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2月29日 星期五

當新羅之子孫與阿伊努茅希利相遇-淺談蝦夷地與松前家-

文責:小編 陳家倫
相責:小編3森長定
武田(蠣崎)信廣
蠣崎(松前)家族之祖


說起北海道與戰國時代,大家可能會第一個想到的即是松前(蠣崎)家族及阿伊努人。

如果玩過信長之野望的玩家可能每次都會記得北海道最南端的渡島半島其實只有一個大名蠣崎(松前)家族。

但是其實在14世紀以來,真正稱霸該地的家族是北方之雄安藤(安東)氏,蠣崎氏的祖先最初也不過是安藤氏的一介代官,但是因為安藤氏在15世紀中期時為了支援在出羽的分家而率主力離開蝦夷地(北海道)前往出羽國,而在之後的幾十年有了武田氏(蠣崎)家族的崛起。

而細談武田(蠣崎)家的發展史,若我們根據松前藩的松前景廣(松前(蠣崎)慶廣六男)所寫的家史(藩史)《新羅之記錄》的說法,其祖先是來自若狹武田家的分支的武田信廣。

如前所述,安藤氏在14~15世紀時,稱雄於今日的青森縣的津輕半島、下北半島及北海道渡島半島一帶,這一地區當時被稱為「日之本」(意指日升之地),當時自稱為「日之本將軍」的下國安藤氏以位於今日青森縣的十三湊港(今青森縣五所川原市)為中心,掌握住了日本海龐大的貿易秩序。

而安藤氏的船隊,可從日本本州最北的陸奧十三湊港觸及到鄰近京都的若狹國及越前國,甚至是在若狹國也能找到與安藤氏修復寺院羽賀寺(今福井縣小濱市)的資料,證明當時日本海貿易之發達確實可能使日本當時最北端的十三湊的下國安藤氏的交流範圍直到若狹國,因此儘管我們已無法證實是否武田信廣真的來自若狹,但只能說並非不可能。

而武田氏的發跡,則必須從阿伊努人胡奢魔犬與和人在康正2(1456)所爆發的戰鬥開始說起。由於南部氏的崛起,使得下國安藤氏在青森縣等的北東北地區的勢力走向衰弱。

下國安藤氏的安藤師季(政季)1454(享德3)離開了津輕地區並逃往當時被稱為蝦夷地的北海道道南地區的渡島半島,和人在當時於此地建立了被稱為「道南十二館」的多個和人的根據地,並奉下國安藤氏的安藤師季(政季)為主。

但是在這時刻,和人卻與阿伊努人爆發衝突,在當時有一位阿伊努的年輕人,來到和人的據點跟和人鍛冶匠購買短刀,但是年輕人卻與鍛冶匠針對短刀的價格及品質談不攏,最後一言不合之下,阿伊努人遭到憤怒的和人鍛冶匠刺死,從中埋下了阿伊努人與和人衝突的伏筆。

阿伊努人,為今日日本東北 北海道一帶以及俄羅斯境內的千島列島與庫頁島等地的原住民。也是日本及俄羅斯的少數民族之一支。


而由於與南部氏的戰爭持續,南部氏並進攻位於出羽秋田湊(今日秋田縣秋田市)的安藤氏分家,安藤師季乃率領主力部隊在康正2(1456)出發南征出羽救援同族,之後並在出羽國檜山(秋田縣能代市)定居而成為檜山安藤氏之祖。

或許是看中安藤師季率領和人主力的離去,阿伊努首領胡奢魔犬乃在同年率領道南地區的阿伊努族人攻擊和人的各館,引起阿伊努人與和人的全面衝突。

而在遭到阿伊努人攻擊的和人,據傳當時十二館被攻下了十館,可謂是處於絕對劣勢,但寄宿於花澤館主蠣崎季繁之下的武田信廣率領和人對抗阿伊努人,不但成功地反擊,並傳武田信廣親自射殺了胡奢魔犬父子,扭轉了頹勢。

道南十二館 位置圖
(圖取自維基百科)


