(義康的表兄弟)過從甚密,故幕府的成立加上兩雄藩當主及世子的親密或可能讓幕府猜忌,而導致義光為保家名而先下手為強殺害其世子,然由於義康年輕有為,關原亦立有大功,是故其在暗殺之時死得太冤,也可能間接埋下最上家臣日後改易之時離心離德的遠因。

  

實際上在義康及義光死後,繼任最上氏家督的義光次子家親,早年被送往德川家當小姓,因此與江戶幕府關係確實很密切,但其與家中眾臣及一門眾來往卻相對「相敬如賓」,僅最北方的由利本城(楯岡)滿茂(最上家重臣中俸祿最高,受封領地最北方者)與家親較有書信往來,除了家親在繼承家督前,本身長年不在領國外,其兄義康的慘死及家親最終成為「既得利益」的受益者亦可能是造成其他重臣與其離心離德之遠因。

  

而其三弟清水光氏(清水城主,義光側室所出),傳與長兄最上義康感情良好,甚至亦有說法光氏本身與哥哥義康一樣都有成為豐臣秀賴之近習,是故光氏似乎在長兄義康慘死之後非常憤慨,甚至對於山形中央當局採取略為不合作的態度,當中之一即是自1603年死後~1611年之間清水領出現義康黑印的義康印信的幽靈文書,且有趣的是這類在義康死後的義康幽靈文書只出現於清水光氏之清水領,而在1611年鶴岡城下發生鶴岡城番一粟兵部的謀反,導致兩名庄內地區的重臣志村光安及下秀久的兒子死於此次兵亂中,亦有傳聞一粟兵部的謀反可能是受到義光三子清水光氏的煽動,是故義康之慘死,亦可能在最上兄弟之間較年長者(由於四子義忠以下在義康遭暗殺時過於年輕,故可能影響較不大)的二、三弟之間種下嫌隙,而在大坂之陣爆發之時,三弟清水光氏也遭到二哥最上家親以內通大坂豐臣方的嫌疑興兵討伐,最後清水大藏大輔光氏及其子就在其二哥最上駿河守家親的軍兵攻擊下於清水城自盡。

  

另外清水城所在遺址,現行行政區域名稱為大藏村,一說此大藏村村名之由來,與光氏所拜領的官途大藏大輔有關。

  

最後如對最上義康之死及最上義康的人物實像有興趣者,雖然仿間介紹的圖書及學術論文並不多,但是仍就可參考日本一橋大學博士研究生 胡煒權先生於山形史學研究第四十三‧四十四合併號(2014年8月)刊所發表之論文《最上義康について》

  

延伸閱讀

最上義康簡傳(1575~1602/03?)與最上義康之死及其影響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7/12/1575160203.html

  

敗家公子哥? 最上家親(參)~佛系宮鬥者~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9/01/blog-post_11.html


敗家公子哥? 最上家親(肆)~父債子償~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9/01/blog-post_18.html


山形戰國史-003 義光山常念寺-最上義康與最上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cuPnYulf04



2021年7月17日 星期六

【福澤諭吉系列(二)福澤諭吉的忠誠觀】

 

印有福澤諭吉肖像的萬圓鈔票

提到福澤諭吉這個人,很多人首先會想到他「日本文明之父」、「日本近代教育之父」的雅號,想到他開設的慶應義塾,想到他的《文明論概略》和《勸學篇》,然後就是日圓鈔票上的大頭照,仿佛這些就是福澤諭吉的全部。但是對他的認識如果只停留在這方面,即使讀透《福翁自傳》、《文明論概略》和《勸學篇》,也未能閱讀他的真實一面。

大陸那邊近年翻譯了安川壽之輔的《福澤諭吉的戰爭論與天皇論》,書中對於福澤諭吉的為人是抱持著批判態度的。例如福澤諭吉時常在他主辦的報刊中,蔑稱清國和朝鮮人為「惡獸」、「豚尾兵」、「無恥之輩」,把日中戰爭稱為「文野之戰」(文明與野蠻的交戰)。在我們的印象中福澤諭吉提倡西方現代文明,宣揚平等獨立,脫亞入歐,原來自己升級了,不去幫助友好近鄰,反而把他們貶得一文不值。難道這就是平等和文明的思想嗎?

