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

真說「沖田畷」之戰—決定西九州霸權的瞬間


天正十二年(1584)三月二十四日,肥前國島原森岳(今.長崎縣島原市),戰國九州三大戰役之一的沖田畷之戰便在這地方打響。

從前我們已經通過文章(⇒倒楣還是命運?預見不幸未來的戰國名將),介紹過此戰的主角之一,也是在此戰中不幸戰死的「五州二島太守」龍造寺隆信曾在此戰的四年前,好像預言一樣向自己的兒子後藤家信交待自己一旦死去後的身後事。今日便來到四年後,說說他戰死的這場有名之戰。

在戰國時代,一軍總帥在戰場戰死的情況其實並不常見,尤其是肩負著一家命運及維繫團結的一家之主戰死,更是少之又少。後來的事實也證明了,隆信戰死後,他的龍造寺家便以很快的速度江河日下,最後更被他依託的義兄弟鍋島直茂奪取了實權。從此,我們已經能夠看到一家之主戰死沙場的後果。

另一方面,以一戰將有力挑戰當時北九州最強的大友家強權的龍造寺隆信,另一邊的總帥.島津中務家久也是很多戰國粉絲熟悉的名將。最近的人氣戰國漫畫《戰國》(宮下英樹作品)也重點介紹了家久。可以說,「沖田畷」之戰是一場「名將對名將」的大戰,光是這點已是足夠使人目不暇給。再加上有名的島津四兄弟之中,名氣不下於「鬼石曼子」島津義弘的四弟家久最終以寡兵大破強敵,後世傳說出一堆神奇無比的「島津戰法」,加深了人們對島津家的興趣。不過我們之前已經通過介紹島津義弘一戰成名的「木崎原之戰」來試圖釋除一直以來的傳說及迷思,有興趣的朋友可看⇒(真說!「鬼石曼子」島津義弘名震天下的木崎原之戰

如後面所述,這場「沖田畷」之戰也跟其他九州的有名戰事一樣,充滿著水分及不盡不實的內容,影響了後世的我們對戰事以及參與人物的理解及評價,上述的敗軍之將龍造寺隆信便首當其衝。

說到「沖田畷」之戰,對於很多有一定戰國知識的粉絲來說,下面的戰況圖應該一看便明瞭。簡單來說,事件起因是因為不滿龍造寺隆信驕縱的有馬鎮貴(晴信)與赤星統家等人向薩摩的島津義久尋求支援,以對抗隆信,島津家三番四次進行討論後,決定先派四弟島津家久等一千五百人(一說三千)從八代灣渡過有明海,到達島原半島佈陣,同時有馬家還在有明海駐有水軍助戰。


通說的「沖田畷之戰」戰況圖
 通說指,三月二十四日當日,隆信率領大軍到達沖田畷戰場後,隆信恃有大軍壓陣,不顧戰場多有濕地泥濘,決定兵分三路強攻島津、有馬及赤星聯軍(一說是六萬對三千)。另一邊的島津.有馬.赤星聯軍架起木柵、拒馬、乾濠,利用鐵炮,外再配合伏兵以靜制動,迎擊隆信大軍。後來,負責中路攻堅的龍造寺部隊由於左右皆為泥田,僅靠中間狹長的田道前進,此舉反遭到聯軍集中攻擊,眼見攻擊不順的隆信不知不覺把本營推進至前線,面對聯軍殊死的抗戰,以及伏兵從左右突擊,致使本營部隊也陷入混亂。但由於兩邊的泥田阻礙大軍走動,隆信在內的本營部隊無法後退,最終被島津家久手下的川上忠堅捕殺。
被黑化的龍造寺隆信
以上的情節雖然在細節上綜說紛紜,但重點上不外乎說隆信輕敵突出,最終反使自己身陷絕境,戰死沙場。我們之前已上述的情節其實充滿了水份,很多情節也沒有史實根據,下面就簡單的說一下。

1、「沖田畷」之名
首先,這場耳熟能詳的戰事,我們都稱之為「沖田畷」之戰,但其實看盡當時第一手的史料,戰場並非叫沖田畷,一般在史料上被稱為「島原」之戰,「沖田畷」的稱呼是到了江戶時代,通過軍記才出現的。因此,如果按史料的稱法,這場戰事叫「島原之戰」是最符合史實的。

2、戰場多泥田?
另一個跟「沖田畷」之名有關,我們都不加思索便當成事實的重點是戰場的狀況。如上面提到的一般說法,當日的戰場是右邊臨海,左面靠山,中間是泥田,田中有一條很狹小幼長的田道可出入。但細心地想,能與大友家周旋的龍造寺隆信會那麼大膽地犯上兵家大忌,自恃大軍在手,便迫使部分大軍變成槍靶子嗎?

