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

最上義光櫻花物語(一)-血染之櫻花與白鳥長久

文責:小編 陳家倫
圖責:站長
表責 站長


山形城的護城河與櫻花



進入4月,日本東北地區也進入櫻花季節,說起花與日本,除了代表皇室的菊花之外,外國人提起日本與花,最先想到的總是櫻花,而在戰國時代中,也有不少武士有與櫻花相關的故事流傳下來。

而今天我們要提的,就是關於山形的大大名,最上(山形)氏中興之祖最上義光與櫻花的故事。


最上義光(山形義光)騎馬像


說起最上義光與櫻花的故事,便可以提到兩則故事。
第一則是有關於最上義光與白鳥長久的故事。
第二則是有關於最上義光與野邊澤城主野邊澤滿延的故事。


白鳥(十郎)長久 出羽谷地城主,為反義光國人眾之一員
(圖為遊戲 信長之野望大志之白鳥長久)


首先關於第一則故事,時間點是發生在天正12(1584)的時候,在當時,最上義光苦於對付鄰近的天童、寒河江以及白鳥等家族的反抗,這些家族自從10年前的天正最上之亂時,在父親義守與之敵對導致山形家內亂的情況下,上述家族便與義光關係打壞,即使最終義光成功的使起兵反抗自己的父親義守屈服,但是義光與包含上述三家在內的鄰近領主的關係仍因此打壞,因而在之後數年一直斷斷續續維持和戰關係。


天童城遠眺反義光國眾勢力範圍
圖近處為天童氏所領的天童市,圖遠處左方為寒河江氏領有的寒河江市,圖遠方右邊為白鳥長久領有的河北町




而之所以天童等家可以對抗最上義光這麼久,除了當時義光的實力仍不強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庄內的大大名大寶寺義氏的支援,儘管大寶寺義氏沒有直接派兵與最上軍作戰,但是還是在一定程度上支援反義光的領主們。

但是隨者天正11(1583)大寶寺義氏為家臣前森藏人(東禪寺氏永)所殺害,庄內隨即陷入不穩定,因而大寶寺對於反義光領主們的支援也趨緩。

而就在這個時機點,據傳最上義光決定趁勢處理天童等領主,而當中的谷地城主白鳥長久做為反義光的領主之一,據傳義光當時9歲的長子義康,也可能是他的女婿,而義光由於忌憚於白鳥長久,因此在天正12(1584),義光佯稱重病,且情況嚴重,因此想請自己的嫡子義康的岳丈‧白鳥長久共商自己死後的後事及義康之事。


最上義光的嫡子 最上義康,傳也可能是白鳥長久的女婿


得知義光重病的消息的白鳥長久,不疑有他,馬上便決定要前往山形城探視最上義光,因而告知山形稱「近日將前往山形探視義光」,數日後,白鳥長久果真前去山形城。


山形城本城入口


來到山形城的白鳥長久,隨即前往義光的居室探望病榻中的義光,而據傳最上義光在病榻之中,便趁者白鳥長久接近之時,從地板中抽起預先藏好的太刀當場斬殺了白鳥長久,義光的家臣們並在隨後一窩蜂地殺害陪同白鳥長久前來山形的家臣,而據傳白鳥長久此時被義光所刺而濺出的鮮血染上了附近的櫻花,因而留下了山形的「血染的櫻花」的典故。


山形城之櫻花


而在親手暗殺了白鳥長久之後,最上義光隨即發兵攻打白鳥長久的領地,群龍無首的白鳥家臣們,乃只能與鄰近的領主寒河江氏聯手,兩軍於中野原與最上義光軍爆發激戰,同戰中,寒河江家督寒河江堯元的親弟弟橋間(羽柴)勘十郎賴綱驍勇善戰,但是隨者勇將橋間賴綱的戰死,寒河江、白鳥聯軍隨即崩潰,最上義光也因此平定了兩家,寒河江家督寒河江堯元亦在中野原之戰戰敗之後見大勢已去,而切腹自刃。

這些記述,尤其是關於白鳥長久遭到暗殺的過程,很大程度上,是見於後世江戶時代的軍記物語如《最上記》或是《奧羽永慶軍記》,然而抽絲剝繭觀察當時候的史料,我們並沒有辦法找到證據還原最上義光暗殺白鳥長久的過程,也無從得知是否白鳥長久真如軍記物語等的記述一樣,是義光的嫡長子最上義康的岳丈。


《最上記》現代日語譯附原文
最上義光歷史館發行



《奧羽永慶軍記》


且關於「血染的櫻花」的部分更是連上述江戶時的軍記物語中看不到相關典故,而開始出現「血染的櫻花」更是在明治後期、大正初年的出版物中才雨後春筍般的出現,因此其實這典故,恐怕只是百年以前,人們的創作,而非事實。


最上氏與鄰近勢力關係圖,天正10年(1582年)時




然而從相關得史料來看,最上義光在天正12年,確實是出現了飛躍性的發展。

最上氏與鄰近勢力關係圖,天正12年(1584年)10月後



儘管我們無法確認最上義光是用何種手段肅清了白鳥長久,但是最上義光在當年暗殺了白鳥長久應是不爭的事實,而在解決完白鳥長久之後,最上義光也確實陸續攻克白鳥、寒河江等家,更成功拉攏了天童派的領主野邊澤滿延加入自己陣營,而使得天童氏在孤立無援之下,為最上義光圍攻天童城,年輕的城主天童賴澄最終也因為不敵而敗走奧州投靠母親娘家國分氏。


天童城天童古城城山之愛宕神社


因而雖然說故事與傳說的內容不能輕易相信,但我們也只能說,山形當地的鄉土故事提及的「血染的櫻花」傳說也相對的深植人心及加深義光形象的刻畫。


山形城之櫻花


而深植人心這一點即可從站長自身的經歷談談,在站長造訪山形縣河北町的時候,也曾經與當地的耆老們對話,耆老們對於河北町當地曾經的「お殿様」白鳥長久的故事都耳熟能詳且能馬上說出,甚至是說到「如果白鳥長久沒被暗殺的話,今天我們河北町就是山形的中心地帶了。」等等,足可想見,鄉野傳說的傳奇對於人們,特別是在地的人們的印象影響有多大。


山形城之夜櫻與護城河


另外再談最上義光與白鳥長久的櫻花故事之後,我們也談談山形城(霞城公園)的櫻花,山形城做為山形市重要的城堡舊址及公園地,一直以來也是山形甚至是日本知名的賞櫻聖地,每到春天櫻花綻放的季節時,沿者護城河及鐵路沿線的山形城二城土壘,總是開滿了櫻花,形成一美不勝收的美景,但是當然這些種植在山形城土壘上的櫻花,自然不是戰國時代甚至江戶時代的產物,實際上這些櫻花樹是在一百多年前的1905年前後,為了慶祝日俄戰爭的勝利,方才種植下去,也經過多年的呵護,最終也造就了山形城春日的櫻花美景,也應該是在這背景之下,造就了「血染的櫻花」的故事的出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