在《瘦我慢》一文裡面,他論述人以群分,世界各國林立,作為小國的日本應該如何自處,後半部份直接對勝海舟和榎本武揚這兩位舊幕臣開火。福澤諭吉認為,勝海舟和榎本武揚,一個無血開城,一個及早投降,對明治政府的貢獻很大,功勞不可抹殺,但是他們在明治政府擔任高職,享受功名利祿,就值得批評。在福澤諭吉眼中,勝海舟受德川厚重,卻不為德川打過一仗,就這樣輕易將江戶城雙手奉送,至於榎本武揚,雖然在北海道負隅頑抗,但也應該戰鬥至最後一兵一卒,就算最後還是投降,也算對得起德川家。現在勝海舟和榎本武揚在新政府擔任要職,有何顏面面對一同出生入死的戰友?福澤諭吉認為,他們二人的行為雖然贏得和平,但有損日本引以自豪的士風,若果讓這種風氣流傳後世,就沒有人願意為國家奉獻和犧牲了;他們二人就算苟存世上,也不應該再擔任要職,至少隱居起來不再過問世事。

這一篇《瘦我慢》,福澤諭吉不是投在報刊,而是直接寄給他的批評對象勝海舟和榎本武揚。福澤諭吉給二人的書信中,言辭十分客氣,但內容尖酸刻薄,在旁人看來極具挑釁味道。

在《丁丑公論》一文,他又為西鄉隆盛平反。當時正值西南戰爭爆發,各地報章對於西鄉隆盛口誅筆伐,貶低西鄉隆盛的人格,言辭極盡粗鄙偏頗,福澤諭吉認為這些報章的記者和編輯有政府撐腰,可以肆無忌憚的攻擊,對此感到可厭。福澤諭吉認為,人有公私兩面,公者為大義名份,為國家盡忠,私者為個人道德品行,每個人都是國家的成員,國家便是個人道德品行的集合體;但是公私不能混同,也不能因為破棄大義名份而評判一個人毫無道德。他又舉例,指昔日脫藩浪士,被世人譏為低賤之人,可正是這些脫藩浪士,幹下了維新大業,在明治新時代享負盛名。西鄉隆盛今日被打成賊軍,被評為文明之賊,只不過是報業者的誅心之論,現在福澤諭吉為他平反,認為西鄉隆盛與政府意見相左,並無損他個人品德和名聲,他的品行,與政府中人並無二致。

這兩篇文章,我們看到福澤諭吉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他批評為人臣者(勝海舟和榎本武揚)不為主家謀利,另一方面,他對推翻幕府的人(西鄉隆盛)推崇備至。福澤諭吉認為西鄉隆盛為推倒封建制度貢獻極大(福澤自己出身於下級藩士,青年時飽受上士白眼,對封建制度之惡有深刻感受),廢藩置縣後也沒有為舊主島津久光爭取一個位置,是對國家大義的表現,可是勝海舟和榎本武揚呢?他們投降官軍,減少傷亡,為何就不能算作對國家的大義?

福澤諭吉系列

【福澤諭吉系列(一) 福澤諭吉與香港】

【福澤諭吉系列(二)福澤諭吉的忠誠觀】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1)-日野光綱(1577~1666)

日野光綱(1577~1666)



統:43 武:61 智:64 政:64

最上家臣,擔任清水、鮭延、新庄三地的行政管理者(代官)而管理4萬石領地,最上家改易後侍奉津藩藤堂家,並在島原之亂時以黑母衣眾身分出戰。

2021年7月16日 星期五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20)-齋藤光則(1576~1631)

齋藤光則(1576~1631)





統:39 武:52 智:79 政:81

最上家臣,谷地城主。因流罪而至山形,得義光在民政事務上重用,參與最上川三難所打通之交通建設、新田開發及糧食買賣等政事,也是義康暗殺事件的調查官。

2021年7月15日 星期四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9)-延澤光昌(1581~1625)

延澤光昌(1581~1625)





統:65 武:93 智:41 政:19

滿延之子,又五郎康滿,最上義光女婿,松尾姬之夫。怪力不輸其父,據傳伊達成實亦感嘆其怪力。參與長谷堂之戰及清水攻略,最上氏改易後,前往肥後加藤家。


延伸閱讀:

最上義光櫻花物語(貳)-野邊澤滿延的勇力與櫻花樹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11.html

2021年7月14日 星期三

日本「國際結婚」第一人——南貞助

 文責:松



南貞助是長州藩士,是第一個與外國人結婚的日本人。

 