其實綜觀島津、有馬、龍造寺三方的史料,都完全沒有提及戰場的狀況,更沒有提及龍家大軍因為身陷泥田而出現崩潰。相反,島津家的文書、參戰將士的回憶錄以及有馬家的家史都只記載隆信在戰事其間突然戰死(後述),消息傳開後導致龍家軍陣腳大亂,紛紛敗逃,部分在這時候被聯軍狙擊而死。當然,勝利方的島津家史料更是對於家久的伏兵、誘敵之類的記載在一手史料中也是絕無提及。

那麼, 隆信深陷泥田之說是怎樣來的呢?其實這說法都是來自江戶時代的當地軍記物,如《北肥戰誌》、《肥陽軍記》等,到了後來,跟龍造寺家有深厚關係的鍋島藩在編纂藩史時也大量引用了這個說法。尤其是編纂鍋島直茂的傳記時,更特意加插了直茂在戰前曾諫阻隆信不要輕敵驕傲,隆信最終沒有採納而戰死的橋段。為藩祖臉上貼金的意圖不言而喻。


「坐收漁人之利」的鍋島直茂(信生)
3、隆信戰死原因
那麼,如果不是因為身陷泥田而被獵殺,究竟隆信又是怎樣戰死的呢?首先,戰場中間有大片泥田之說似乎只是後世為了解釋、合理化隆信坐擁大軍卻大敗而死的原因,而創造出來的傳說而已。加上,據有馬家、島津家以及傳教士三方史料,當時島津家久軍其實是多用弓箭、長槍,只帶了少量鐵炮,相反對手的龍家軍則是多鐵炮少弓箭,這已足證我們一直相信島津軍以鐵炮射擊力阻龍軍進擊之說。

以目前的史料綜合來看,當中大多簡單又一致地提到龍家大軍向聯軍攻來時,隆信本陣其實是在戰場後方的一個小山丘上,估計是為了視察整個戰場而安排。而戰事到隆信戰死為止,持續了近三小時(一說兩小說),可見龍家軍並非一擁而上,而是分批分段,利用數量優勢去一步一步消耗寡兵的聯軍。

加上龍家軍本身也只是結集了北肥前、筑後的國人領主聯同自己的家軍一同出擊,指揮上難以統一有系統地進行,加上分兵三路攻擊,各自的聯絡也沒法做到很有效率。事後龍家軍中能全身而退的大多是攻擊海邊有馬軍的側翼及水軍,他們既不可能知道主戰場同一時間具體發生什麼事,也當然不知道隆信等中軍各隊是怎樣戰敗的,因此,戰後龍家的史料中只能很含糊地概括戰敗而已,一直到了後來再通過軍記物進行腦補及粉飾。

換言之,中路攻擊軍的進攻比較緩慢,史料上聯軍明記自己在防柵內外持續奮戰,這種情況下,便有利形成了以下的一幕。

根據有馬家、島津家以及傳教士三方的記述,家久手下大將川上忠堅在戰中趁著混戰,帶著手上最精銳的兵卒(這些可說是敢死隊)偷偷地繞過戰場(或者是突破),成功來到了隆信所在的小山丘旁,從後偷襲並殺死了當時坐著輿轎的隆信觀戰以及身邊的侍從。

事後,忠堅等人向戰陣的雙方大叫「隆信已死」的消息,才導致了龍家軍頓成驚弓之鳥,紛紛失去戰意,於是龍家軍敗局已成。換句話說,川上忠堅小隊是作為突擊隊、敢死隊的方式趁亂做了當年織田信長在桶狹間一樣的行動—「擒賊先擒王」,只要擊殺了總帥,再大的大軍也頓時成為烏合之眾。雖然我們不能知道為什麼忠堅能夠輕易突破,也不能從史料中確認這行動是否由家久指派安排(島津方的史料則描述成川上忠堅為求功名而決定鋌而走險),但考慮到這個記載散見於勝利方及傳教士的記錄,理論上比軍記可信得多,加上以當時作戰其實就是各自混戰,要做到這個行動也並非不可能。

無論如何,這個經過論史料出處以及整體過程而言,相對於軍記物所指的「身陷泥田不可動彈」之說可信及合理。這場戰爭也完全地葬送了龍造寺隆信一代中興的美夢,更「兌理」了四年前的預言。消息傳到後方總帥島津義久處後,義久檢視了隆信的首級,並安排了厚葬及法事,以免死去的大軍及隆信化為厲鬼,遷怒島津軍。最終,島津家借機將勢力一舉擴大,使整個九州的戰局一下子大變,島津軍稱霸九州的野心也大大地向前踏進一步。另一個贏家鍋島直茂成功全身而退,並利用「沖田畷」之戰大量龍家重要人員戰死,一舉擴大自己在龍家的影響力,為日後取代龍家埋下伏筆。

 

2 則留言:

  1. 好像結果就是從親自帶領大軍進入狹窄地形變成本陣毫無防護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上面已說明沒有可靠史料證明是那樣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