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人物簡傳 蒲生氏鄉簡傳(1556~1595)

文責:站長 胡煒權 小編 陳家倫
相責:小編 陳家倫 小編3森長定

蒲生氏鄉畫像


蒲生氏家紋 對鶴紋
蒲生氏鄉,初名賦秀,又名忠三郎,幼名鶴千代。日野城主,近江國六角氏家臣蒲生賢秀之子。於父親投降織田信長上洛軍之後,亦一同侍奉於織田信長,並迎娶信長之女為妻。

14歲時於織田軍攻打伊勢北畠氏的伊勢大河內城初陣,後隨織田軍作戰,參與姊川、長島攻略、攻打朝倉、淺井、有岡城攻略及伊賀攻略等織田氏近畿戰線的大小戰役,也參與長篠之戰。

本能寺之變時與父親賢秀一同保護信長位於安土城的妻女撤退至居城日野城,後與豐臣秀吉聯手,因其影響力及軍功而陸續受封伊勢松坂12萬石,並參與豐臣政權的紀州征伐、討伐佐佐成政、九州征伐及小田原征伐等重大戰役。

蒲生氏鄉的居城 松坂城址城碑

同時根據傳教士方面的紀錄,氏鄉也於天正十三年(1585)左右受洗為天主教徒,其受洗名則是李奧(Leo)

蒲生氏鄉的居城 松坂城址


氏鄉於小田原征伐後成為會津92萬石領地之領主,以監視奧羽的伊達、山形(最上)諸家,除武功面之外,亦是著名的茶人,求師於著名的茶聖千利休而成為其下利休七哲之一人,並在恩師千利休失勢被迫切腹時,保護利休的養子(女婿)千少庵宗淳至會津避難。

麟閣,為蒲生氏鄉保護恩師千利休之子千少庵至會津時所建

蒲生氏鄉所保護的千少庵及其後代三千家的系譜


蒲生氏鄉於受封會津時期病歿之後,留下十三歲幼子蒲生秀行,秀行年幼無法駕馭群臣,導致家中爆發蒲生騷動之內部紛爭而為豐臣秀吉強硬改封蒲生家至下野宇都宮18萬石。秀吉死後,關原之戰爆發,蒲生秀行身為家康女婿,而支持東軍,乃於戰後受封回復本領會津60萬石。

  蒲生氏鄉與會津:

蒲生氏鄉與會津,小田原征伐後,蒲生氏鄉受封會津、仙道十一郡計約92萬石之領地,於任內重整舊蘆名領,於蘆名氏居城黑川館為基礎下修建新城鶴城(會津若松城),並在會津領內對城下町進行城鎮重劃,引進近江等國的技術職人將京都等先進分國的工商業技術帶入會津,對會津工商業發展帶來一定基礎,其時代所修之鶴城天守傳為七層天守,但毀於慶長16(1611)的大地震,現今所見於50年前昭和年代重建的天守,為模仿江戶時代會津加藤藩二代藩主加藤明成(加藤嘉明之子)對於鶴城進行重修時所修建的五層天守為基礎所做的模仿天守。

會津若松城天守閣
為昭和時代仿江戶時代加藤明成所修建的五層天守為基礎的模仿天守


蒲生氏鄉逸話—《名將言行錄》

蒲生氏鄉篇—

一、信長的注視
永祿十三年(1568),九月,氏鄉與父親賢秀降伏於信長。當時氏鄉十三歲,幼名.鶴千代。信長見到鶴千代時說「蒲生之子(氏鄉)目光奇特,想必異於尋常者,乃上優之若者也」。後信長納鶴千代為女婿,留之於岐阜城,以彈正忠(信長當時的官名)的「忠」字賜名為「忠三郎」。