南貞助是大名胛鼎的高杉晉作的表弟,他的母親是高杉晉作父親小忠太的胞妹。南貞助出生於弘化四年(1847年),比高杉晉作少八歲。

 

南貞助十二歲的時候過繼到高杉家,成為舅父高杉小忠太的養子,從此即投身尊王攘夷運動。他曾跟隨久坂玄瑞在京都作戰(禁門之變),回到長州不久,便發生「正義派」與「俗論派」的內亂,南貞助與表兄高杉晉作為了對付「俗論派」,並避免把高杉家捲進去,於是一同離開高杉家,化名為谷松助(高杉晉作改名為谷梅之助)秘密行動;元治元年高杉晉作在功山寺舉兵,南貞助便是起義軍其中一員。

 

驅逐「俗論派」後,南貞助便接到新的任務——代替表兄高杉晉作前往英國倫敦留學。當時出國仍然是被禁止的,南貞助就像他的前輩伊藤博文、井上馨等人一樣,是被秘密送出國的。慶應三年(1867年),南貞助因經費不足而被迫歸國,途經香港時收到高杉晉作因肺結核病逝的噩耗,不勝唏噓。

 

南貞助是少數出國留學的人,又是長州藩士,所以獲新政府任命為外國事務御用掛,當時他才二十歲。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8)-小野寺道元(1560~1632)

小野寺道元(1560~1632)



統:52 武:85 智:40 政:11

上州出身,號刑部,相繼侍奉於北條、武田、真田、上杉等家,立下眾多戰功,後改仕最上氏,擔任鐵砲奉行,最終則因其武勇而侍奉德川忠長。

2021年7月13日 星期二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7)-小國光忠(1559~1631)

小國光忠(1559~1631)



統:50 武:51 智:73 政:82

藏增親俊之子,日向守,傳為最上義光妹婿,義光賜與其小國鄉領地後改姓小國。於領內導入三間槍及鐵砲等新式武器,並致力於振興領內的產業。


註:小國光忠,又名光基、親信等,而其為義光妹婿的說法,只是當地的一個說法,目前尚很難證明,其確實為義光妹婿,又娶的是義光哪位妹妹?因此在未出現更多有力證據之前,或當作孤證或鄉野傳聞參考較佳。

2021年7月12日 星期一

每朝豆知識:不良於行的軍師官兵衛

 文責:站長:


不良於行的官兵衛(《軍師官兵衛》岡田准一 飾演)



在大河劇《軍師官兵衛》中,黑田如水被荒木村重關在骯髒濕暗的牢獄,時日一長,後來成功被救出後,如水左腳出現殘障,不良於行。擔演黑田如水的岡田准一將這部分演的恰到好處,入木三分。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6)-堀喜吽(1543~1600)

堀喜吽(1543~1600)







統:71 武:63 智:76 政:67

最上家臣,通稱筑紫今判官,以兵法家身分巡遊諸國,以其文才而為最上義光招聘。長谷堂之戰勸諫意圖追擊敵軍的主君慎重,反中激將法而策馬突擊,遭擊殺。

  

延伸閱讀:

長谷堂城-最上、伊達與上杉的決戰地-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8/01/blog-post_12.html

  

江戶時代的賣書行銷-屏風畫與繪圖與小說間的關係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9/05/blog-post_15.html

  

山形戰國史-007 長谷堂古戰場

https://youtu.be/YS_QLDSR_NM




2021年7月11日 星期日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5)-坂光秀(1573~1616)

坂光秀(1573~1616)



統:42 武:47 智:80 政:84

最上家臣,長谷堂城主,妻為志村光安之女,傳為最上家臣中第一能吏。並作為最上家的代表與秋田家、京都朝廷、公家及德川幕府等進行外交活動。


延伸閱讀:

長谷堂城-最上、伊達與上杉的決戰地-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8/01/blog-post_12.html


山形戰國史-007 長谷堂古戰場

https://youtu.be/YS_QLDSR_NM

2021年7月10日 星期六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4)-伊良子宗牛(1522~1601)

伊良子宗牛(1522~1601)







統:72 武:79 智:62 政:71

出身三河國,通稱信濃,相繼侍奉北條、最上兩家,參加仙北一揆平定。最上義光出陣前往九州時曾指示其進行山形城護城河之修築工程,傳在柏木山之戰時活躍。

  

延伸閱讀:

山形城-最上義光與最上山形氏的居城

http://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8/01/blog-post_18.html

2021年7月9日 星期五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3)-下秀久(1567~1607)

