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2月14日 星期三

肛爆謀將的憂鬱 宇喜多直家死亡之謎?

文責:小編 陳家倫

2014年大河劇《軍師官兵衛》宇喜多直家(陣內孝則飾演)


說起宇喜多直家,其可謂是戰國時代下剋上的代表人物之一人,尤其是在家族遭叛,然後近乎白手起家的情況下,重新招集舊部,並侍奉及背叛主君浦上宗景,而最終在放逐浦上宗景後稱雄於備前,同時直家游移於毛利、織田兩大強權之間卻能安然無事,更是讓人稱奇,而在4年前的2014年的大河劇軍師官兵衛中,由陣內孝則所飾演的宇喜多直家,更是透過其精湛演技展現出宇喜多直家的梟雄形象。


2014年大河劇《軍師官兵衛》陣內孝則所飾演的宇喜多直家(右)
傳神的將宇喜多直家的梟雄形象演活


不過做為稱雄於備前(今岡山縣東部)、勢力並觸及美作國(今岡山縣北部)的小霸,直家仍有許多不明之處,值得我們探討,尤其是在其歿年方面,更是諸說,而他的死因又是如何呢?

大體上,直家的歿年可以分成天正九年(1581)二月十四日以及天正十年(1582)一月兩說法。

在記載直家去世的幾個資料中,對直家的記錄可謂是深淺不一。
當中《信長公記》僅提到:
(1582)121日,因為備前的宇喜多直家病歿,因而秀吉帶領宇喜多的家老們前來安土參見(信長),家老們向信長報告(直家病死)的經過,並獻上黃金百枚給予信長,而信長則認可宇喜多秀家繼承(宇喜多)家督,並賜給(宇喜多)家老們每人良馬一匹,家老們在一同向信長表達感謝之後便歸(備前)國。」

《備前軍記》則是對於直家之死記載道:
「宇喜多和泉守直家近來因為患病出現腫瘤的問題因而無法出陣,乃命浮田與太郎元家(宇喜多基家,直家侄子,生父諸說)及浮田七郎兵衛忠家(宇喜多忠家)擔任名代(代理人)於各地出陣,但是病情日益加重,而在天正九年(1581)二月十四日病逝。

但是由於嫡長子龜松在年幼之時便夭折,因而由九歲的次男八郎秀家繼承家督,而由於當時處於戰國之世,因此便隱秘直家之死,對外則繼續宣稱其生病,並未在城外舉行葬禮,遺骨也在岡山城東的東山,即是現在(岡山城)天守閣所在丘陵上埋葬,並在之後移葬平福院,並在堂內建立木像,而該木像至今仍存在。(指備前軍記成書的江戶時代)

在那之後由浮田與太郎元家負責處理國政及與鄰國交涉,一切一如直家生前,但是直家去世的消息自然而然的外洩了出去,因而引發(直家已死)傳聞。

隔年的天正十年(1582)正月九日,才首次公開直家去世之事,並拜託秀吉守護宇喜多家,由於當時八郎(秀家)仍年幼,因而以岡平內(岡豐前守)為名代(使者,秀家的代理人),在正月十六日時向信長進獻直家的遺物吉光的脇差以及黃金千兩,秀吉乃帶領岡平內前往近江安土城參見信長,並說明(直家病歿)事由及獻上遺物後,得到(信長)允許八郎繼承父親直家時代的全部舊領,(信長)並賜與擔任使者的岡平內良馬後,岡平內便回到岡山。」


宇喜多直家木像舊照,藏於岡山市內的光珍寺,但是毀於二次大戰時的岡山空襲




而同時代的毛利家臣中島元行所著的《中國兵亂記》中則是採用天正十年(1582)19日病歿的說法(內容下文詳述)

1.  若根據太田牛一所著的《信長公記》的說法,在天正十年(1582)正月二十一日時,攻略中國地區的豐臣秀吉帶領者宇喜多的家老們前往安土拜見織田信長。而宇喜多的家老們除了獻上黃金百枚給信長外,也如實的向信長報告了宇喜多直家病死的經過,信長在聽完之後,決定認可宇喜多直家年幼的兒子八郎(宇喜多秀家)為宇喜多家督,同時也賜與前來安土城的宇喜多家老們每人良馬一匹。

