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

當新羅之子孫與阿伊努茅希利相遇 貳-謊言與弓矢-蠣崎光廣、良廣與阿伊努人-

文責:小編  陳家倫
相責:小編3森長定

松前大館(德山館)的遺址
戰國時期松前守護的居館,現為德山大神宮之神社。


在前文當新羅之子孫與阿伊努茅希利相遇-淺談蝦夷地與松前家-這篇文章內筆者已經略為提及,中世和人與阿伊努人開始走向全面戰鬥的導火線,始於康正2(1456)的和人及阿伊努人的商貿糾紛,同時也提到蠣崎家祖武田信廣(1431~1494)在對抗阿伊努人的戰鬥中的活躍及嶄露頭角,因此本文的和努關係重點將放在蠣崎家的第二代光廣(1455~1518)~第三代良廣(1478~1545)之間與阿伊努人的關係。

在康正二年(1456)年之後和人與阿伊努人在蝦夷地爆發全面衝突,而做為若狹遠道而來的武田信廣,因為戰功,而成為下國安藤(安東)氏的代官上國守護蠣崎季繁的女婿,並繼承蠣崎家及上國守護職,信廣於明應3(1494)去世,享壽64歲。

蠣崎(武田)家之祖 武田信廣


武田信廣死後,其子蠣崎光廣繼承蠣崎氏家督以及上國守護職,而如前文所述,蠣崎氏之主的「日之本將軍」下國安藤氏雖然遠在出羽檜山,但是仍將蝦夷地分成松前、下國及上國三地並派遣守護進行統治。

安藤氏 蝦夷地三守護地分布
分別是東方的下國 西北的上國以及西南的松前
同圖利用google map為基礎簡易製成


除了上國由蠣崎氏擔任守護外,下國及松前兩個要地,安藤氏皆命庶族來擔任守護,當中松前守護即由庶族的下國(安藤)定季擔任,下國守護則命庶族的茂別(安藤)家政擔任,但是松前守護下國定季死後,其子下國恆季雖然繼承松前守護職,然而卻因為濫殺無辜魚肉百姓,而使得許多人向檜山的安藤氏申冤,最終下國恆季便在明應五年1126(14961230)遭到宗家的檜山安藤忠季派兵討伐下,自殺身亡。下國恆季死後,松前守護職由原本的副官相原政胤之子相原季胤扶正,並命村上政儀為副官輔佐相原季胤擔任守護代。

然而就在永正九年(1512),阿伊努人卻大舉進攻和人的城館,不但率先攻下下國的宇須岸、志海苔(或稱志濃里)及倉前三館,更在隔年(1513)夏天大舉進攻,位於渡島半島西南的松前地區,並在6月攻下松前大館,而使松前守護相原季胤及村上政儀戰死。

而身為上國守護的蠣崎光廣便在松前大館淪陷後的隔年永正11(1514)移居至松前大館,並將之改名為德山館。

松前大館(德山館)的遺址


光廣更在永正12(1515)與阿伊努人交手,據傳當年阿伊努人再度進攻和人,並與光廣敵對,但是光廣卻設立鴻門宴智取阿伊努人。

據傳其假意邀請阿伊努酋長庶野(ショヤ,Shoya)及匌峙(コウジ,Kouji,「匌」音同「格」字)兄弟二人及許多侑多利(ウタリ,Utari、阿伊努語裡「人」的意思,這邊則或應解釋為「阿伊努人」或「阿伊努同胞」)赴宴飲酒,正當庶野及匌峙等阿伊努人享受酒宴之時,光廣卻下令和人將赴宴的阿伊努人一網打盡擊殺,不但阿伊努酋長庶野及匌峙二人遭到殺害,更有許多侑多利也因此在無防備的情況下遭到蠣崎光廣及『者某』(シャモ、Shamo,阿伊努語中的「和人」)殘殺。

阿伊努人,為今日日本東北 北海道一帶以及俄羅斯境內的千島列島與庫頁島等地的原住民。
也是日本及俄羅斯的少數民族之一支。


也因為這樣,光廣平定了阿伊努人的蜂起,並趁勢成為蝦夷地最強大的和人家族。但是儘管《新羅之記錄》裡面提及阿伊努人及和人的衝突導致松前守護的滅亡,但松前守護滅亡之後,蠣崎光廣便趁勢進駐松前大館的記述對於蠣崎家來說實在是過於「方便」。

而在《新羅的記錄》中也有一段記載值得令人注意,即是當中記載,松前大館遭到攻陷後,蠣崎光廣雖然在隔年進駐松前大館,並兩度向主君(檜山)安藤尋季尋求認可成為松前守護職及支配蝦夷地,但卻沒有得到主君安藤家的答應,在安藤家遲遲不肯答應之下,使者更是數月未回蝦夷地,最後是在派遣一名浪人紺廣長,在其才智及巧言之下,安藤氏才答應在蠣崎家未來須繳納所徵各州(日本各地)前來蝦夷地的旅人及商隊的關錢的稅收的半數給安藤氏的條件之下,許可蠣崎家支配蝦夷地及擔任松前守護。