下秀久(1567~1607)





統:62 武:67 智:44 政:53

上杉、最上家臣。尾浦城主。關原之戰攻入谷地城,但是未接獲撤退命令而遭最上軍圍攻,遂投降最上氏任其庄內攻略先導,與志村光安一同在庄內留下治蹟。

===========  

註:下秀久本名下治右衛門吉忠,是上杉氏移封會津後,會津城番松本氏的同心眾筆頭,關原之戰時以別動隊身分從庄內攻入山形牽制最上氏,長谷堂撤退戰時,其身在谷地城,但未收到總大將直江兼續的撤退命令,因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繼續堅守谷地城。

  

終因錯過撤退時機而遭最上軍圍攻,在不敵之下,經由敵將志村光安的說服而投降,並擔任先導進攻庄內,為最上氏庄內攻略進攻立功,因而至關原後獲得高祿並領有庄內尾浦(大山)城。其名亦先後有「康久」、「秀久」之名,其實名之改變,亦與其他最上氏重臣相同,或與最上氏在關原之後的權力轉換有所關聯。

  

下秀久死後,其子死於庄內鶴岡的一粟兵部之亂,最上氏改易後,下家回到米澤侍奉前主家上杉氏。

2021年7月8日 星期四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2)-古川忠隆(1535~1591)

古川忠隆(1535~1591)



統:72 武:53 智:74 政:32

大崎家臣,直種之子,古川城主,彈正忠。作為一門重臣輔佐大崎氏,大崎合戰時於師山城抵擋住留守政景攻城,葛西大崎一揆亦於古川城守城,遭伊達政宗擊敗。


延伸閱讀:

永不背叛的三叔-留守政景傳(参)伏龍與三叔

http://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9/02/blog-post_17.html

2021年7月7日 星期三

【福澤諭吉系列(一) 福澤諭吉與香港】

 文責 松

攝於1862年的福澤諭吉


明治時期以岩倉使節團為首的數次官方和私人外訪,帶回許外新穎的知識和制度,為建設新日本作出巨大貢獻。可是在明治政府成立之前的德川幕府最後十年,幕府早已派遣過六次官方使節團遠赴歐美,與外國交換條約或是參加國際活動,對外國事務早就有些心得。這一點常常被後世研究者所忽視。有些人認為日本因為長年鎖國造成幕府高層思維保守落後,不思進取,這有一部份是正確的,但如果因此認為幕府對外國事物懵懂無知,則有失偏頗。

 

使節團成員除了幕臣之外,來自各藩的年輕士子為了增廣見聞,改革藩政,便透過各種渠道取得登上艦船的資格,前往外國「取經」。譬如仙台藩的玉蟲左太夫、日後名滿天下的實業家澀澤榮一(也是今年大河劇的男主角),以及本篇文章的主人公福澤諭吉,都曾經跟隨使節團外遊。他們有些人留下了日記,記錄沿途所見所聞,是後世研究幕末外交史的重要資料。


攝於1862年的福澤諭吉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1)- 矢島滿安(1537~1592)

 矢島滿安(1537~1592)



統:76 武:90 智:80 政:38

由利十二頭之1人,又名大井五郎,用計略及一騎討相繼擊殺仁賀保家四任當主,與小野寺義道聯手,在紛亂的東北諸勢力中求生存,因最上義光的離間計而敗亡。

2021年7月6日 星期二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10)-橋間賴綱(1558~1584)

橋間賴綱(1558~1584)





統:70 武:87 智:39 政:24

柴橋城主,吉川元綱之子,寒河江堯元之弟。力大無雙的勇將,中野原之戰指揮寒河江、白鳥聯軍對抗最上氏,一度痛擊最上義光,後中最上義光的釣野伏而陣亡。

2021年7月5日 星期一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09)-寒河江堯元(1548~1584)

寒河江堯元(1548~1584)



統:61 武:57 智:71 政:67

出羽領主,吉川元綱之子。繼承寒河江家督,並在天正最上之亂時搖擺於義光及義守兩派,後與天童氏等一同對抗最上義光,但遭最上義光進攻而戰敗自殺。

2021年7月4日 星期日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08)-天童賴澄(1567~1611)

天童賴澄(1567~1611)



統:64 武:49 智:54 政:46

出羽領主,天童城主。自父親賴貞一代便與最上義光對抗,因延澤滿延倒戈而導致情況惡化,在難以維持守城的情況下棄城敗走投靠母親的娘家而成為伊達家臣。


延伸閱讀:

