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人物簡傳 明石全登簡傳(15XX?~16XX?)

文:小編 陳家倫
相:小編 陳家倫


明石氏家紋 竹丸桐紋
明石全登,又名守重,通稱掃部頭(),號道齋。宇喜多家臣,伊予守行雄(飛驒守景親)之子,妻為宇喜多直家之女,也是宇喜多秀家的姊夫。同時也以信仰天主教的切支丹(基督)武士身分聞名於世,其受洗名為約翰(Johan,ジョアン)



父親行雄為備前國的有力領主,侍奉備前國實力者浦上宗景。同時行雄及明石一族可能控制並經營銅礦山,也是掌握某種特殊技術的技術集團的統率者。
但是隨者宇喜多直家背叛主君浦上宗景,浦上家沒落後,行雄歸降宇喜多氏,並成為宇喜多家的重要「客將」。

全登首次登場於史料,是在文祿年間(1592~1596),據傳他隨宇喜多軍參加文祿年間第一波侵略朝鮮王國的軍事行動。正式確認其登場則是在文祿三年(1594)父親行雄寫給當時入嗣小早川家的小早川秀秋家臣山口正弘(宗永)的書信中大致提及:「自己(行雄)已經年老,剩下的事情都交給掃部頭(全登)來處理」。

在隨後數年,全登相關的史料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當中可以確定,全登在文祿三年(1594)~文祿五年(1596)間從年老的父親行雄手中繼承明石家家督。

同時根據葡萄牙傳教士路伊斯‧佛洛伊斯彙整給耶穌會傳達日本傳教情況的年報來看,在文祿五年(1596)年中時,當時明石全登人身在大坂,並負責執行豐臣政權的大坂城的擴張工程,而受到同為宇喜多重臣的宇喜多秀家堂兄弟‧浮田左京亮(忠家之子,名為宇喜多詮家,後改名坂崎直盛),的影響,而接觸天主教信仰,據說浮田左京亮勸誘時,全登十分猶豫,認為自己一定會違背教義而拒絕信仰,但經過三番四次的勸誘後,全登終於入教,信仰了天主。

而相比入教之前的猶豫、謹慎,受洗後的全登(受洗名:約翰)成為堅定、虔誠的天主教徒,其信仰之忠貞,得到當時人在九州的傳教士佛洛伊斯在年報中讚譽,明石全登也成為當時與高山右近齊名的基督徒武士,更在豐臣政權迫害、放逐傳教士時有保護傳教士的舉動。

入教後的全登並宣揚天主的恩賜,將福音傳播給周遭親朋好友,不但使其妻子(主君秀家之姊)入信,也使其妹及妹婿岡越前守(岡豐前守之子,地位在全登之上的宇喜多氏重臣)夫婦入信天主,此外根據傳教士的紀錄,宇喜多領內也至少有兩千人受到全登的影響而入信天主教。

但是比起全登在天主教方面(尤其是傳教士所記錄的)活動的記載,有關全登在宇喜多家中的統治或是領國治理方面的資料卻極度缺乏。這當中便跟明石全登及其家族在宇喜多家中的地位有關。

明石全登儘管在文祿五年(1596)的俸祿為22500石,並根據記載宇喜多家知行的浮田家分限帳來看,在慶長初年(1596~1600)的宇喜多秀家主政時期的明石全登的俸祿為33110石,為宇喜多家中俸祿第一。

但是全登的領地及居城所在地一切成謎,而他在宇喜多家臣的地位中,是在長船、岡、富川(戶川)三家老之後,為家中第四。

但是全登並未直接參與宇喜多國政,其在宇喜多家中的地位,比較接近於「家老格」的「客將」,比起家臣,或許從屬會更貼切來形容宇喜多家與明石家的關係。

不料在慶長四年(1599)年末,宇喜多騷動爆發。
由於宇喜多秀家自文祿年間開始便強化當主權力而啟用以側近為首的中村次郎兵衛家正、長船紀伊守綱直等治理國政,取代由岡、富川、長船等重臣為主導的合議治國體制,使得浮田左京亮、岡越前、富川達安等重臣不滿,儘管宇喜多秀家藉由豐臣秀吉與前田利家為後盾,壓抑住宇喜多家臣們對當主集權的不滿,但是隨者秀吉、利家去世,秀家也還年經經驗尚淺,不滿秀家及其近臣中村次郎兵衛的重臣以戶川(富川)達安、岡越前、浮田左京亮等為首發難,使得宇喜多家陷入騷亂,無力獨立壓制群臣的秀家乃求助於豐臣政權,最終雖然在大谷吉繼、德川家康的幫助下終於在慶長五年(1600)年初平息了騷亂。
明石全登之主 宇喜多秀家

