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預習:戰國北奧羽的三強鼎立序說



戰國時代末期的北奧羽地區(今.青森縣全境、岩手縣下閉伊郡至秋田縣能代市、秋田市一帶)出現了一個橫空出世、打破僵局的人物,他就是被後人稱為「津輕風雲兒」的津輕為信。為什麼說他「橫空出世」呢?他又打破了什麼僵局呢?接下來需要說明一下。
室町時代至戰國時代的北奧羽地區在史料上可知者少之又少,甚至當地各方勢力的根本情報,例如當家繼承過程,以及具體的軍、政行動都難以具體掌握。史家們很大程度上需要利用後來江戶時代各個有關係的藩的編纂史料為基礎,再作史料學的檢討及批判,小心利用及引用。
那麼,津輕為信嶄露頭角時的北奧羽究竟情勢是怎樣的呢?首先要介紹一下當中最重要的三家人物。
第一是「北奧之雄三戶南部家第二十五代當家.三戶晴政一般的遊戲都會稱他為「南部晴政」,但事實上當時的南部家有所謂的「九戶四家」的諸個分家及準一家,當中代表的勢力是晴政出身的三戶南部家,以及八戶南部家。在室町時代,南部諸家分佈在盛產良馬及鐵材的糠部郡(今.青森縣下北半島至七戶町、十和田市一帶)大半個地區,以及久慈郡及閉伊郡一帶,掌握著南奧羽北上到下北半島的陸路幹道,以及下北半島段的陸奧灣通往蝦夷地(今.北海道松前町)的海運港口。
三戶家雖然屬於南部家的嫡流,但起初卻是被庶家的八戶家壓住,到了室町時代中期,三戶家在中興之祖南部信長及政行父子的崛起下,才得以凌駕八戶家,開始成為名符其實的南部諸家的代表。
三戶晴政的史料雖然也不多,但從可信的原始史料上,他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獲室町幕府將軍賜與名諱的當家,證明他在室町幕府的地位及印象絕對不低。南部家之所以能夠興盛,全靠先祖.三戶政行早在室町時代中期1430年代與鄰國的津輕安藤家(後來的秋田安藤家的先祖)爭奪蝦夷地的貿易主導權,以及北奧羽最大的貿易港.十三湊而發生武裝衝突,三戶政行以壓倒性的優勢將安藤家趕至渡島半島(今.松前町),迫使安藤家要花近五十年時間才能重新振作;而南部家則因此而差不多將整個北奧羽的大半,大概是今天的青森縣都穩拿到手中。
1460年代的南部家已經進一步向內陸南部的仙北郡小野寺家進迫,意圖一舉強化在北奧羽大地的獨強優勢,甚至獨力打通日本海、津輕海峽以及北太平洋海岸的陸路通道。不過,安藤家的復仇劇也就在這時候急速開展,先是在蝦夷地繼續與南部家對抗,後來再看準機會在南部家與小野寺家發生衝突前後回到出羽國的野代,更深入鹿角郡,一步一步向南部家進行反攻,結果,南部家的野心大計還是受到了打擊,不得不退回糠部郡,以西端的山邊郡為前線,繼續與成功復活的安藤家周旋。
在這背景下,三戶晴政執政時的主要焦點是南進政策,將北邊的防衛留給最強大的分家八戶家,自己則全力1540年代至1560年代向南方的岩手郡進發,首先將盤踞在那裡的雫石戶澤家趕到出羽角館,接著又向更南的稗貫郡、紫波(斯波)郡進迫,與那裡的稗貫、志賀等家對決。不過,這時候便出現了一個麻煩的對手,那就是在當時迅速崛起的安藤家後代下國愛季。
下國愛季乃津輕安藤家的子孫,被南部家打敗,再回到本州前後,分成兩大支系,一是湊安藤家,另一系便是愛季出身的下國安藤家。 起初湊家在出羽北端的秋田郡利用日本海航運最北端的秋田湊 (今.秋田縣秋田)為據點,重建安藤家的力量及影響力,而下國家則在更北面的內陸地區向位處北奧羽交界的鹿角郡挺進,最終與另一邊的三戶晴政踫頭,而且迫使他只能往南發展,不能再向出羽國方向打主意。
而且,愛季趁著同族的湊家在1570年代初沒有子孫繼承位置,立即把自己的弟弟茂季送到湊家當養子,實際上完成了兩家安藤家的統一,一舉改變了北奧羽的勢力均衡
而另一邊的三戶晴政則因為晴政只有女兒,遲遲沒有生出子嗣,出現了政治危機。加上南部諸分家雖然以三戶家為盟主,但仍然具有極大的自主權,跟三戶家與其是君臣,還不如說是結盟的同族而已。後來晴政雖然老來得子,但這個兒子在十三歲時得天花而死,政治危機又再出現,最終晴政兩個女婿—石川家出身的石川信直(長女婿)與九戶家的九戶實親(二女婿)站出來爭奪晴政的繼承人候選之位,更引發南部諸家各派系間持續近十年的分裂及冷戰。
當時還稱為「大浦為信」的津輕為信就是在這個時候冒出來,在元龜二年(1571),為信攻擊了鎮守大佛鼻城的石川高信(信直之父),迫使高信兵敗自殺。為求自保,為信立即聯絡與南部家有宿怨的下國愛季一起牽制南部家遲早到來的鎮壓。
南部家卻因為晴政繼承人的問題產生嚴重內訌,根本無法組織大軍找為信算帳,錯失時機下,為信繼續向山邊郡一帶擴張,將原本是南部家西部的前線化為自己的天地。不止如此,津輕為信穩住陣腳後,更反過來與下國愛季為敵,在天正六年(1578)將愛季的岳父,也就是名門浪岡家滅掉,更重施故技,跟與下國愛季爭奪出羽由利郡控制權的大寶寺義氏聯手夾攻愛季。雖然最終大寶寺義氏於天正十一年(1583)被家臣暗殺而死,但下國愛季也在數年後的天正十五年(1587)病故,隨即出現家中內鬥,對津輕為信穩住草創的霸業已不再構成威脅。
在「以下犯上」較為少見的奧羽,出現津輕為信看準時機,一舉在二十年內打破百年間安藤、南部兩強對決的長期局面,除了因為三戶家的內亂製造良機外,安藤家的統一改變了勢力均衡,也是重要的客觀條件,加上為信一直善用遠交近攻的方式,在利用與牽制之間拿捏的恰到好處,也是為信成功的主因。

本文章節錄自七月出版的拙作《日本戰國織田時代史》「奧羽縱橫」之中,詳細內容,敬請密切留意拙作的相關章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