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人物簡傳 有馬晴信簡傳(1567~1612)

文責:小編 陳家倫

有馬氏家紋 五瓜唐花紋
有馬晴信,有馬義貞的次子,日野江城主。因為長兄義純早逝,而於幼年繼承有馬氏家督。最初從豐後大名大友義鎮名諱拜領「鎮」字而初名「鎮純」、「鎮貴」,並曾受島津義久賜與偏諱而改名「久賢」,最終改名「晴信」。

自父親義貞一代,家族便在龍造寺、大友氏等崛起之下而勢力萎縮,但直至晴信繼承家督,有馬氏仍是島原半島的有力領主而夾雜於強豪之間。

晴信時代最初臣服於豐後大大名大友氏,但是卻在大友氏於今山、耳川等戰役大敗之後,臣服於崛起的龍造寺氏。

但是不服於龍造寺的有馬晴信,最終決定反抗龍造寺隆信,而與當時稱雄南九州的島津義久勾結,天正十二年(1584),在島津義久派遣四弟家久率領援軍北上至島原半島後,島津、有馬聯軍以有馬晴信為大將,與當主龍造寺隆信親征的龍造寺軍在島原半島的沖田畷激戰,並大勝龍造寺軍,龍造寺當主龍造寺隆信於同戰戰死。

此戰終結了龍造寺稱雄的時代,也是島津氏北上的關鍵戰役之一,而有馬晴信在這之後臣服島津氏,但是隨者豐臣秀吉的九州征伐,又再度改弦易轍臣服豐臣秀吉。並在豐臣秀吉侵略朝鮮時,做為先鋒的第一軍,而於朝鮮作戰多年,並直至慶長3(1598)因秀吉之死而導致日軍撤兵,晴信本人一直待在朝鮮。

但另一方面,晴信也做為切支丹(基督徒)大名而聞名於世,據傳其最初不喜歡天主教,但最終改觀並受洗成為虔誠的信徒,其受洗名則為蒲塔芝諾(Protaziono)

而有馬晴信的受洗名蒲塔芝諾(Protaziono)有保衛者的意涵,而晴信最終也貫徹他的受洗名,在豐臣秀吉開始壓制天主教徒及傳教士的時候,人如其保衛者之名捍衛者信仰,保護天主教徒,因此許多在他藩被壓迫的天主教徒乃歸附到晴信領內尋求庇護。

而隨者秀吉之死,豐臣政權政局發生不穩,最終爆發關原之戰,在此戰中,晴信支持東軍,而在東軍的加藤清正攻打西軍的小西行長居城肥後宇土城時,派遣兒子直純支援加藤清正。

江戶幕府開幕之後,晴信一方面臣服於幕府,另一方面,仍積極進行海外貿易而從中獲取利益,當中在慶長14(1609),晴信接獲幕命,調查西南的高山國(又稱高砂國,即臺灣島)的物產,乃派遣家臣谷川角兵衛渡海至高山國調查物產、港口,以找尋適合做為對明貿易基地的可能性,並要求高山國內的居民投降納貢,但是為島內的原住民所拒,最終谷川等有馬家臣為原住民所殺害。

另一方面,在慶長13(1608)於澳門,更發生有馬晴信派遣前往占城的朱印船的貿易商隊停靠澳門時,因為在澳門與澳門市民起爭執,結果包含有馬氏家臣在內的船員數十名日本人遭到澳門當局的指揮官安德烈‧佩索亞(Andre Pessoa)鎮壓並殺害,於隔年慶長14(1609)得知此事的有馬晴信乃憤怒的向幕府請求准許對葡萄牙人報仇,此報仇最終得到幕府的許可,並在幕府的奧援下於佩索亞帶領商船前來長崎時對其船隻進行包圍,眼見無法逃亡的佩索亞乃點燃船中的火藥,使自身的商船自爆並因而自殺。

成功報仇的有馬晴信,自認自己在葡萄牙人殺害日本人的事件中,討伐有功,乃企圖取回已經是鍋島直茂的藤津、杵島、彼杵三個郡的領地,為了此三郡舊領,晴信乃向幕府請求歸為自領,而得知此事的本多正純家臣岡本大八乃主動接近晴信,表示自己有能力疏通,為此,晴信乃賄賂大八白銀六百枚,希望可以藉此拿回舊領,但是由於遲遲無下文,於是晴信乃質問本多正純,幕府乃命岡本大八與有馬晴信當面對峙,最後的結果是認定岡本大八有罪因此入獄,但是不甘於此的岡本大八卻在獄中子虛烏有一口咬定有馬晴信打算殺害幕府的長崎代官長谷川藤廣,為此幕府在此讓岡本大八及有馬晴信對峙,但是晴信卻無法反駁岡本大八所說的陰謀,因而導致有馬晴信也遭幕府流放甲斐郡內,並在不久之後被迫切腹自殺,也有一說,身為基督徒的晴信因為拒絕自殺,而最終是由晴信的家臣將其斬首。


而因為有馬晴信保護基督徒,因此領內聚集了大量天主教徒,這些天主教徒在幕府在有馬晴信死後所實施的禁教令後,成為不穩定因素,最終因此爆發寬永14(1637)的島原之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