但是包含岡越前、戶川達安、浮田左京亮、花房志摩守秀成(花房正幸之子)、花房職之等許多重臣出走,使宇喜多家失去最優秀、經驗最豐富的軍事將領及家臣,另一方面,中村次郎兵衛也因為這次事件失勢,長船紀伊守綱直也在此前後病歿,因而宇喜多家可說是突然陷入嚴重的人才危機,並在眾多家臣的出走下急速弱體化。

而在宇喜多騷動中,據傳明石全登是處於中立立場,並未直接介入爭亂。而隨者爭亂的告一段落,宇喜多氏因為大量家臣出走或失勢,便出現明石全登的抬頭,本與宇喜多家國政毫無關係的全登,便在此刻臨危受命開始參與宇喜多家的國政指導,與長船吉兵衛定行(紀伊守綱直之弟)、新參的本多政重(本多正信次子)成為支撐宇喜多騷動後的三位宇喜多重臣。

明石全登之主 宇喜多秀家居城 岡山城


但是在政局不穩的情況下,同年爆發德川家康攻打會津上杉氏的會津征伐,以及石田三成、毛利輝元等舉兵討伐德川家康的事情,即關原之戰,同戰中,全登之主宇喜多秀家與石田三成、毛利輝元等同一陣線,作為西軍而與被歸類為東軍的德川家康的軍隊作戰。

而身為東軍先鋒的戶川達安曾經寫信給全登,希望全登及秀家能夠倒向家康軍,並以秀家八歲的嫡男(宇喜多秀高)與德川家聯姻為條件希望宇喜多家倒戈,但是全登在八月十九日時回信拒絕戶川達安的勸誘。

宇喜多軍作為西軍的主力,在關原之戰出兵一萬七千參戰,全登並隨同主君秀家參戰,協助其指揮宇喜多軍,但是由於年初的宇喜多騷動,導致宇喜多家失去眾多最富戰陣經驗的武將及重臣,儘管明石全登在前述回絕戶川達安勸誘的書信中也曾提及招募許多新家臣而重整了戰力,但是這些家臣是否可取代出走的作戰經驗豐富的宇喜多重臣們?因此當時宇喜多軍的戰鬥力令人存疑,人在關原戰場的吉川廣家更以「烏合之眾」來評價關原之戰的宇喜多軍。

但儘管宇喜多軍自身的戰鬥力存疑,作為西軍主力的宇喜多軍,仍與石田、小西等軍成為西軍的中流砥柱而與東軍激戰僵持不下,而當時全登的指揮及其武功也得到極高的評價。

不料保持中立立場的小早川秀秋對西軍發起攻勢,導致久戰的宇喜多軍出現混亂,最終全線崩潰,在這段期間有許多關於全登的傳聞,有的說全登的主君秀家得知小早川秀秋背叛後,企圖衝入小早川秀秋陣中與之單挑,但是在全登的勸說之下,秀家放棄了與秀秋一決生死的念頭,而決意撤退。
也有一說,全登在這之後遭到小早川秀秋俘虜。
另一方面,根據傳教士方面的紀錄,則記載全登在得知小早川隊攻向己方導致軍心渙散後,乃知大勢已去,但是身為天主教徒的他不願自殺,因此乃瘋子似的向東軍陣營衝殺,企圖求死於亂戰之中,並在亂戰之中與東軍的黑田長政相遇,由於全登與黑田長政有交情,因為長政在戰場上勸服全登,並替全登向德川家康求情網開一面,家康也答應饒恕全登。