天童賴澄簡傳

http://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7/11/15681xxx.html


天童城-山形縣最大的中世山城城郭

http://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8/01/blog-post_5.html


山形戰國史-006 天童城與天童合戰

https://youtu.be/69h27URqeNM




2021年7月3日 星期六

明治維新裡的紀州王國

 

紀州藩主德川茂承


紀州王國即是和歌山藩,江戶時代領有五十五萬五千石,是幕府德川御三家之一,擁有繼承將軍的資格。自從八代將軍德川吉宗以來,各代將軍都是出自紀州系統,包括最後一任將軍德川慶喜,雖然是水戶出身,但他就任將軍前繼承了御三卿之一的一橋家,也可以勉強算是紀州系統。由於出產將軍的關係,和歌山藩上下充滿自豪感,在幕末時代,理應是最忠實的佐幕派。

 


在江戶時代,各藩大名必須執行參勤交代,即藩主到江戶留居一年,而每次參勤交代,都有一大隊家臣伴隨大名前往江戶,聲勢浩大,所經之市街驛站都會變得熱鬧起來。據說,每年四月是大名前往江戶的時期,為了避免道路擁塞,紀州藩會特地提早到三月出發。每次交代,紀州藩行列從武士家臣到百工職人,約有三千人,攜帶各種生活和交際用品,裝備絢爛奪目,百姓俯伏道旁歡送,場面十分壯觀。



 

在大老井伊直弼的謀劃下,紀州藩主德川慶福繼任為第十四代將軍,改名德川家茂;紀州藩主從缺,由伊予西條藩主松平茂承接任,後者拜將軍家茂為養父,改姓德川,如無意外,德川茂承會是下一任將軍人選。


 


元治元年(1864年)八月第一次幕府征伐長州戰爭之中,德川茂承獲任命為總督。總督只是虛銜,實際則由幕府老中負責帶兵作戰,德川茂承希望擔任先鋒,替紀州藩爭取戰績和名譽,卻被幕府拒絕,總督之位更被撤換,引起德川茂承不快。


 


一年後的第二次征伐長州戰爭中,德川茂承再次獲委任為總督,他再度提出擔任先鋒的請求,同樣被拒絕,更被幕府索求獻上十萬兩作為軍資金,於是他辭退總督職務,拒不出戰,在征討軍大本營廣島「袖手旁觀」。


 


據說從此之後紀州藩與幕府產生嫌隙,以致將軍德川家茂死後,德川茂承拒絕接任將軍,結果改由時任將軍後見職的一橋慶喜繼任。


 


當時紀州藩陷入財困多年,德川茂承一直希望推動藩政改革,只恨不得人才;他想起了在藩領過著退隱生活的老師津田出,便特地去請教改革之策。津田出是南北朝名將楠木正成的後代,戰國時期移居紀州,世代出仕紀州藩。他精通蘭學和徂徠學,年輕藩主德川茂承曾向他習學,只因津田出不願做官,才辭職歸隱山林。這時德川茂承向他請教改革之策,津田出便寫下建議書,名為《御國政改革趣法概略表》,提出多項改革方案,包括了發展電力和機械生產、裁減冗員、派遣留學生赴歐美學習、創建現代軍隊、削減家臣俸給、讓武士和商人從事農業生產、從農民中徵兵等等,這些措施大膽創新,以當時風氣來看可說是相當前衛,就算同時期長州藩的改革,亦不見得這樣徹底。德川茂承聽了十分高興,便請老師出山,任命他為「御前代理」,地位如同藩主代理人,讓他全權負責改革。



津田出

 


在藩主支持下,津田出改革初見成效,然而削減家臣俸給、武士歸農、農兵徵兵等措施損害了武士階層的固有利益,削減俸給自不必說,武士歸農和農民徵兵的措施,模糊了士農的界線,使視作戰為天職的武士階層失去社會優越地位,於是家臣團集合起來反對新政,德川茂承抵擋不住洶湧群情,無奈撤去津田出的職務。新政不過一年左右,在慶應三年(1867年)十月——大政奉奉還前夕——宣告落幕。

 


不巧這一年發生了「伊呂波號事件」(紀州藩船「明光丸」與土佐海援隊用船「伊呂波號」在瀨戶內海相撞,導致後者沉沒,造成人員及貨物損失),紀州藩被判賠償八萬三千餘兩予土佐藩;當時的八萬兩相當於現今一百六十億日圓左右,鉅額賠款嚴重打擊紀州藩剛有起色的財政狀況。


