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龍之淚…義姬毒殺政宗事件之謎-【解謎編】

究竟義姬是否真的想毒殺自己的兒子-政宗呢?

在前一篇虎母必吃兒?毒殺政宗之謎!【懸疑編】中,已經說明了一般關於毒殺事件的原由,雖然都有其可能的地方,但其中也有不少疑點。

第一,計劃的可行性。即使義姬想毒殺政宗,也有不少的障礙,例如膳番(試毒役)。在戰國時代,膳番是大名當主一定必備的隨從,為防止家臣下剋上的陰謀,以至敵對大名的計謀,下毒是非常常見的方法,故膳番的功用尤其重要。以政宗當時橫掃奧州的威勢,其他的敵對大名或已被政宗消滅的大名遺臣都有機會用此計。按照這說法,政宗在西館用膳,也證明有膳番在場,並吐血身亡,故義姬無可能不計算此點入內。

另外,行事的地點不當。即使義姬以為政宗與母親用膳而不會召用膳番,故有所失算,但另一個疑問是,如政宗真的被毒死,那事件被揭發,而地點位於西館,這莫不令人懷疑義姬行兇的可能性,如果對義姬與政宗的關係不睦,家臣都是知之甚詳的話,義姬即使把政宗的屍體移離西館後才揭發,家臣對義姬及小次郎的信任將一定有所喪失,對非常溺愛小次郎的義姬來說,這樣真的會有利小次郎就任家督嗎?

再說,伊達家內的宗族為數不少,成實、宗清等都有資格左右當家的繼任人選,單憑義姬及其黨羽,是否能力排眾議?

最後,與義光合謀,再保小次郎的家督地位的可能性。政宗一死,伊達家或會陷入群龍無首、內鬥的局面,秀吉會否乘機改易伊達家?就算義光居中斡旋,義光當時也因為庄內問題,與上杉景勝為敵,能在秀吉面前攪局,成數有多大也是未知之數。何況在目前為止,仍然沒法看到義光與事件有關的史料,把義光算進去,很大原因是後來義姬真的去了山形,仙台藩的史官以此為怪吧?

其實,秀吉後來對伊達政宗的關照也是因為政宗本身的獨特性格而起,故從上述的方向考慮,義姬會否甘冒以上風險,作出如此草率的決定?

在西館事件後,政宗於翌七日夜晚,率側近小侍屋代勘解由兵衛、牛越內膳及鈴木重信到小次郎的守役筆頭小原縫殿之助的屋敷,並召呼小次郎到屋敷,根據《伊達政宗卿傳記史料》及《伊達治家記錄》的記載,當晚下着微雨,當小次郎到達之時,政宗責問說:「毒殺之事乃何人指使?」小次郎回答說「母親之命也!」,之後政宗向勘解由細說道「此事絕不能容赦,必須解決以除害,汝即去討之!」

但面對政宗的命令,屋代突然臉色蒼白並急忙跪下地說「此必有容赦之餘地!主君之弟吾不可殺!」但政宗並未有加以考慮或心軟,反而大罵道「勘解由!快刺!盡快!」最後「屋內燭光暗然,小次郎隨即倒下斃命」(《伊達治家記錄》),一說指屋代刺向小次郎之咽喉(也有政宗親自下手說),小次郎當場死亡,死時只有十三歲(也有二十二歲說)。

面對已死的親弟,政宗說「我不能逆弒母親,唯有由小次郎代罪!」而根據《守屋四郎左衛門覺書》描述,政宗看見親弟已死,「貞山公黯然落淚…」就上述的史料記載,小次郎被殺之因與義姬的毒殺事件有着直接因果關係。但同樣,如著名歷史小說家海音寺潮五郎在他的著作《武將列傳.伊達政宗》提出「…看來最上夫人的準備不太可能這麼疏忽,我認為此當為政宗為小田原之行作的準備。」而紫桃正隆也認為「毒殺事件的真實性或為風聞之事」的確有疑點重重的跡象。

其一,根據上述的史料記載,政宗斬殺小次郎為翌日晚,要是政宗被毒殺的事件真的發生,側近的侍從無可能不知道,如是者,要是知道了,為何屋代會為之求情?在當時的下剋上戰國社會,弒君仍然是最大的罪名,政宗一非暴君,二非濫殺之人,而是「被暗殺」的對象,為保護主君,家臣為其除害當是合情合理的。

其二,義姬的行動也是令人懷疑的地方,通說指,政宗斬殺小次郎後,義姬立即乘輿逃往山形城(《貞山公治家記錄》),但在近年發現的由虎哉宗乙寫予政宗的書信有新的說法「(文祿)三年(1594)十一月四日,令母堂至山形」。當時政宗的居城是岩出山城,故很有可能,義姬在事後,並無離開黑川城,並跟隨政宗五年之久,後來才出逃。而為什麼義姬要在當時出奔?個人認為,政宗在斬殺事件後,對義姬的監視顯然加強了,義姬始乘政宗出征韓國才可出逃。

故從上述的的史料分析,海音寺潮五郎的推論實屬合理,他說「出陣之後,母親與小次郎將有何行動,政宗固然擔心,故絕不能讓此危機發生」。也就是說,政宗為了避免前往小田原的途中,家中又出現內亂,必須把「禍心」剷除;也就是「要防止最上義光等外力搞亂家內」(平重道.《伊達治家記錄解注》)。

因此,毒殺事件或許是「政宗之自導自演自編之獨腳戲」,甚至只是後世仙台藩為了解釋小次郎之死,編出如此故事,為藩祖政宗護短,也是十分可能的。無論如何,以政宗後來的一連串行為來看,政宗對家中的反政宗勢力,必將一一剷除,一如史家小和田哲男所說「織田信長、齋藤義龍把有異心之弟殺害,成功換取家督之位的鞏固,相反,一如長尾晴景之類失敗,實被其弟(謙信)取代。」

後來在仙台時代,先後把從前支持小次郎的村田宗殖(稙宗九男)、國分盛重(輝宗弟)藉口減封或勒令隱居。可見政宗對伊達家歷來受家中分裂所帶來的痛苦感到非常痛恨,表明必須徹底消滅的立場。

但是,政宗與義姬之間又是怎樣的關係呢?其實兩母子的關係直至義姬出走為止,都好像很不錯,即使政宗參與豐臣秀吉侵略朝鮮時,政宗與義姬仍然有緊密的書信往來。所以,當時即使小次郎已死,但兩母子之間仍然沒有因此而老死不相往來,義姬出走的原因是否與小次郎之死有關,至今仍然是未解之謎。不過,當時兄長最上義光也不在山形,說義光誘使義姬出走也說不過去。後來,政宗年老後,向身邊的近侍回憶道,自己對母親是有怨恨的,也提到自己與母親之間有隔閡,但可惜沒有細說原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