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人物簡傳 大村純忠簡傳(1533~1587)

大村氏家紋 五瓜劍唐花紋
大村純忠,三城城主。肥前國大名有馬晴純的次子,大村純前的養子,也以日本史上第一個信仰天主教的切支丹大名(天主教徒大名)而聞名於世。

因為母親為大村純伊(純前父)之女,而在父親晴純的安排下,成為舅父純前的養子,但也因為此舉動,而使小大村純忠一歲的大村純前之子後藤貴明失去大村家督繼承權,並在後來被送往武雄領成為武雄領主後藤純明養子而繼承後藤氏家督及武雄領,因此大村純忠的義理兄弟的後藤貴明對大村純忠懷恨在心而與純忠時常對立。

而在大村純忠擔任大村氏家督時,以葡萄牙人為首的商船船隊時常停泊肥前國以進行對日貿易,起初葡萄牙商船是停泊於松浦黨的平戶松浦氏的港口,但是永祿4(1561),葡萄牙商人與平戶的日本人爆發衝突使葡萄牙商隊開始對平戶松浦家感到不信任而期望另尋貿易港口時,大村純忠乃在隔年永祿5(1562)提出讓葡萄牙商隊停泊自領內的橫瀨港進行貿易,並得到葡萄牙商隊的答應,自此以橫瀨港及大村領為中心,展開了與葡萄牙等歐洲諸國的貿易往來。

另一方面,為了方便與葡萄牙貿易,大村純忠並接近耶穌會傳教士,企圖以此方便與葡萄牙人拉關係,因而厚遇耶穌會傳教士,並在之後受到傳教士影響,而於永祿6(1563)入信天主教,成為日本史上首位信仰天主教的大名。

而在大名大村純忠受洗的影響下,大村領內的家臣及領民開始大量出現受洗成為天主教徒,而使大村領成為日本天主教的重鎮,據傳全盛時期大村領內有6萬名天主教徒,並曾經佔日本天主教徒信徒的半數,但是另一方面,受洗後的天主教徒在大村領內不斷出現破壞佛堂,毀釋滅佛、攻擊神社及攻擊不信教的佛、神道教徒或是搗毀先祖墓地等的舉動,更甚者當時與葡萄牙人進行的貿易項目中也包含奴隸貿易,信仰日趨激進的大村純忠與天主教徒們,甚至把不願改宗信仰天主教的日本人抓為奴隸,賣給葡萄牙人後轉賣往他國,因而也引來部分家臣的不滿而種下大村領內的不穩因子。

不滿天主教信仰及天主教徒跋扈行動的家臣及領民們,乃勾結怨恨大村純忠的純忠義兄弟後藤貴明對大村純忠發動攻擊,而儘管大村純忠成功擋下攻勢,但是在後藤軍數度的攻擊之下,橫瀨港遭燒毀。

大村純忠為了繼續與葡萄牙商船做貿易,乃在元龜元年(1570)於長崎建立新港以跟葡萄牙商船貿易。

而在這之後,大村純忠仍與後藤貴明作戰,更在平戶松浦、西鄉等家支援後藤氏之下,於元龜三年(1572)再次被後藤貴明進攻,並遭到後藤軍包圍大村純忠的居城三城城,但在守軍奮戰之下,最終使後藤軍無法攻陷三城城。

而隨者龍造寺隆信的崛起,後藤貴明最終也屈服於龍造寺隆信,而龍造寺軍的攻勢也南下進攻大村領,龍造寺軍在天正六年(1578)曾企圖進攻長崎港,但是在大村純忠及葡萄牙人的合力作戰下擊退,但是在龍造寺的強大軍事力下,大村純忠最終還是屈服於龍造寺隆信,從屬龍造寺氏。

而做為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其在天正十二年(1584)響應九州最大的切支丹大名大友宗麟,派遣使節前往歐洲晉見位於羅馬的教皇,而由於出使的使節代表多是北九州天主教徒大名的年輕一族或是上級武士之子,因此此次出使行動又被稱為「天正少年遣歐使節團」,大村純忠的一族,侄子千千石米蓋爾便在此次出使歐洲的行動中,以使節身分前往歐洲晉見教皇。

有馬氏家紋 五瓜唐花紋
而隨者龍造寺的擴張,逐漸與北上的島津氏相衝突,在純忠的侄子,日野江城主有馬晴信的求援下,島津家當主島津義久派遣四弟家久率援軍支援反抗隆造寺的有馬晴信,龍造寺隆信乃親率軍隊與之決戰,龍造寺與有馬、島津聯軍於島原半島的沖田畷爆發決戰,而同戰大村純忠屬龍造寺軍,但是或許是因跟同族的有馬晴信相爭,因而大村軍在此戰的表現頗為消極,而沖田畷之戰最終由有馬‧島津聯軍獲勝,龍造寺氏當主龍造寺隆信戰死沙場,也象徵者龍造寺氏走向衰弱,因而在戰後,大村純忠臣服了島津氏。


但是隨者豐臣秀吉的九州征伐,大村純忠選擇了服屬豐臣政權,因而保住了領地,而就在豐臣政權平定九州的同時,大村純忠也患得重病,因此實際上是派遣其子大村喜前做為名代參與豐臣軍,而病情不見好轉的大村純忠最終便在天正15518(1587623)因病逝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