 


(根據土佐藩佐佐木高行晚年自述的《勤王秘史佐佐木老侯昔日談》,記載紀州和土佐雙方折衝多時,最後為著時局變化,雙方最終協議以七萬兩賠償了事。賠償金於當年十一月七日交付完畢,八日後坂本龍馬即遭到暗殺。當時有人認為紀州藩懷恨在心,所以暗殺龍馬,後來經過調查後已排除了這個說法。)


 


不久政府變天,德川慶喜奉還大政,辭官納地,新政府挑釁德川家,觸發鳥羽伏見之戰。紀州藩奉幕府命令前往大坂助陣,但由家老水野忠幹率領的紀州藩兵並沒有積極參戰。戰爭爆發後僅五天,德川慶喜便乘黑逃離大坂城,丟下包括紀州兵在內的一眾幕軍在當地,待第二天他們驚覺慶喜不在時,士氣頹喪,登時作鳥獸散,部份幕軍逃入紀州領內,德川茂承給予秘密保護,將他們送回江戶。新政府得勝後,向紀州藩追究罪責,水野忠幹辯稱是為了勸說德川慶喜自重才前往大坂,並沒有與新政府為敵的打算,為了向新政府表示恭順,藩主德川茂承更親自上洛,卻被新政府扣留起來。


 


為了籌措軍費應付戊辰戰爭,新政府以紀州藩出兵太少為由,強向紀州索要十五萬兩黃金,由於藩主被扣押作人質,這做法可說是與勒索無異。紀州藩才剛支付伊呂波號的賠償金,沒有多餘的錢財,好不容易湊到三萬兩,實在不能再付了。


 


紀州藩走投無路,只好請求剛在新政府任職的陸奧宗光想辦法解決。


 


陸奧宗光出生於天保十五年(1844年),戊辰戰爭當時才二十五歲。他本姓伊達,父親伊達千廣是紀州藩士,因行政才幹而備受重用,他同時也是一流的學者,著有史論《大勢三轉考》,偏偏仕途不順,因為提倡尊王攘夷而被家老逮捕和幽禁,獲釋後脫藩參加攘夷活動,又被藩政府抓回和歌山再度幽禁。伊達千廣第一次被幽禁時,陸奧宗光才九歲,一家生計沒有著落,因而陸奧宗光幼時生活艱苦,對出身的紀州更沒什麼歸屬感可言。陸奧宗光長大後離家到各地流浪,一邊打工一邊學習,更積極參與政治活動,結交各方志士,尤其受坂本龍馬影響最深。陸奧宗光先後進入勝海舟的神戶海軍操練所和加入坂本龍馬的海援隊,同時遊走於各方勢力尋覓救國之道,更有幸獲得英國公使巴夏禮和公使館秘書薩道義會見,陸奧侃侃而談,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陸奧年方弱冠,以一介浪人之身竟能與英國公使會談,可謂際遇非凡。在龍馬被暗殺後,陸奧宗光遷怒於紀州藩的三浦休太郎,竟不念同鄉之情,糾合海援隊同志一同襲擊三浦所在的天滿屋旅館。陸奧宗光對紀州的感情大抵如此。


 


他既受坂本龍馬思想感染,明白攘夷的無謀,在新政府成立之際,便率先向岩倉具視建言放棄攘夷主義,與外國建交,並謂自己已事先跟英國公使達成協議,新政府應盡快通告各外國公使,爭取各國的承認。岩倉具視對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小伙子十分欣賞,便提拔他擔任外國事務局御用係。陸奧宗光因此加入新政府,後來曾有一段時間離任、入獄,重獲自由後得伊藤博文重用,歷任農商務大臣、外務大臣等職位,以甲午戰爭後和伊藤博文一同作為日方代表與中方交涉最為有名。

 

陸奧宗光


因為陸奧宗光在新政府任官的關係,德川茂承便求請他代為說項,但陸奧還未放下父親被貶的怨恨,本來不願幫助紀州,但他經不住德川茂承再三誠求,最後還是答應替紀州斡旋,免除紀州應繳的軍費金,並釋放德川茂承歸國,但條件是紀州必須起用津田出進行藩政改革,而這條件正合德川茂承的心意。

 