2.  若根據岡山當地的軍記物語《備前軍記》的說法,直家其實晚年便以長期患病在床,因此國政及戰事都交給弟弟忠家、及侄子基家擔任代理人協助處理,直家並在天正九年(1581)二月十四日病歿,但是或許考量當時與毛利氏作戰,而直家的嫡子八郎又年幼,未免人心不穩,因此秘不發葬,並將國政交宇喜多基家處理,直到隔年天正十年(1582)的正月九日,才向世人公告宇喜多直家之死。
而《備前軍記》中也明記在天正十年(1582)正月時曾派遣岡平內(岡豐前守)前往近江安土,並取得信長認可秀家擔任宇喜多家督,並在同年二月再次派遣重臣長船又三郎貞親出使安土,直家之弟忠家也前往播磨姬路感謝秀吉,並希望秀吉能夠當秀家的監護人保護秀家。


《備前軍記》,為江戶時代岡山藩士土肥經平所編著,描述備前國兵亂的軍記物語。
同書封為山陽新聞社所出版,柴田一編整的版本

儘管在細節部分有些許不同,《信長公記》及《備前軍記》大體上說法是一致且無衝突的,假若《信長公記》及《備前軍記》的說法皆為可信的話,那我們或許也能理解為何直家的歿年會有兩種說法。但為何直家死時要秘不發喪呢?

一來是上面所說的,宇喜多家由於正與毛利氏作戰,且毛利家也在直家背叛毛利家之後,多次攻打備前,儘管在天正七年(1579)的位於備前、備中國境的辛川之戰(位於岡山縣岡山市北區)中,宇喜多軍成功擊退毛利軍的入侵,但是宇喜多家與毛利家的緊張關係並未因此解除,而毛利氏直到直家死前,仍對宇喜多氏是一大威脅。

二來直家雖然有許多兒女,不過當中年紀較長者多為女兒,而雖有四名兒子(加妻室圓融院所帶來的養子桃壽丸(桃樹丸)則為5名兒子),但當時在世且年紀最大的二男八郎(秀家)不過九歲,故一但直家一死,八郎勢必無法親政管理宇喜多家臣。

第三,由於宇喜多家是下剋上攻滅浦上家而稱雄於備前,因此在宇喜多的家臣中,不少是宇喜多一族,如兄弟的六郎兵衛春家(晴家)及七郎兵衛忠家或是一族的富川(戶川)秀安、達安父子,或是在宇喜多攻滅浦上氏時,投降的備前領主,如伊賀、明石等。而後者在家格上本來與宇喜多家並未不同,僅只是因為直家的實力及魅力而降服在直家之下。

而當時的忠誠觀裡,武士的忠誠是隔代需要重新確認的,而為主家盡忠共存亡,更是世代侍奉的世代老臣家族才有此義務。(可參考站長的文章〈淺談戰國的主從關係)

宇喜多直家與備前的領主們的主從關係多始自於他一代而起,故一旦直家病歿,自然備前的領主們他們和宇喜多家的關係將淡化,除非重新對八郎(秀家)宣誓效忠,不然備前領主也是沒有義務要替直家死後的宇喜多家盡忠的。

因而在當時毛利氏威脅未減、羽柴(豐臣)秀吉所帶領的織田軍也尚未正式進入備前、直家的繼承人八郎年幼,且宇喜多家與家臣、領主們的關係又多是一代而起,確實可以讓人明白為何直家需要秘不發喪以安定人心。


宇喜多直家之子,八郎 宇喜多秀家 畫像


也因為直家的秘不發喪,因此可能卒於天正九年(1581)二月十四日病逝的宇喜多直家,直到隔年天正十年一月九日才正式向外公告直家之死,並在同年的一月二十一日由秀吉帶領下,前往安土向織田信長報告,或許就是在這層緣故之下,才導致了直家之死亡時間出現兩種說法。

那麼,直家的秘不發喪究竟是過度擔心,還是真有其必要呢?