全登在戰後離開備前,並侍奉黑田長政,隨長政前往新的封地筑前國,得到小田村為首的俸祿,同時全登也帶了一家老小及三百人左右的基督徒前往筑前。

明石全登的新主 黑田長政騎馬像


雖然領地大幅減少,但是看似也得到安逸的生活,因此全登本來也已滿足於現況奉公於黑田,但是好景不長,在關原之戰後的隔年慶長六年(1601),本以傳聞戰死的全登舊主宇喜多秀家傳出了生存並潛伏於薩摩藩受島津家保護的傳聞,得知此事的黑田長政或許是擔憂德川家康的壓力,乃在16016月下令除封剝奪全登的俸祿。

當時正在長崎拜訪並為亡妻禱告的全登,就在滯留長崎的這一個多月中,在封地之外的長崎,錯愕的聽到自己被沒收領地的命令,不過據傳同為天主教徒的長政之父黑田如水(官兵衛孝高)得知此事後,同情全登的處境,因此介入干涉,最終結果是將全登的封地給予全登尚未成年的兒子,而全登則退休並前往黑田家的另外一個家臣,同樣虔誠信仰天主教的黑田如水的異母弟‧黑田直之的領地筑前秋月生活。

而在關原之戰後幾年的黑田家的資料中,我們也確實可以看到有關於明石全登相關的俸祿記載
比如在一封在慶長七年(1602)的黑田長政寄給明石道齋的家臣們的知行賜與的書信中可以看到明石道齋的家臣們被賜與1254石俸祿(當中半數在筑前小田村)

而黑田家中的分限帳中也有
慶長七年(1602)、的分限帳中有提及
千貳百伍拾四石 明石道齋 家來(家臣)

而其他版本慶長年間的分限帳中也提及
千貳百伍拾四石 (新參)明石道齋 家賴(家臣)
道齋名全登,稱掃部,浮田氏(宇喜多氏)臣,後浮田氏亡後屬本藩。

從中我們可以得知,在侍奉黑田家後不久,全登可能改名道齋,同時綜合傳教士等的紀錄來看,他在1601年便被長政強制罷官,但是可能在如水的影響下,領地被當時未成年的兒子繼承,而黑田家的官方紀錄中有關明石道齋家臣的俸祿,或許便與全登的舊臣乃至他兒子有關。

而相關的俸祿即使到了大坂之陣後的元和九年(1623)仍能確認。故我們可以確定明石家臣,最終為黑田家所吸收,並在江戶時代成為福岡藩士。

但儘管明石舊臣的情況相對明朗,被除封並前往黑田直之領地隱棲的全登本人的行蹤卻相對成謎。在1602~1612年之間,我們無法確認他的動向,根據傳教士的紀錄,可以確定他在1612年時在京都。而也有些說法他離開黑田家,並在備中足守隱棲數年,之後再輾轉到了京都,只是很遺憾,我們無法從可信的資料中確認全登在這十年的蹤跡,又是否真的前往備中足守。

但是慶長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161421),江戶幕府下令禁教,並開始迫害基督徒,幕府的這一行動,或許成為明石全登的人生的另一轉捩點。

對於虔誠於天主信仰的全登,幕府此作為勢必引起他的反感,或許為了守護信仰,最終全登在同年慶長十九年(1614)年尾爆發的大坂之陣中以浪人身分成為豐臣家的雇傭兵,並據傳帶領包含妹婿岡越前的兒子岡平內等四千名基督徒進入大坂城為豐臣及信仰而戰。

而隨者大坂冬之陣的結束與議和,豐臣與幕府在隔年慶長二十年(1615)四月又重啟戰端引爆大坂夏之陣,全登領軍參與了道明寺之戰及天王寺之戰。當中天王寺之戰更據傳率領三百人企圖直奔攻擊家康,不料遭幕府軍的水野勝成隊截擊,最終被擊敗。

而大坂之陣最終由幕府方取得勝利,豐臣家於同戰滅亡,至於全登的下場則諸說,有的史料指出他於天王寺之戰戰死,但是有關他存命的消息也不少,包含隱棲土佐、回到故土備前、或是前往柳川投靠田中忠政的柳川藩家臣田中長門守等。甚至是與全登有舊識的戶川達安家族相關的《戶川家譜》也留有幕府要求戶川家東至關東西至九州務必找出明石全登的下落的記載。


只能說全登戰死亦或倖存已成謎團,而活於人們的想像之中,但身為基督徒的全登唯一可確信的是,他只可能戰死,而不會自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