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防止虐兒先鋒—伊達政宗?片倉重長的誕生秘話

重用忠臣,也救忠臣之子的伊達政宗



提到片倉重長,我們現在會立刻想起他在大坂之陣的出色表現,還有傳說中他因為英俊瀟灑,被小早川秀秋「看中」,要主君伊達政宗保護;另外還有一件事情,也就是這次的話題:他的出生。

不少朋友可能知道,他剛出生後,生父片倉景綱因為忌憚自己生子,讓當時結婚數件,還沒有所出的主君政宗尷尬難堪,於是決定要殺害親生兒子,後來這事被政宗知道之後,政宗立即出手相救,阻止了景綱的想法,才為伊達家保住了一員勇將人才。也成為政宗與景綱、伊達家與片倉家主從情義的美談。

這個故事由於出自片倉家的家史《片倉代代記》,一直以來都膾炙人口,深入人心,但事實上,這個故事是有點難以理解,甚至有點不合理的地方的。

首先,殺子的理由不合理,主君無子而殺子忌犯之說在當時的武士社會是不合理的,作為家臣,為主君家產生出後代,使自家能夠世代效忠,才是真正的忠義,主君沒有子嗣,與家臣家的存續是完全的兩回事。

何況,重長出生當時,政宗才18歲,何愁沒有兒女呢?用不著年長十歲以上的景綱要殺子來保全主君的顏面吧?事實上,政宗的第一個孩子秀宗在1591年出生,在這之前也有不少家臣生了孩子,那麼難道說只有景綱特別「忠心」嗎?

另外,《片倉代代記》甚至煞有介事地聲稱「景綱常與友人說『此子不可留』」來虛應故事,說的景綱好像為了主君,早已決心殺子。這也是有點奇怪的。

因為如果真如此這般的話,從得知妻子懷孕時,便可以強制妻子墮胎,根本不用等到孩子出生才殺,在當時的日本,墮胎也是十分正常普遍的,普遍的讓傳教士都大吃一驚。

1989年的大河劇《獨眼龍政宗》則為此補圓,說景綱跟妻子說,生女的可留,生男的要殺,這既在片倉家的原本記載中是沒有的,也不合理。

不過話雖這麼說,政宗拯救剛出生的重長,卻不是片倉家自己胡扯的,的確是真人真事,而且政宗當時出手相救時的書信還真的保留著。信中政宗跟景綱說:

我聽說你無論如何都要把剛出生的兒子給殺害,立即決定要救這孩子。未來的事誰都不知道,你肯定有你的想法,但這事還是聽我勸的吧!如果你還是執意要殺害那孩子的話,我定必會恨透你的,所以無論如何這孩子我是必救的

不僅如此,政宗在信末再補了幾句:

我是因為聽說你三番兩次要殺死這孩子,於是緊急寫信給你。你我皆為人子,這事情必須得勸,總之,你就聽我的吧

就以上內容所見,信中絲毫沒有提到景綱殺子的理由,考慮到《片倉代代記》成書於江戶中期,相關人物都早已死去,所以可以想像當時編纂《代代記》的人看到上述的書信時,也是不明所以,於是創造出「護主殺子」的故事。

那麼到最後,我們還要問,既然景綱殺子是真的,但跟政宗無關,那究竟是為什麼呢?

筆者認為是跟重長本身有關,最大的可能性是景綱妻矢內氏生重長時難產。在當時的日本社會,流傳著孕婦懷孕多病難產的話,即使順利誕下孩子,也會捨棄那孩子,甚至親手殺害,因為當時人相信,這樣的孩子會帶來禍害。

事實上,重長是長子,也是獨子,並沒有弟妹,當時景綱也正是盛年,沒有再出,可能就是妻子矢內氏身體已大耗,再不能生孩子,最終只有重長這獨苗。當然,再迎娶側室也是可以的,但看來景綱與髮妻關係很好,景綱也沒有側室。相反,景綱與重長的關係在片倉家的史料上卻是乏善可陳。相反,重長剛過了十歲後便常伴在政宗身邊,兩者的溫度之差十分歷然。

雖然以上的推論也是苦無證據,但筆者認為比起「護主殺子」這個過於牽強無理的理由會來得合理一點,當然還是期待日後有更明確的史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