陸奧宗光之所以要求紀州藩改革,有說是因為他對薩長土肥賢愚不分搶佔新政府主要職位一事強烈不滿,所以希望藉著紀州自強,向新政府無聲抗議,打破薩長藩閥的壟斷。


 


唯一的難處是當年正是德川茂承親自罷免了津田出的職務,今天厚顏請他復出,難免尷尬。津田出本來託病拒絕,但德川茂承親自拜訪津田,並深切表示悔意和改革的決心,成功讓津田點頭答允。



 


明治二年(1869年)一月,津田出開始推行第二次改革,這次有了藩主站台支持,全藩上下一心,津田可以大刀闊斧行其所是。首先他把俸給二十五石到五百石的家臣削薪到不足六斗,沒有職位的家臣可以到其他地方生活,自由選擇職業,如此一來可以大幅減輕藩的財政支出。


 


接著他把藩政府的部門都裁撤,成立公用、會計、刑法、軍務四個中央部門,擇吏不問出身,只以行政才能為條件,既可節省人事成本之餘,又能提升行政效率。


 


最重要的是改革軍制。津田出復用當年嘗試過的農民徵兵制,規定居住在紀州且年滿二十歲的男子必須服兵役三年,擴充了兵源,除了步兵以外,還設置炮兵、工兵、輜重兵等兵種,同時延請普魯士軍官卡爾克彭擔任紀州藩軍事顧問,將未接觸過兵事的農民兵訓練成為具戰鬥力的西式近代化軍隊。在後來明治四年(1871年)廢藩置縣之時,紀州藩已建立步兵六個連隊、騎兵一個連隊、砲兵兩個連隊、工兵一個連隊,兵力達二萬人之多。據說陸奧宗光後來曾私下對人言,紀州要出動十萬軍隊也不成問題,薩長也不足懼。


 


除此之外,紀州藩利用省下來的家臣俸祿,向外國軍火商購買槍炮,並建設兵工廠生產兵器,一天就能生產出一萬發子彈。


 


新政府征伐蝦夷共和國的最後階段,紀州藩異軍突起,驚動了新政府以及歐美各國駐日部門。他們紛紛派人到和歌山視察,對煥然一新的景象讚嘆不絕。尤其是近代化軍隊,堪可與新政府軍匹敵,使新政府不得不提高警覺,或許他們害怕德川家利用這巨大的力量號召各藩舉事,新政府根基未穩,將有大廈傾倒之虞。當時新政府尚糾纏於實行徵兵制與否,而紀州的陣容間接促使日後新政府成立御親兵和落實徵兵制。


 


廢藩置縣之時,新政府自然擔心紀州的動向,紀州藩也留意各藩的態度,一時間劍拔弩張,處理稍有不當,說不定會觸發內戰。所幸各藩為著早日擺脫財困而甘願放棄藩籍,紀州也就放棄對抗,新政府不費一兵一卒便完成危險任務。紀州藩和軍隊順利解散,僅留下令人讚嘆的改革神話。


 


津田出因為改革成功而名聲大噪,大久保利通稱讚他為非凡的人物,甚至有人把津田出與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和木戶孝允合稱「維新四傑」。據說西鄉隆盛曾親自拜訪津田出,向他請教改革的要訣,更邀請他擔任首相,以全日本為對象實施改革。當然,津田出並沒有出任首相——當時尚未有內閣總理大臣一職,而新政府首腦太政大臣則有三條實美在,非津田出所能擔任),但他先後出任和歌山縣大參事及大藏少輔,不足一個月託病辭官(一說是爆出金錢醜聞而離職),復官後在陸軍省任職,兼任元老院議官,直到退役。


 


至於知人善任而且勵精圖治的德川茂承,在明治新政府實行徵兵令和秩祿處分後,眼見舊紀州藩士族陷於窮困,竟自掏腰包成立援助組織「德義社」,購買農地並利用土地收入建設學校,協助窮困的舊士族就學,讓他們學習技能投入社會,可說是一代名君。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07)-上山滿兼(1528~1580)

上山滿兼(1528~1580)



統:59 武:72 智:64 政:75

最上家臣,上山城主。與最上氏結親,並致力於改善與伊達關係及領內安定。天正最上之亂支持義守,後遭到成為義光內應的家臣里見民部暗殺。


延伸閱讀:

淺談天正最上之亂

http://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7/09/blog-post_26.html


戰國時代的議和-以天正最上之亂為例-

http://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html

2021年7月2日 星期五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06)-砂越氏維(1504~1563)

