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宰相殿之空便當



這是有關關原合戰時毛利秀元的故事。故事說東西軍在關原開戰,佈陣於關原東面入口的西軍部隊,上南宮山催促大將毛利秀元下山參戰,但不願加入戰團的吉川廣家在山腳擋住了路,秀元感到無奈,只好對來使說「現在兵士正在用餐」,推卻了出兵邀請。



這個故事出自《編年譜》一書,現在幾乎已成定說,甚至是家傳戶曉的故事。但《編年譜》到底是甚麼史料,它的可信程度有多高,卻又說不上來。



就故事內容而言,其實沒有犯駁的地方。毛利秀元有意加入戰團,而吉川廣家態度曖昧,不願攻擊德川,一切都符合後世人的普遍印象。然而若果細心研究當時狀況,便會發現事實並非如此。關於這部份,以後有機會再撰文探討。



而宰相殿之空便當這個故事,其實還有另一個出處:佐佐部一齋的《蟷螂之書》(他著有「佐佐部一齋留書」,分「天」、「地」、「人」三冊,《蟷螂之書》屬第三冊。以下故事收錄於《關原陣輯錄》)。



由於秀元對和解之事毫不知情(編按:應指毛利輝元交出大坂城之事),因此秀元跟與之友好的天野元政(毛利元就之子)一起撤退。此時,正在趕往瀨田的後軍快馬加鞭追趕過來,於是秀元等人到海道山上的平地,假裝讓士兵吃便當,並讓手下在道路入口看守,對來者表明這裡是安藝宰相(編按:毛利秀元)的陣地,對路過的人都裝著懷疑為敵軍,借故打發,及後到達勢田時,東軍的先鋒隊派使者來請秀元參上,元政則上前說『那應該讓秀元在決定(何時參上)之前在此暫留,秀元已表示今次的事他並不知情,並希望貴方留下知情之人,當他明天到達大坂,得到輝元指示後,自當參上』秀元看到元政的周旋後,就覺得有一線生機,於是就按元政所言到達大坂,向輝元報告了這次的事以及『草津的空便當』的始末,並且得到東軍讚許之事。」



佐佐部一齋是毛利家臣(一說是宍戶家臣),《關原陣輯錄》記述他這部《留書》寫於明曆元年(1655年)八十一歲之時,倒算起來,即出生於天正三年(1575年),關原合戰時二十五、六歲。除了生卒年之外,關於佐佐部一齋的事跡沒有任何記錄,但其《留書》的內容,跟其他史料的內容吻合,故此被日本學界視為可信度高的史料。推測其人在關原合戰時正身在陣中,故此有第一身視角的描述。可惜這份史料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所以讓《編年譜》版本的「宰相殿之空便當」流行了這麼久,而沒有人發出質疑。



那麼,我們要提出的問題是,如果佐佐部一齋的說法屬實,那麼開戰時在南宮山上的毛利秀元部隊到底在做甚麼呢?是否有意下山參戰但被吉川廣家擋路呢?如果不是,又是怎樣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