其實在直家死後,儘管直家下令秘不發喪,但是直家已死的謠言便不斷流傳,這個謠言也傳入了當時毛利家的大將,毛利家的穗井田元清,得知直家已死的穗井田元清認為機不可趁,乃在直家死後數月派兵攻擊當時宇喜多家所控制的兒島郡,並於兒島郡八濱(位於岡山縣玉野市八濱町)的麥飯山築砦,企圖控制兒島郡,宇喜多軍因而以一族的宇喜多基家(直家侄子,生父諸說)率軍渡海前往兒島郡與毛利軍對峙,並最終在八月二十二日(或二十四日)於附近的大崎村(位於岡山縣玉野市大崎)的海邊爆發激戰,戰鬥的結果是宇喜多軍敗下陣來,基家更是當場戰死,儘管最終在富川(戶川)秀安等家臣的活躍下,不至於使宇喜多軍崩潰,而勉強的在兒島郡維持住勢力。


宇喜多直家的主要對手之一 穗井田(毛利)元清畫像


而在八濱之戰之前,宇喜多軍也多次與毛利軍在兒島郡及備前、備中國境乃至美作國交戰,而直家因患病而交給弟弟忠家及侄子基家指揮軍隊,故可以看出,自從天正七年(1579)宇喜多直家從毛利方倒戈到織田方後,毛利家對宇喜多家的威脅直到直家病歿前後都仍是一大威脅。

而由於直家秘不發喪的關係,因而也導致了在直家死後爆發的八濱之戰的時間點有多種說法,當中包含天正9(1581)八月以及天正10(1582)3月等兩種說法。

而筆者是比較傾向於在天正9(1581)2月,直家病歿後,毛利軍隨即在同年(1581)夏天發起攻勢的可能性較高。

另外由於直家一代而起,自其剋主浦上宗景到稱雄備前乃至死亡的時間不到10年,加上多數時間都將精力花在與浦上、織田乃至毛利等家作戰,因而直家一直無法好好整頓領內的制度,因此直家時代的領國統治,並不能算是特別優秀及制度健全,這點在他死後亦然,由於制度不全,而死後當主秀家又過於年輕,因此制度不全的宇喜多領的領主們常常因為年貢等問題發生衝突,即使是重臣之列的岡、富川等家便曾因年貢等問題,岡越前組與富川達安組發生糾紛,最後是秀家之母圓融院出面調解,方平息。


秀家之生母圓融院(笛木優子飾演),圖為2014年大河劇《軍師官兵衛》劇照


類似的因為年貢爭議引起的重臣紛爭也見於長船紀伊守及花房職之間,故我們可以看出直家死後的宇喜多家的制度並不能堪稱健全,而且充滿許多不和因素,而之所以能在這不健全的制度中穩定宇喜多家的統治,除了直家弟弟忠家以及妻室圓融院的努力外,更重要的就是秀吉及前田利家這兩位秀家的岳丈作為後盾支援年輕的秀家,而替宇喜多家的穩定起了作用。


宇喜多秀家的後盾 豐臣秀吉畫像


成年之後的秀家,自然也想要將宇喜多家的制度導向健全,因此啟用了長船紀伊守以及中村次郎兵衛等一批家臣做為秀家的直屬奉行人來主導國政,企圖將宇喜多家政制度走向健全。


宇喜多秀家的岳丈及後盾 前田利家畫像


但如前所述,宇喜多家乃是直家一代而起,本身與備前其他領主在地位上相異不大,而直家以來的宇喜多家政的制度也談不上健全,因此在秀家的兩大後盾秀吉、利家相繼病歿後,不滿的宇喜多家臣們隨即發難,因而引發關原之戰前夕,導致宇喜多家走向弱化的「宇喜多騷動」的爆發。


宇喜多騷動中,帶頭反抗秀家的宇喜多重臣之一人 浮田左京亮(宇喜多詮家)


從上述直家死後的發展來看,可看出直家的擔心,恐怕並非是杞人憂天。

那麼談完直家的歿年以及秘不發喪的問題,我們再來談談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直家的死因為何?