甚至在下國(檜山)安藤家的資料中也留有「與光廣的士兵於(松前)大館作戰,致使(松前)守護相原季胤及村上政儀在敗北之下而自殺。」

因此現今也有一部分陰謀論認為,永正年間(1504~1521)的庶野‧匌峙之亂的阿伊努人蜂起,或許並非是單純的和努衝突,真相也可能是上國守護蠣崎光廣聯合阿伊努人與松前守護等的戰亂,並最終由蠣崎光廣取得勝利而支配蝦夷地。

如此也可以說明為何,蠣崎光廣在進駐松前後,想向主君安藤家求松前守護職,兩次遣使皆毫無回應的原因,或許家臣蠣崎氏在蝦夷地的崛起也不是安藤氏所樂見,但由於已成「既成事實」,因此安藤氏最終還是選擇承認蠣崎氏支配蝦夷地。

而若果真如陰謀論所推論,光廣利用阿伊努人來進攻松前守護相原氏等和人城館,則或許也能解釋,為何阿伊努酋長庶野及匌峙兄弟二人會輕易率領族人赴宴,並最終在無防備下於酒宴中遭殺害。

但是儘管陰謀論有其合理處,而《新羅之記錄》也確實有些不合理或是對於蠣崎家的發展過於「巧妙」之處,甚至是有他家史料反應出與之相反的記錄,但是由於缺乏史料足證,因此我們對於庶野‧匌峙之亂及蠣崎氏進入松前大館的過程,只能抱持一個更謹慎的態度,而無法給予任何一個肯定句。

新羅之記錄,為蠣崎慶廣的六男松前景廣所著的松前家史書。
也是北海道的第一本歷史文獻。
儘管當中部分內容仍有值得商確或是護短之處,但是仍有其歷史價值。
圖為無明舍出版的 現代日語譯文版本的新羅之記錄書封


而擴張蠣崎家勢力的蠣崎光廣在永正十五年(1518)年時去世,享壽63歲。光廣死後,蠣崎家的家業由光廣之子良廣(義廣)繼承。良廣繼承安藤家的上國及松前守護職,並遵循父親方針,坐鎮具有水陸戰略地位的松前,而將過往的根據地上國及和喜館(勝山館)派遣城代管理。

另一方面,良廣也與阿伊努人保持對立的關係,多次與阿伊努人對抗,據傳享祿元年(1528)的一個颳風下雨的夜晚,良廣手持短槍在城內巡邏,正好有一位阿伊努的忍者企圖潛入城內,但卻遭發現的良廣一槍刺死,而同行的侑多利見同伴被殺,便一哄而散,而此時良廣所持的短槍,據說因此被松前家視為家寶珍藏。

隔年(1529),阿伊努人大舉進攻上國的和喜館,當時良廣於和喜館守城,並試圖約定與阿伊努人和睦,其與阿伊努的酋長多那嶮(タナサカシ、Tanasakashi),約定將給予許多物品做為和睦的報酬,並約定將報酬放在和喜館旁的山坡上的一個台地上等候多那嶮,多那嶮得知者某(和人)的頭領蠣崎光廣願意和睦並給予大量報酬已換取和平,果真前往約定之地領取。

但是當多那嶮抵達約定地時,蠣崎良廣卻於城內的箭樓射箭,儘管與台地相距約180公尺左右,但是良廣還是一箭射穿多那嶮的胸板(胸甲),而使多那嶮一箭斃命,見到首領被殺的侑多利們紛紛感到恐慌,儘管聚眾數百人,但也紛紛逃亡,見到阿伊努人動搖的良廣,隨即率兵出城追擊逃亡的阿伊努人而擊殺了許多阿伊努人。

兩年(1531)後的雨天夜晚,阿伊努人的再度潛入良廣的松前大館,但是據傳這次又被發現的良廣以弓矢射殺。

而在天文五年(1536),良廣與多那嶮的女婿多離困那(タリコナ,Tarikona)和解,並邀請多離困那及其妻子(多那嶮之女)赴宴和談,然而良廣並非真心打算與多離困那和睦,在享受酒宴的酒食之後,良廣於宴中暗殺多離困那夫婦,兩夫婦也當場斃命。

我們在看《新羅之記錄》時會發現,松前景廣在描述松前(蠣崎)家前三代的信廣、光廣及良廣時,不斷的強調和人與阿伊努人彼此之間的衝突,以及三代當主如何在和努衝突中以其智勇率領和人對抗阿伊努人,甚至也說明他們子孫做為後代,也將先祖與阿伊努人作戰時的武器視為家傳寶。

但是就如前文所述,和人與阿伊努人並非只有可能是處於對立的狀態(可參考前文),然而自康正二年(1456)以後,和人跟阿伊努人時而走向衝突應也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和解的曙光,最終在蠣崎氏的第四代當主蠣崎季廣的時代露出曙光。不過礙於篇幅限制,因此蠣崎季廣及蠣崎(松前)慶廣時代的和人與阿伊努人的關係,我們在下篇文章再繼續談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