信長每次之武略談話,氏鄉雖只得十三歲,但常列席間,至夜深仍欲聽至最後,一心不亂。稻葉直通見此,說「蒲生之子非凡物,必成優於眾人之武勇者也。」

二、得名馬,馳騁第一之譽
織田金左衛門有一匹能聽人音之名馬,諸人皆欲之。金左衛門知此事後說「戰時,乘此馬率先殺入敵陣,並得功勳者,當獻此馬」。聽此條件之人,都不欲求此馬。氏鄉,當時年十六,聞此事後,即至金左衛門處,說「次回之戰,欲為先鋒衝陣,以立首功。」,以此為條件,終得此馬,十日後,武田信玄出兵東美濃,盡燒沿途村落,以示其威。氏鄉乘馬,以先鋒殺入敵陣,遇到武田方之斥候,討取,並得其首級。後來氏鄉會見信長,看到氏鄉的武勇的金左衛門便向信長提及自己與氏鄉之間的承諾,信長聽後感動落淚。

氏鄉十七歲的時候,向信長提請「雖為信長公的陪臣,但欲為柴田勝家殿的部屬。勝家殿乃天下武將中的武將,故想學習何謂真正的武將」,信長聽後便批准氏鄉的要求。

三、本能寺之變
天正十年六月,信長父子被明智光秀殺於京都,氏鄉父親賢秀當時是安土城的守將,氏鄉在日野城得知事變,率兵士五百餘騎,轎五十,鞍馬百匹,隨騎二百匹連夜趕到安土城,賢秀大喜,以此接送信長家眷到日野城,以謀討逆之計。光秀得知後,遣使至蒲生父子曰「若助光秀,則與貴父子近江半國」。但父子二人無意跟隨,並三番四次罵走光秀的使者。後信長三男.信孝率兵從攝津攻入京都,光秀被殺。氏鄉便陪同信長二男.信雄一同入京。此時秀吉對氏鄉之忠勇深感五內,便把與明智一黨的國眾的領地賞與氏鄉。

四、賞賜返還
天正十一年,秀吉與信孝不和,四月滅勝家,八月破瀧川一益於龜山城。氏鄉因屬秀吉有功,受賜龜山城,但氏鄉恭謹的說「龜山乃關氏歷代所領之地,若我取之則彼族可憐也,故願請返還此城與關一政」,秀吉曰「則從汝願」,一政得回龜山後,與氏鄉親。

秀吉與勝家對立之時,擔心伊賀、伊勢不穩,故令氏鄉留守日野城戒備,伊賀守某終起兵反抗,氏鄉率兵破之,勝家戰死北庄後,伊賀守某死守於比智山,氏鄉欲攻之,便與老臣商議。老臣們曰「外圍有六個支城,先攻支城,使比智山孤掌難鳴後再攻之」氏鄉反對曰「非也!若逐一攻破支城,逃兵將入比智山,若先攻比智山,則其兵皆逃入支城。故先攻比智山為要」比智山城陷後,六個支城不戰即潰。

五、西海之役(島津義久討伐戰)
西海之役,秀吉曰「巌石城極為嶮阻,熊谷越中守又擁兵固守,多次攻擊都敗北而回,敵士兵益盛,還是率兵,直攻鹿兒島(應為薩摩內城)較好吧。」但氏鄉再三要求先讓自己攻下此巌石城,最後秀吉也容許此要求。氏鄉則與前田利長一同強攻巌石城,秀吉從本陣見其勇武,則令人以淺黃色的柳葉縫製一件羽陣織授予氏鄉,「穿著此織攻陷敵城吧」。氏鄉感激拜領,並終與利長攻破此城。秀吉大喜,賜名馬一匹予氏鄉,並曰「得此馬非因秀吉之喜,乃因汝之忠功也。」巌石城陷落後,九州亦不久被平定,人皆言此乃氏鄉破巌石城之故也。

六、欲得天下
小田原之役後,秀吉召集諸將,曰「會津乃關東之要地,必得選一能將座鎮於彼地。誰是最佳人選?汝等不用顧慮,把自己的想法都說出來吧」。諸將聽到後,十居其九認為細川越中守忠興乃上上之選,秀吉聽到後曰「你們真是愚昧到極點啊!鎮置會津的,當然就要選蒲生忠三郎了!」後來氏鄉受賜會津九十萬石,當時是天正十八年八月的事。氏鄉退殿後,寄柱而泣,看到此狀的山崎右近片家以為氏鄉是因為得到無比的封賞,喜極而泣,故走近氏鄉身旁曰「感到感激至極真是十分應該的啊!」氏鄉細聲的回應道「並不是這樣,即使只是小名,只要身近京都,還可望得到天下,現縱為大國之太守,卻身在千里遠國,欲為天下人之野心已成泡影。我感自己已是被遺棄之物,不禁流淚而已。」