從上面的《信長公記》及《備前軍記》我們會發現,《信長公記》對於直家的死因並沒有詳述,僅是說明直家因患病而死

《信長公記》
(1582)121日,因為備前的宇喜多直家病歿,因而秀吉帶領宇喜多的家老們前來安土參見(信長),家老們向信長報告(直家病死)的經過……(下略)

而備前軍記雖然沒有明確的說明死因,但是對於直家死前的敘述則較為仔細,當中提到直家在生命的最後2-3年,即是倒戈到織田家前後便已經為疾病所苦,因而都將戰事委託一族處理,而對於他的疾病則明確提到,直家煩於腫瘤的問題。

《備前軍記》
「宇喜多和泉守直家近來因為患病出現腫瘤的問題因而無法出陣,乃命浮田與太郎元家(宇喜多基家)及浮田七郎兵衛忠家(宇喜多忠家)擔任名代(代理人)於各地出陣,但是病情日益加重,而在天正九年(1581)二月十四日病逝。……(下略)

大河劇《軍師官兵衛》中的宇喜多忠家(大竹周作飾演),大河劇中直家曾稱病而派遣弟弟忠家當代理人出席戰鬥。
實際上直家晚年也確實曾因為疾病纏身而委託弟弟忠家於戰事中指揮軍隊。



另一方面《浦上宇喜多兩家記》則對直家的死因提及到是因為「下血之疾」的疾病導致直家死亡。

那麼是否還有其他資料顯示直家可能患得的病因的說法呢?

由備中國出身,並曾與宇喜多直家作戰的毛利家臣中島元行曾著書《中國兵亂記》回憶自身的戰爭體驗時,對於宇喜多直家之死便提到以下內容:
 《中國兵亂記》
「備前國主宇喜多和泉守直家近年患病並似乎有所惡化,特別是在天正九年(1581)冬天開始便有大量出血及面容惡化憔悴的傳聞,但是並無法確認消息的真偽。

同年十二月,御野郡濱野(今岡山縣岡山市濱野,當時是旭川的出海口位置)的飢人(拾荒者)每天早上都撿到有大量血跡的絹物並賣出,因而引起備中(毛利方)的侍大將起疑,因而注意到直家所患疾病可能有大量出血的病徵,並在之後特別關注同件事,但是在天正十年(1582)正月九日,便不再有出血的絹物出現,而備中派來的目付(監軍)也收到直家病歿的消息,而在詢問從備中派遣的一宗的僧侶之下,得知(直家)於天正十年(1582)正月九日病歿,法名涼雲星友居士,並秘葬於(岡山城內)的平福院,且沒有進行喪禮及法會。……(下略)


《中國兵亂記》是中島元行在晚年的元和元年(1615)時,為了讓自己功績為子孫所知,而寫下的戰爭回憶錄,儘管內容上來看,仍有一些錯誤,且已是直家死後34年後所寫,因此考量回憶的正確性等問題,並不能說完全正確,但由於是同時代,且曾與宇喜多軍作戰的武士所寫的回憶錄,因此仍有一定價值,並不能完全否定。


《備中兵亂記》被認為是備中的三村家舊臣描繪三村家的興亡的軍記物語,
同書封為山陽新聞社之出版品,由加原耕作編整,並收錄中島元行所著《中國兵亂記》


若從上面《中國兵亂記》的記述,我們則會發現,毛利方當時對直家的認識可能要到天正十年(1582)19日才得知直家病歿,但由於前述《備前軍記》所稱的直家極有可能在天正九年(1581)214日死後下令秘不發喪,直到隔年19日宇喜多家才公開死訊,因此也不能排除因為這緣故,導致中島元行對直家的死亡日期有了上述的認知。

然而在中島元行的《中國兵亂記》中,卻明確指出直家患病的消息似乎早為當時的外人,包含敵人的毛利家所知,甚至是得知了直家極有可能病癥是大量出血,並因為每天早上都會有絹物在岡山城所在的旭川的下游被拾荒者撿起來販賣,而引起毛利家猜測,並在絹物消失後,讓毛利家推測直家已死。

另一方面,《備前軍記》中也曾經提過直家死後宇喜多家秘不發喪封鎖消息,但是卻在不久之後,直家之死的消息慢慢傳開,而在城下引起傳聞,雖未直接與中島元行的《中國兵亂記》呼應,但卻也與《中國兵亂記》中直家長年患病,以及因為旭川的絹物消失而導致直家死亡消息日漸傳開、乃至秘葬平福院等消息有幾分相似之處。

雖然直家之死亡年代,或許還有檢討空間,但是綜合以上所述,則直家在死前幾年可能苦於腫瘤的問題,並且有每天大量出血而臥病在床不能參與戰陣,加上「下血之疾」的說法,因此目前亦有人推測,直家極有可能在晚年苦於肛門癌的問題,並因為腫瘤問題導致每日大量出血,最終也在天正九年214日,亡於肛門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