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小特集:加藤清正.石田三成與小西行長—恨從何來?—


日前我們已經談到,豐臣秀吉手下的勇將加藤清正在侵朝戰爭的獵虎故事虛實以及它的餘波未了。今次繼續談一下有關他跟石田三成與小西行長的關係。

從現時的資料來看,雖然同是從小跟隨秀吉的家臣,但在史料很難確認其中的清正與三成,還有福島正則一起行動的痕跡,比起早在戰場上馳騁的清正與正則,三成與商人之子出身,與傳教士交情深厚的小西行長則在其他方面為秀吉效力,因此我們現在已很難想像他們的交情有多深。

天正十四年的肥後一揆被鎮壓後,清正與行長獲得分有肥後國(今·熊本縣),清正得北半部,行長得南半部,這是秀吉為出兵朝鮮作的安排,從那時候起,清正與行長之間才真正的開始有所聯繫,也因此埋下了對立的伏線……

客觀來說,侵略朝鮮是一個不義之舉,但對於當時奉命出兵的大名,尤其是從小得到秀吉照顧的豐臣家武將來說,為秀吉賣命奉公就是唯一的正義。但與此同時,面對大權在手、喜怒無常的秀吉,如何能否保住手上的地位和權力,也是一個難題。因此,拚命的證明自己的忠誠便成為唯一又最可靠的方法。

然而,當眾人都這樣想的時候,各自的「正義」便會產生踫撞,以至對立。清正與行長作為入侵朝鮮的兩員主力,在登陸後便很快向朝鮮王國的腹地挺進。行長佔領了平壤,清正拿下東北角的重鎮會寧,而且生擒了逃到那裡的兩名王子及一些皇族。

他們都迫不及待的要讓這些軍功很快傳到秀吉的耳邊去,而當時也開始明顯出現了裂痕。事緣清正本想親自把王子押到名護屋,獻給秀吉,以證明自己的忠心,同時由於自己駐紮的東北部地區離明朝本部邊境遠,不利自己繼續入侵明朝,於是又向秀吉要求調去行長等人所在的平壤地區。結果還沒來得及秀吉的回覆,小西行長等已經在平壤敗給了前來增援救命的明軍。

這裡又出現了新的矛盾,行長雖然保不住平壤城,而且被指只顧撤退,沒有援護友軍,但事後並沒有受到責罰,而同時從開城後退到漢城(今·首爾)的主力軍雖然及時聯繫還在東北邊境的清正等人撤退,但求功心切的清正到了最後關頭才決定後退,帶著王子回到漢城後仍然主張出擊,以攻為守,但被主力軍(石田三成、宇喜多秀家、小早川隆景等)拒絕。

站在清正的立場來說,這無疑是等同斷送了自己表示忠義的機會,於是清正便開始向秀吉直接報告,並且表明自己的表現遠比在平壤敗北的行長好很多。不過,清正求功心切的行為卻惹來主力軍諸將的不滿,尤其當明朝大軍大舉攻擊平壤,使得小西行長大敗而逃時,本以為可以長驅直進,一舉入侵明朝的日本諸將領立即產生巨大的動搖,各種誇張夾雜著恐慌的消息相繼傳出,如在朝的日本將領開始估計明軍動員數十萬來反擊等。

因此,我們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守不住平壤的行長絲毫沒有受到處罰,反而因為得知平壤失守而撤退的大友吉統卻被秀吉沒收領地,而一眾在漢城的主力軍也沒有責怪行長,反而認為是深入朝鮮東北邊界的清正驚動了明朝,於是加速了明朝派兵來救。日本軍當時早已困在不安之中,而一直負責交涉的行長是不可或缺的存在,這也成為行長的護身符。

這個看來極不公平的處置背後,其實不能只以三成等軍監與行長勾結來理解,尤其是三成及行長比清正更先得知明軍底細後,包括他們的主力軍早已萌生了和意,也力勸秀吉不要親自來朝鮮,相反加藤清正仍然堅守秀吉的理想,一直希望能早日實現秀吉「入明」的計劃,於是主和的行長、三成與主戰的清正之間的裂痕也越來越深。

其實,三成與行長的交流我們所知不多,但集中在侵朝戰爭來說,主和的兩人很快便結成同盟,也視清正為危險份子。三成更與同在朝鮮作戰,一直關係良好的島津義弘、家久(忠恆)父子與行長形成一個推動日、明和解的派別。

而在日本國內,在政權默許的情況下行長掠奪了與清正接壤的邊境領地,這也是後來清正在關原之戰一開始便猛攻小西領地的一個主因。

到了後來,隨著主和的聲音越來越強,一直負責外交的小西行長作為日本的外交代表,與明朝的沈惟敬展開談判,最終雖然明朝與秀吉之間對於「和解」的理解有巨大矛盾,因而導致和談破裂,第二次侵朝戰爭再開,但行長作為長期的外交擔當,又已與三成結成同盟,自然地位沒有受到影響,但這種安排則使徒費勞力而獲得不了秀吉獎勵的武將們不滿,這種憤懣也慢慢集中到三成等數個奉行以及行長身上,至此,關原之戰的基本對立構圖已大致成型,行長後來支持三成,清正支持家康的結果也十分順理成章。

這裡我們雖然只集中在看清正、三成及行長三人的對立關係,但不難發現的是這個對立關係,以及由這種關係帶動的關原之戰,其背後的遠因與秀吉在協調各家臣的問題上做不好有莫大的關係。尤其在戰爭中期開始,秀吉對於戰場的情況的掌握已經越來越倚重軍監,即三成等奉行為首的主和派的報告及意見。即使和談失敗,也沒有處置居中協調的小西行長等人,而且堅持繼續軍事行動,可以說當時身心俱疲、行將就木的秀吉早已經不能作出綜合的判斷,也沒法在死前及時平息危險的火種,最終這個隱憂在他死後便隨之爆發,並且一步一步摧毀了自己建立的天下,斷送到坐收漁人之利的家康手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