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

當新羅之子孫與阿伊努茅希利相遇 參-神威德威的蠣崎季廣與阿伊努人-

文責:小編  陳家倫
相責:小編3森長定
表責:小編  陳家倫


夷狄商船往還法度中的 東酋、西酋與蠣崎家族的分布關係圖
(使用google map 簡易製表)



天文14(1545),蠣崎家第三代當主蠣崎良廣(義廣)(1478~1545)去世,享壽67歲。

良廣死後,其子蠣崎季廣繼承了蠣崎氏家督而成為蝦夷地的和人領袖。

而在前面的當新羅之子孫與阿伊努茅希利相遇的第一篇第二篇文章中,我們已經提及到了移民的和人與蝦夷地的原住民阿伊努人之間紛爭的起源及經過,而到了季廣的時代,兩個民族的紛爭也已持續將近百年,而一改先祖武田(蠣崎)信廣、光廣及良廣的強硬作風,到了蠣崎(武田)家第四代家督季廣卻一改父祖作風。

武田信廣,為蠣崎(武田)家初代。
也是和人對抗阿伊努人的強硬派代表人物。


與父祖的跟阿伊努人敵對的做法不同,季廣繼承家業後,蠣崎家在政治上出現了三大方針轉折,分別是

1. 更緊密的與主君安藤氏(安東氏)合作
這一點可以從季廣繼承家業後,多次參與主家安藤氏位於日本本州的津輕地區及出羽地區的戰鬥,以安藤氏的一軍之將參與戰鬥而活躍可看出,而也從季廣時代開始,直到其子慶廣時代都常常以安藤家將的身分,於日本本州參與安藤氏的戰爭。

2. 強化蠣崎家的政治地位而與他家來往聯姻
季廣除了注重蝦夷地本身的統治之外,也十分注重與鄰近的和人領主的交流,其特徵除了在上述的強化與主家安藤氏的君臣關係之外,也反應在其與蝦夷地及鄰近的奧羽領主間的交流及聯姻。

當中我們除了可以看到其與鄰近津輕地區的領主喜庭以及出羽的安藤氏等來往之外,最遠更能看到其與庄內地區(今日山形縣沿海地帶)的實力領主土佐林禪棟來往。而季廣的三子新三郎慶廣也一度被送往津輕地區的浪岡北畠氏成為浪岡北畠氏的猶子(養子的一種,類似乾兒子)而居住於奧州的浪岡御所。

同時在婚姻方面,由於季廣的子女眾多,共有1214女。因此不少女兒也嫁給蝦夷地的重要領主如下國氏、南條氏與厚谷氏,甚至是海的另一岸的津輕的領主,比如季廣的三女即嫁給津輕北郡司喜庭秀信。

3. 與阿伊努人從武力對抗,轉為和平共處
蝦夷地自從康正2(1456) 因為商貿糾紛引發的衝突,而使阿伊努首領胡奢魔犬率領族人對抗和人的胡奢魔犬之亂直到蠣崎季廣繼承家業的天文14(1545),和人與阿伊努人的血腥衝突已經斷斷續續持續九十年,而季廣繼承家業後認為與阿伊努人長年的戰爭毫無意義,因此成為蝦夷地的和人領袖後,便不斷的摸索者與阿伊努人的和解。


而做為蠣崎季廣政治理念的集大成,即是反應在兩個政治事件的發生,而這兩個政治事件,即是所謂的「東公渡島」以及「夷狄商船往還法度」的制定。

當中「東公渡島」是指發生在天文19623(155085),蠣崎氏之主,檜山安藤氏的當主安藤舜季渡海從出羽檜山前來蝦夷地的事件。

由於蠣崎季廣試圖尋求與阿伊努人和解,但是百年下來,蝦夷地的和人與阿伊努人彼此間的戰鬥所種下的的仇恨,加上季廣的父祖光廣、良廣兩人多次以和議為名目,誘殺參與和談的阿伊努人首領,因此僅靠季廣的承諾,是無法說服阿伊努人進行和解的,因此季廣必須要有一個夠份量且中立的人物擔任仲裁者,因而這仲裁者的任務,季廣便委託蠣崎氏之主君,同時也是名義上蝦夷地和人真正的領袖及領主的下國安藤氏(檜山安藤氏)的當主安藤舜季身上。

下國安藤氏的領地蝦夷地的三個地域下國、上國、松前分布圖


而前往蝦夷地的安藤舜季,成功的調解仲裁阿伊努人與蠣崎季廣所代表的蝦夷地和人的紛爭,終結將近百年的蝦夷地戰亂,而也透過這次的「東公渡島」,安藤氏確定讓自己的二男湯川湊領主安藤茂季迎娶季廣的六女為妻室,而東公渡島也是「日之本將軍」的下國安藤氏自從康正2(1456)安藤師季離開蝦夷地後,睽違94年,安藤舜季成為安藤師季之後首位安藤氏家督再次踏上安藤氏的領地蝦夷地。