砂越氏維(1504~1563)



統:73 武:80 智:51 政:58

砂越城主,大寶寺氏庶族,但保有一定獨立性。數次與大寶寺家對抗,曾大破大寶寺晴時並燒毀大寶寺城。日後即使與大寶寺家和解仍與大寶寺家爆發過數次交戰。

2021年7月1日 星期四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05)-土佐林禪棟(1507~1572)

土佐林禪棟(1507~1572)



統:77 武:76 智:82 政:86

大寶寺家臣,能登守,杖林齋禪棟,作為重臣而輔佐者主家,亦與上杉、安藤等鄰近諸家進行交流,但是在禪棟病歿後,其主君大寶寺義氏對土佐林一族發起攻勢。

===========

註:土佐林禪棟為庄內的實力者大寶寺家的老臣,然其影響力非常強大,除了對庄內政治有深度影響外,也與鄰近的安藤、上杉等家交流,上杉謙信亦十分重視禪棟這位長者,而禪棟之名最遠極可能京都一帶都有人知道此號人物。而另一方面,在永祿年間庄內勢入侵最上郡擊潰清水氏等的戰爭,也極有可能是土佐林禪棟所主導或扮演要角,而在元龜年間前後,土佐林禪棟即有可能在此時病歿,而其病歿沒多久,其主君大寶寺義氏便對土佐林家族發起攻勢,此後土佐林家族雖曾反抗大寶寺,不敵,淪為一般家臣,大寶寺家族滅亡後土佐林一族則侍奉上杉、伊達等家。


而儘管現在出羽等地的武家普遍面臨研究狀況落後的困境,而庄內地區的大寶寺、土佐林等家族更是長期遭到忽略及低估上述家族之影響力,但如若讀者有興趣深入了解庄內及庄內武士或土佐林禪棟的歷史,坊間圖書及論文雖不多,然仍可參考日本一橋大學博士研究生 胡煒權先生於2014年在山形縣地域史協議會之會刊《山形縣地域史研究》所發表之論文〈土佐林禅棟に関する一考察〉。

===========

延伸閱讀

軍神謙信都敬重的老爺子-土佐林禪棟簡傳(150x?~152X?-1571)

https://sengokujapan.blogspot.com/2019/03/150x152x-1571.html 

2021年6月30日 星期三

備前國誌

文責:小編 陳家倫

相責:小編 陳家倫


備前國圖 慶長年間繪製



國名:備前(びぜんBizen)

 

一、 國名由來

備前國,又稱備州。古稱吉備國(きび,Kibi),西元六世紀時此地曾有吉備政權存在,吉備國國名一說為源自六世紀時大和朝廷征討吉備國的將軍吉備津彥命(傳為桃太郎的原型),另一說為根據江戶學者本居宣長看法,認為國名源自黍(日文音同吉備),此說看法認為早年吉備國地勢似黍而得之。


傳為吉備國國名由來的桃太郎-吉備津彥命



持統天皇三年(西元689),吉備國被分割為備前、備中、備後三國,並在和銅六年(西元713)將備前國北方六郡分割新建美作國。


此後的備前國地理位置相等於今岡山縣東南部。備前位於交通要衝,形成許多市集,民風善於經商並能言善道,《人國記》對備前國民情描述道


「上下皆富慧根,行事以其智為先。」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04)-八柏道為(1527~1595)

八柏道為(1527~1595)






統:85 武:77 智:83 政:59

小野寺家臣。作為軍師而在眾多合戰立下殊功。在軍政方面活躍,是支撐主家的重要柱石。曾兩度擊退最上義光,但因義光的離間計而遭主家誅殺。

2021年6月29日 星期二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03)-八戶禰禰(1586~1644)

 八戶禰禰(1586~1644)





統:50 武:25 智:85 政:90

八戶直榮之女,八戶南部家二十一代當主,因父親及丈夫離世之故,29歲成為八戶氏當主,治世30年以民政家之姿治理出優秀治績,出家後號清心尼。

2021年6月28日 星期一

戰國武將簡傳連載-(0002)-藤代御前(1551~1582)


藤代御前(1551~1582)



統:62 武:73 智:42 政:21

津輕藤代地區的女領主。丈夫的仇人‧津輕為信強勢要求納其為側室時強硬拒絕,並與其妹組織村人對抗津輕軍,戰敗,戰死之前留下「將永遠詛咒津輕」的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