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

佐佐成政—織田家「武士表率」的榮與哀


織田信長的眾多家臣裡,最為人認識的有羽柴秀吉、明智光秀、丹羽長秀、柴田勝家、瀧川一益及前田利家。隨著近年戰國題材題材的影視作品及越來越多,上面的信長重臣大多都有出現在銀幕上。然而,也有不少「滄海遺珠」仍然沒有得到機會為人所知,其中一人便是佐佐成政(Sassa Narimasa)

說起成政,戰國粉絲對他的印象不深,大概知道的是他與前田利家一樣跟隨柴田勝家在北陸道與上杉謙信及上杉景勝對戰。本能寺之變後,在爭奪信長繼承人的權力鬥爭中,佐佐成政站在羽柴秀吉的對立面,與秀吉陣營的前田利家大戰於能登末森城;又與同時期反抗秀吉的德川家康、織田信雄聯手,但都沒有成功。最終成政向秀吉投降謝罪,轉封到九州肥後,不久後因為國內的國人領主不滿檢地而爆發武裝反抗。佐佐成政最終被秀吉勒令負上失政的責任,在尼崎城內切腹自殺。

前田利家

唯一一個有成政這角色出現,而且戲份不少的大河劇便是2002年的大河劇《利家與松》(山口祐一郎飾),距今已是十多年的光陰,而且為了配合劇情的需要,對成政的描述裡歪曲史實的部分也比較多,猶記得當年成政一句「我是喜歡又左(利家)的」對白,遭到成政人氣不錯的富山縣觀眾吐糟不少。另外,著名漫畫《花之慶次》的首卷就是以上述的末森城之戰為背景。

那麼,史實上佐佐成政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為什麼會走上失政自殺的悲劇?

其實在史料上,成政出場的不算很早,而且初期都是出現在《信長公記》等間接資料,這都是因為成政身敗名裂後,他的史料便散佚嚴重,到了近數十年才獲有志的史家慢慢將他的史料逐少逐少的蒐集起來。

在《信長公記》等間接史料中,成政最為有名等就是獲信長任命為親衛隊之一的黑母衣眾的排頭兵,這些多為尾張國內中小領主的庶出子弟組成的親衛隊可說是配合信長機動作戰的骨幹成員之一,也是「戰功之眾」才能獲得任命的(另外,前田利家則屬於赤母衣眾)。後來成政多以中小部隊的指揮官身份出現,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長篠之戰中指揮織田軍的一部份鐵炮部隊迎擊武田軍。

佐佐成政真正出人頭地的,是消滅越前朝倉家後,在柴田勝家麾下與前田利家及不破光治合稱「府中三人眾」,管理越前國內的府中地區。到後來,在對戰上杉家的軍事行動裡,更獲信長賜與越中一國,成為一國之主,並且負責對上杉的最前線對應代表。不僅武功有數,成政也在外交上有不少表現,包括在上杉謙信死後,策劃誘導上杉家的重臣河田長親及新發田重家倒戈,從內部策反上杉家。因此,上杉景勝曾痛罵成政為「惡逆佞人」。

上杉景勝


可惜,一切的努力都隨著本能寺之變而支離滅裂。主君信長橫死,織田家你爭我奪,秀吉成為新領導,上司柴田勝家因為同僚前田利家的倒戈而兵敗,佐佐成政一度跟隨秀吉後又復叛,再戰敗,被迫離開越中,轉到肥後,迎接他最後的悲劇舞台。

有關肥後一揆,雖然秀吉把所有責任都推到成政的身上,說成政在領封後一年不到便爆出大亂,沒有統治者的能力。但是,由於目前關於一揆的史料不多,絕大部分都是秀吉單方面的見解,而且考慮到肥後本來中小領主林立,成政入封後也並非完全獨自掌權,很多時仍受秀吉的節制,因此,將一揆的責任都推到成政身上,某程度上秀吉是找他作代罪羔羊,以平眾怨。

秀吉在事後公開的成政罪狀書中這樣說:

一揆的張本人大多已伏誅梟首示眾,如果我不處罰陸奧守(成政),反而給他活路的話,那麼世人定必以為我判決偏頗,因此,雖對陸奧守有憐惜之心,但無奈下已讓他自裁謝罪

換言之,成政被迫自殺的原因,不僅是秀吉要找人引責,為他統治肥後的方針有誤而頂罪,同時也是要昭示給島津、毛利、上杉等外樣大名看,自己的處罰公正無私,不分親疏,藉以安撫他們對豐臣政權的不安。

不過,秀吉對成政的「憐憫」也不是造作的外交辭令,在上述的處罰書中,秀吉是這樣評價成政的:

陸奧守在信長公在世時,已是武士之表率,功勳卓著之人

可見秀吉對這位前同僚的能力是十分認可的,而這次的失策也不意味著成政只是一個能武不能治的武夫。進入肥後後,成政積極地跟當地以及鄰國的領主、大名交流,更拜託島津義弘提供有關肥後的風土民情的情報,不難想像成政是打算在肥後重新出發,一展所長的。而在他曾經治理約兩年多的越中國(富山縣)東部,至今仍然流傳著種種關於成政治政愛民的傳說,不論真實性有多高,但起碼可以說,成政不善治政的可能性不大。

豐臣秀吉對成政評價不差


然而,綜觀歷史,但凡曾與秀吉刀劍相向的織田部將,要麼輸給秀吉後身敗名裂,要麼最後得到秀吉赦免,但終究回不到信長時代的風光,最後默默無聞地從歷史舞台上消失,而佐佐成政的結局卻是剛好夾在兩者之間。這不禁使人深感一場本能寺之變改寫了多少人的命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