對於蠣崎氏及安藤氏來說,「東公渡島」都是具有有利可圖的政治行動。

首先對於蠣崎氏來說

(1)透過安藤氏的仲裁調解,成功的與阿伊努人和解,終結蝦夷地接近百年的和努衝突。

(2)透過東公渡島,使得蠣崎季廣成功與津輕北郡司喜庭秀信以及主君安藤舜季的次男安藤茂季聯姻,而茂季在日後繼承秋田的湊安藤氏,因而透過這次的政治事件,使得蠣崎氏與奧羽的武士領主們建立更深厚的關係,從中強化蠣崎氏地位的提升,此舉亦有助於穩定蠣崎做為蝦夷地的實質領主領袖的地位(而名義上的領主及蝦夷地和人領袖仍是下國安藤氏)

對於安藤氏來說
(1)透過安藤舜季渡海前往蝦夷地調解蠣崎氏等蝦夷地和人與阿伊努人的紛爭,等同承認安藤舜季做為「日之本將軍」的上位者,來調解和人與阿伊努人間的糾紛。

(2)由於永正9~12(1512~1515)爆發的庶野‧匌峙之亂導致松前大館的淪陷及蠣崎氏在蝦夷地的崛起,因此安藤氏在16世紀初期便對蝦夷地的控制減弱,僅只是名義上仍是蝦夷地之主及和人領袖,但是真正掌握蝦夷地政治的則是蠣崎氏,因此東公渡島的安藤氏當主親自前往蝦夷地,便有再次確認蝦夷地為安藤氏之領,以及蠣崎氏臣屬於安藤氏的主從關係的再確認。

而在未來的多年,蠣崎季廣、慶廣父子也多次以安藤氏的家臣身分,率領蝦夷地的和人援軍支援安藤氏在出羽等地的戰事。

(3)透過蠣崎氏與安藤舜季的次男安藤茂季的婚姻,以及安藤舜季將茂季送入湊安藤家,從中強化檜山安藤氏與湊安藤氏、蠣崎氏,對於檜山安藤氏控制分家及領國,具有實質上的好處。

即使是對於長期與和人敵對的阿伊努人來說,「東公渡島」也使得與阿伊努人成功與蝦夷地的和人和解,而從緊張的戰爭(但不代表貿易、交流因此完全中斷)關係,轉為和平。

故從上述的幾點來看,「東公渡島」是對於檜山安藤氏、蠣崎氏乃至阿伊努人皆利大於弊,三方受益的一場政治事件。

「東公渡島」的另一個實質的政治成果,就是確立了「夷狄商船往還法度」的制定。

由於蠣崎季廣改採與阿伊努人和解的溫和作風,因此根據《新羅之記錄》的記載,企圖與阿伊努人和解的季廣準備了為數不少阿伊努人喜愛珍藏的寶物,並將之送給阿伊努人,由於季廣並非笑裡藏刀的善意(與父祖的和睦名義誘殺阿伊努首領相比),季廣懇切的態度因此使阿伊努人大悅,甚至將季廣視為『神威德威』(kamuytokuy,可譯為親友神),因其誠摯恭敬之情,使得蝦夷地的走向穩定平和。

(:神威(kamuy)在阿伊努語有神的意思,而德威(tokuy)在阿伊努語則有親友、好朋友的意思,因此阿伊努人稱蠣崎季廣為神威德威,可以理解為親友神,或是神一般的好朋友。)

稱呼蠣崎季廣為神威德威的阿伊努人


更有勢田內(セタナ,Setanai,即是今日的瀨棚町一帶)的阿伊努人在族長波多志犬(ハシタイン,Hashitain)的帶領下,移居和人勢力範圍的上國天之川地區的郡內,由於上國地區屬於和人在蝦夷地勢力範圍的西部地區,因此波多志犬也成為西部的阿伊努人首領而被和人稱為西酋的酋長。


另一方面,志利內(シリウチ,Shiriuchi,即今日的知內地區)的知多蔣犬(チコモタイン,Chikomotain)及其族人則被和人稱為東酋及東酋酋長。

而為了確立與德山館西邊被稱為西酋的上國天川的阿伊努人以及松前德山館東邊的知內地區被稱為東酋的阿伊努人的貿易體制。

因此在蠣崎季廣之主安藤舜季的見證下,確立了與阿伊努人交易的商船往來的法律,而當中內容即包含從諸國(日本各州)商船中所課得的稅收除了上繳給蠣崎氏外,也必須將一部份分別交給波多志犬的西酋,以及知多蔣犬的東酋。

「夷狄商船往還法度」確立之後,和人與阿伊努人和平相處,並共同分享貿易及和平的果實,因而使得蠣崎季廣受到了阿伊努人的敬重,根據《新羅之記錄》記載,日後每當有阿伊努商船從西海岸南下前往松前與和人交易時,必定會在西酋所在的上國町的天川下帆休息並行禮及進行課稅,而東部的阿伊努人在沿者東海岸南下前往松前與和人交易時,也必定會在東酋所在志利內(知內)地區下帆休息並行禮及接受課稅

松前地區海岸,中世時代有許多和人及阿伊努人的商船在這遍海域航行及進行交易


可以說,歷經百年的和努衝突,在蠣崎季廣以及主君安藤氏的努力之下,和人與阿伊努人終於贏來和平共處,而使北方大地走向和平及商貿。甚至據傳在未來,阿伊努人還隨蠣崎慶廣,帶者阿伊努的弓箭及毒箭,渡海前往奧州,參與了九戶政實之亂的討伐。

蝦夷地與松前家族延伸閱讀文章
當新羅之子孫與阿伊努茅希利相遇系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