七、秀吉畏氏鄉
氏鄉出發前往會津時,秀吉把自己的褲裙賜給氏鄉,並暗問左右「氏鄉對遠行奧州之事,有何想法?」左右小者回應「非常無奈及不解」。秀吉就曰「這是當然的,若把氏鄉留在此地,將會是恐怖的傢伙,故才遣他到奧州去!」

八、知心性而減其俸
氏鄉以一萬石招攬了橋本總兵衛,有一次,總兵衛跟人閒談時,說「若有十萬石俸給,就算有很多的孩子,捨其中一人於河川也沒有問題。」氏鄉聽得此事後,就會總兵衛會面,「你是否說過『俸給與自己的孩子交換也沒問題?』,那麼,你就不再可靠了。若是有人以高俸招誘,你會否考慮捨人質於不顧?原本答應給你一萬石的俸給,但得知你的心底後,是不能給你一萬石的!所以扣回一萬石,改予一千石為俸給吧。」

九、退「智者」
玉川左右馬乃是辯才學智兼備,有名於世的人物。有人把他推薦給氏鄉,氏鄉大喜迎之,以賓客之禮遇之。左右馬謁見氏鄉後高談闊論一番,連續十日夜夜長談。但最後氏鄉只遣金打發左右馬離開。推薦者大感失望,氏鄉的老臣都大感不解,問氏鄉「玉川乃富才智之人,本以為若主公用之,將成身邊的謀臣,但主公卻打發他離開,究竟是為什麼?主公夜夜與他長談,也沒有跟我們提及他的事,是何解?」

氏鄉回應說「你們大惑不解是正常的。世間所謂的「智者」,不過是外表可靠,威風壓群,巧於言詞,兼備才智,騙人耳目之人而已。現時乃文治不彰的時代,故不知如何去看人,故才認為那種人是才智之輩。我看到玉州時,認為他不過是世間所謂的「智者」,就是這個原因而已。他見到我後,甫一開始就讚美我,又稱讚諸將,盡力的討我歡心,還在自詡自己的長處,這樣的人作為普通之友還可,但這樣的人,就算是『智者』,也是不能留在身邊的人。」

後來玉川到了某家出仕,家中都因為得到有才幹之人而大悅,但後來,玉川迫退家中老臣、妒忠直之者,狐假虎威,家中個個都忌憚他。最終主家衰落,其主人也因此把他逐出其家。家臣們得知後,無不歎服氏鄉明察如神。

十、俸給與情,乃車之兩輪

氏鄉在寫與一名叫伊藤平五郎的家臣的書信提及「使家中情益深,則授俸給。若只如俸祿而無情,則難稱萬全。若只有情而無俸,還是無用、虛假的。俸給與情,有如車的兩輪,鳥的兩翼。商賈求的是圖利,而利,對武士的心來說是不必要的。今年的收成若能用到來年六、七月,那麼一萬石到了來年秋天,還是會有一萬石的收成,是絕不會缺損的。上級的武士應多募武勇之士,那麼只要對他們有稱讚,褒獎,他們一定會挺身而戰的。

4 則留言:

  1. 第七點的第一句「氏鄉出發前往會津時,把自己的褲裙賜給氏鄉」,應該是有漏字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第九點,「氏鄉只遣金打法左右馬離開」 ,應該是「打發」左右馬離開

      謝謝介紹氏鄉,只是這幾處閱讀時覺得有點困難,所以提出意見,不好意思。

      刪除
  2. 感謝指出錯誤,已經修正錯誤,第七點的第一句原文應該是秀吉把自己的褲裙賜給氏鄉。
    而第二個問題也已經修正

    回覆刪除