松前(蠣崎)氏家紋
最終武田信廣因為他在領導對抗阿伊努人的戰爭上的活躍,因此成為蠣崎氏的女婿,而成為我們後世所稱的戰國時代的蠣崎氏與江戶時代的松前氏之祖。

蝦夷地這個和人與阿伊努人的交界地帶,就如上述所言充滿者不同民族間的交流及衝突。松前景廣所寫《新羅之記錄》中即特別強調祖先們如何在對抗阿伊努人的戰爭中發跡及領導和人。

但是實際上透過現今的考古研究,我們其實會發現,在北海道的和人城郭中,也能找到阿伊努人活動的蹤跡,甚至是在蠣崎家的根據地勝山館中,也能發現阿伊努風格的墓地,故我們可以判斷和人與阿伊努人在這時候不是單純的衝突對立的狀態,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持者交流及貿易。

那怕是一直強調先祖領導和人與阿伊努人對抗的蠣崎家族,真相恐也不是一直與阿伊努人對立,而是在這邊境多元之地中,衝突與交流是並存而非平行的。

武田信廣的子孫,以蠣崎氏之名在蝦夷地發展,在文明5(1473)時,將居館移到勝山館(今上國町),而當時做為安藤氏的領地,安藤氏將蝦夷地分為上國、下國、及松前三個地域並派遣守護(代官)負責管理。

蠣崎氏在安藤氏之下,以安藤氏代官身分擔任上國守護,更在信廣之子蠣崎光廣的時代,於永正11(1514)移居松前大館,並成為松前守護,成為身兼安藤氏蝦夷地的上國、松前兩地守護,並是蝦夷地中勢力最強的和人家族。

松前大館(德山館)遺址
戰國時期蠣崎氏的居城所在,現為德山大神宮之神社。


不過即使是如此,蠣崎家族崛起不代表他脫離安藤的影響,在1530年代左右的戰國前期,我們仍是能看到根據地在出羽的安藤氏能夠指揮蝦夷地的武家蠣崎家族等,甚至在出羽國的安藤氏的戰爭中,也能看到從蝦夷地渡海來到出羽支援的蠣崎氏武將。

真正讓蠣崎(松前)家族走向獨立擺脫安藤氏的影響,則必須要等到豐臣秀吉統一天下之後,蠣崎慶廣趁安藤氏當主安藤實季年輕經驗不足的情況下,運用政治手段成功的與主家安藤氏切割,讓豐臣政權承認蠣崎家的獨立性及對蝦夷地的控制。

安藤實季像(福井縣小濱市羽賀寺藏)


蠣崎(武田)家族經歷了信廣、光廣、義廣、季廣及慶廣五代將近150年的發展,最終擺脫了主家安藤氏,並成為得到中央政權豐臣政權及日後德川家康所建立的幕府政權所承認之蝦夷地的和人共主。

之後的蠣崎家族改姓松前,並在江戶時代成為日本三百藩中最北的一個藩松前藩,也成為與北方蝦夷地的原住民阿伊努人接觸的急先鋒。

在江戶時代,松前藩靠者在蝦夷地各地建立的貿易據點及蝦夷地的特產,而大賺一筆,使其即使粒米不產也有五萬石大名的實力,甚至松前藩還把這些貿易點的特權做為知行封給家臣。

而江戶時代的兩百多年,松前藩所代表的和人勢力不斷的向北擴張及建立貿易點,也因為這樣與阿伊努人發生過許多衝突及和人對阿伊努人的剝削及侵犯,儘管阿伊努人曾經武力對抗,但最終還是在松前藩設宴誘殺諸酋長或是使用鐵炮(火槍)鎮壓之下失去抵抗能力。

但真正讓阿伊努人失去抵抗能力及文化的時代,不是江戶時代,而是明治時代的拓殖,明治政府對阿伊努人的強力控制及和人的大量有系統性的拓殖,徹底的改變了蝦夷地(北海道),使阿伊努人遇到毀滅性的打擊,但那又是後話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